• 开端

    更新时间:2018-10-12 22:01:11本章字数:6141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生活像是一张巨大的网,我很害怕抵触网的边缘,我在拼命地往中间游走,不辨方向,但是逃避的日子并没有使我觉得轻松愉悦,而这无形的网,却一步步向我紧逼。不知是我选错了方向,还是方式。或许我不该逃,但是冲出这张网后,我该把自己放在哪里。我不知道是逃出去,还是逃进来......)

    “一个人住在这城市,为填饱肚子已精疲力尽,还谈什么......”赵雷沉重而忧伤的声音,在细雨的节拍下,回绕在清冷的广场上,被雨水打湿的灯光显得格外昏暗。杨子凡迈着沉重的脚步,毫无目的的游走着,雨丝落在他乌黑的头发上,慢慢开始浸润。他抬起头,雨雾落在他疲惫的脸颊上,有种凉意涌上心头。是啊,都已是深秋了,天气越来越冷了,而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白色上衣,一件破旧的深蓝色牛仔裤,与雨中凉意的秋风相伴,确实略显单薄,他不由得叹息了一下,继续朝前走去。现在是夜晚12点了,街道上早已寂静,很多商铺都已经关门了,只有他漫无目的走着,他不想回去,虽然他知道回去太晚难免会说不过去,但是......他不知道该把自己内心的话说给谁听,毕竟他觉得自己与任何人都有遥不可及的距离,包括他的家人、朋友以及那个能使他内心火热的恋人。想到今天晚自习班主任的一席话,他内心里的惆怅又加重了,想想他又觉得可笑,没有想到半年的时间里落差这么大,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更令他想不到的是自己竟然答应下次考试不进全校前十,写一万字检讨的要求,这是多么屈辱的不平等条约啊。不由得他傻笑了一声,朝着他住着的六层小楼走去。

    这是一座90年代的破旧建筑,没有电梯,昏暗的楼道里,墙壁斑斑点点,像是生锈的钢铁一样,丑陋而冰冷,散发着刺骨的寒气。白炽灯泡炽热的灯光,被这寒气包裹着,像是一团迷雾一样。他气喘吁吁的爬到顶层,在牛仔裤胯兜里摸索出那把钥匙,轻轻的打开门,顿时一股浓烟向门外涌出,他没有怀疑,毫不犹豫的走进这烟雾缭绕的世界。客厅里那张破旧沙发上,一个中年男人依偎在一角,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叹息着。“三叔,这么晚了,还没睡啊”杨子凡轻声说。“睡不着,想一些事情,你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哦,今天一个同学问我一些数学题,回来的晚一些”杨子凡慌张的回答说。说着便走进洗手间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溜进自己的小屋里了。他轻声的关上了门,以便于那些讨厌的味道,钻进他的被窝。他褪掉上衣就躺在那张冰冷的床上,脑子里依旧在打着算盘,该如何在这段时间里,完成这个目标,同时他又在想,假如那一万字的检讨,递到......突然他举起拳头朝着墙壁打了两下,这可能是他最好的发泄方式吧。他拿起手机想给她发个消息,把今天的事情都告诉她。他打开了他们的信息,整理了一下话语,开始讲给他听,可就在他快要说完的时候,却又放弃了,他删除了打好的字,又输入了“晚安”发了过去。之后放下手机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凌晨5点多,他突然从床上坐起,慌张的翻找手机,他脑子一片空白,最想做的事就是知道现在的时间,打开手机看了一下表,还没有到起床的时间,他放下手机,又重新躺在那里。刚闭上眼睛,又不自觉地打开手机,确定了时间,才放心的多睡一会儿。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这样了,最严重的一次,他凌晨2点,突然惊醒,穿了衣服,匆匆跑下楼去,走到楼下的时候,觉得不对看了时间,又回去睡了。或许别人觉得他是一个多么可笑的人啊,他是在和自己过不去吗?不觉得闹钟突然响了起来,依旧是南征北战的《我的天空》,虽然他早已听的不耐烦了,但是他也懒得换,因为不管是那首歌,总有听的不耐烦的时候。穿上衣服,随意洗漱了一下,他就下楼了。小楼与学校的距离并不是很远,中间有一个小广场,虽说是一个广场,其实就是一几条马路形成的三角地带,当地政府就在周围种上一些树,挂一些彩色灯光,中间铺设一些石板砖,还修了一个小花坛,里面种植一些月季之类的花草,于是乎被大家称之为“三角花园”。早晨会有附近的大爷大妈来打太极、跳广场舞什么的,也有一些卖煎饼,豆浆的小贩们推车叫卖的。但是这个时候还是有点太早,天还没亮,只有偶尔一两个勤劳的清洁工,在整理昨天人们丢在路边的生活垃圾。杨子凡顾不上欣赏这寂静的黎明,迈着步子不紧不慢的朝着学校走去。不知是没有睡好还是......脑子晕乎乎的,眼神迷离。他突然听到身后个稚嫩的声音在呼喊他的名字,他并没有回过头去,只是放慢了脚步,慢慢的后面的那个声音追了上来。“杨子凡,你没有听到我叫你吗?怎么不等我?”杨子凡漫不经心的答道:“我知道是你啊,你骑着自行车,干吗还要等你啊,你现在不是追上来了”,“你这个人,我说不过你”说着女孩子从车子上下来,接着说“快要迟到了,我们骑一辆车子”杨子凡并没有说话,顺势接过车把,骑了上去。这是一辆粉红色的小架子车子,和他自己的那辆山地自行车来说相差甚远。对于身高182cm的杨子凡来说,确实有些伸不开腿,还好已经不是第一次骑这辆车子了。他骑车迅速而又稳重,坐在后面一点也不觉得颠簸,很快他们就到学校了。路上他们再也没有说一句话,他把车子放到停车棚,女孩子则径自朝着班级的方向走去,而他之后则拐向厕所,想去洗把脸,让自己清醒起来,同时他更不愿意别人看到,他和李子欣一起进班。因为现在班级里很多人都在谣传他们两个是“地下情侣”,虽然女孩子觉得清者自清,但是谣言越来越离谱,他们不得用这样的方式来躲避那些暗地里的议论纷纷。到这里大家或许对他们两个也产生好奇心了呢。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女孩子名叫李子欣,在初中的时候他们就是同班同学,由于那个时候两个人学习都比较好,所以经常在一起交流学习问题,也经常为了班级第一争来争去,一来二去的他们就成了关系较好的朋友了。但是也经常有哪些不爱学习整天无所事事的调皮孩子,把它们说成情侣。可能是当年不懂什么是爱情,两个人也没有理会这些。后来他们以相同的分数考上了县里最好的中学。并且分到了一个班级,说起来也是缘分吧。李子欣的父母为了让孩子有更好的前途,在学校附近买了一处三居室,把家搬到了这里。而杨子凡则住在了学校宿舍,再后来杨子凡由于各种原因在宿舍住不下去了,高二的时候就搬到了他三叔家里住。由于两人住在同一条街上,于是就一起上学一起回家,关系又开始密切起来,这就不由得被别人在背后议论,后来故事说的越来越离谱。刚刚处于青春萌芽期的孩子们,对于这种感情很好奇却又感到可怕,对于他们来说这像是一个未知的黑洞,他们都好奇的把头探进去,却又深怕自己陷进去,于是他们产生了了奇怪的想法,他们想把黑洞边缘好奇的孩子推进去,想看一下,在风口浪尖下陷进去的人是会得到甜蜜的爱情还是尝到爱情的苦果,而陷进去的孩子有的确实相信这可能就是缘分,于是选择勇敢与“爱”,但是往往都是因为苦远远多于快乐而一拍两散。他们两个就是一直处于黑洞边缘,不是因为他们有很强的自制力,而是他们各自有自己的想法,谁都不希望自己成为对方依赖的人。但是又不想对方彼此距离太远,他们无话不说,无所不谈,彼此了解,相爱相惜,却间隔着透明玻璃。这可能是很多男女“闺蜜”之间的情感吧!他们之间的故事或许任何人都看不懂,只有两个人之间才会明白,才看得像玻璃一样透彻。

    杨子凡走进教室的时候,早读铃声已经响过了,很显然他已经迟到了,他踏步走进去,并没有留意班级同学的眼神,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来,却看到同桌惊讶地表情。“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晚,你迟到了,你知不知道”。“怎么就你能迟到, 我迟到一次都不行啊”杨子凡漫不经心的说。“不是啊,你以前都不迟到的,还有你眼睛怎么了”,“猪哥,不就迟到一次吗,用得着大惊小怪吗?”,“别人任何人迟到, 我都不觉得奇怪,唯独你,很奇怪啊,你不知道今天是值日吗?没看我今天都早早来了吗?”朱毅紧张的说。“切,凭啥我不能迟到啊,你怕他,我才不怕呢,赶紧背书吧,不然老胡来了我们又要倒霉了”,杨子凡话音刚落,朱毅就看到一个中年男人叼着烟从门口进来,小声点咳嗽了一下。杨子凡也领会到他的意思,拿桌面上的课本读了起来。男人径直朝他们走来,两个人开始紧张起来。“杨子凡,今天是谁值日啊?”男人道。杨子凡回答道“哦,老师,今天是胡钦值日”男人抽了口烟继续朝后面走去,和一个男孩子交谈过之后,他拎着香烟朝教室门口走去。杨子凡有些窃喜,因为班主任并没有责怪自己早上迟到的事情。“哎哎,是不是胡钦没有给你记上啊”朱毅也意外的说到。“怎么可能,这么长时间的对头了。好不容易得此机会”杨子凡答道。“那老胡不会秋后算账吧”?“管他呢,他能把我怎样”“哈哈,也是在这里除了老胡,你就是老大了”,“别胡说了,什么老大,你别每天给我惹祸让我难堪就行了”,“我....不就偶尔犯个小错误嘛”朱毅嬉皮笑脸的说道。杨子凡并没有理会他,因为现在他的两个眼睛已经面临沦陷。在苦苦的挣扎着。朱毅看了他一眼说:“我的班长大人,你今天不对劲啊,以前你上课的时候从不睡觉啊,老实说你昨天晚上干嘛去了?”杨子凡不耐烦的说道:“没干嘛,偶尔犯困一下不行啊”。“切,你少骗我了,哎,昨天晚上是不是李子欣约你出去了??不然怎么会这么累?”朱毅一脸贱笑的说。突然杨子凡站起来朝朱毅的身上狠狠 的打了一拳,气愤愤的说“如果你再把我们俩扯到一起,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说完起身走出教室。班级里的读书声被杨子凡这一喊,突然停止了,大家的眼神都汇聚到他们俩的身上。胡钦从后面走过来来,质问朱毅他们在干嘛。朱毅并没有理会他,对着众多不解的眼神说:“没事,没事,一点小误会,大家继续读书吧”,说着也走了出去。胡毅原本想趁机数落一下他们,结果自己碰了一鼻子灰。但是他不会这样善罢甘休的,毕竟好不容易才抓到了杨子凡的把柄。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心里谋划着怎样把这件事说各班主任听,好让杨子凡手动最大的处分,而自己也不会被看出来是在告状。

    朱毅追出去之后,并没有看到杨子凡,他去厕所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于是他去了操场也没有看到他。学校本来就那么大,他能去哪里呢?朱毅心想他已经会不会回去了,于是他回到教室,但是发现杨子凡并不在教室,他有点慌了毕竟这是杨子凡第一次对他发这么大火,就在朱毅苦恼的时候,杨子凡回来了。“兄弟,你去哪里了,我找你好半天,你别生气了,刚刚是我不对。”,“刚才是我脾气太冲,我该向你道歉,我刚去找老胡去了”,“我还不知道你那个臭脾气,这事就这样了,咱们都别放在心上了。”朱毅说完又笑嘻嘻起来,“那你去找他干嘛了??”,“去把事情说清楚啊,不然胡钦不在后面捅刀子啊。”,“嗯嗯也对,还是你想的对,你怎么说的啊?”, “我把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说了,还有我告诉他,我告诉他班长我不做了,让胡钦来做。”,“让他做,那以后还有咱们好日子吗?”,“放心吧,他不敢,拿我们怎样。”说着下课铃声响了起来,朱毅说道“走,下去吃饭去,我请你喝胡辣汤。”,“你去吧,我就不去了,太困了,我想趴着睡一会儿。”,“那行吧, 我去回来给你捎点。”,杨子凡趴在那里没有应声,朱毅说完就出去了。

    虽然趴在课桌上的姿势很不舒服,杨子凡还是很快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睡着睡着,他感觉到课桌中手机的振动,他揉了揉眼睛,从桌兜里摸索了半天,才找出手机。接通后电话的那一头传出一阵甜美的声音,“哥哥,你干嘛呢,接电话那么慢?”,杨子凡迷迷糊糊的说“哦有点困,趴着睡了一会儿。”“你昨天没有睡好吗?哥哥,你都好些天都没给我打电话了,你最近都干嘛呢?”女孩有些责怪的问。“没干什么啊,最近学习上有点......”杨子凡欲言又止。“哥哥你怎么了?”女孩子关切的问。“没什么,学习压力有点大”说着杨子凡的眼泪涌出的眼眶,他并不是一个喜欢用泪水发泄感情的人,但是一直以来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压在自己的心里,他不愿意告诉任何人。只想自己承受,即使在自己最亲的妹妹面前,他也不愿意透露。但是原本他并不是这样的,他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一个慈爱的父亲,一个温柔的母亲,一个可爱的妹妹,一个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但这一切都在一个寒冬的晚上戛然而止了。就是在那个晚上他人生中最爱的两个人,让他恨之入骨,他觉得是他们破坏了自己的幸福,从此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开始自己承担一切,开始抑制感情,开始让别人琢磨不透。他不明白为什么,上天为什么在这个幸福的时候给他如此沉痛的打击。自从那件事之后,妹妹就跟着妈妈一起生活,杨子凡则跟着爸爸生活,但是他的父亲整天在外边工作,很少会回来,可能是男人都不善言谈,他的爸爸很少对他的有言语上的关心,而杨子凡一直对他们离婚的事情耿耿于怀,他觉得爸爸身为男人发生这样的事情,有很大的责任都是因为他,所以很少和他联系,除了迫不得已的时候,例如要生活费。他虽然也责怪他妈妈,但是关系也算是和谐,由于爸爸在中间阻挡的原因,他们之间见面的机会并不多,只能偶尔电话联系,妈妈也总在关键时候给子凡买些衣物邮寄给他。随意他和妹妹逐渐长大懂事,他们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浓厚,相比那些家庭和睦的孩子们,他们之间又多了一种默契,他们懂得相互关爱,这也是杨子凡感到幸福的一件事。他们虽然缺失了父母的呵护,却彼此拥有了依靠。妹妹接着说道:“哥哥,最近学习太累了吧,正好我也想你了,我能回去看你吗?”听到这里,杨子凡心里有些激动,他好久没和妹妹见过面了,自己确实也挺想她的。“妈妈不会让你回来吧,再说你一个人回来我也不放心啊,还是等下次吧,下次我去看你”他还是没有说出心里最想说的话。“我知道你口是心非,你也一定想见我,你放心吧,我会和她说好的,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嘻嘻”听的出来,妹妹脸上洋溢着笑容。“你要开心点啊,学习不要有太大压力,等我和妈妈说好,我就去看你”,听着妹妹的话,杨子凡绷着的脸也终于有了一丝微笑,“小淘气鬼,你都开始教育哥哥啦,你现在越来越厉害了”,“不敢不敢,大老虎”妹妹调皮的说道。兄妹俩说说笑笑,杨子凡心情好了许多。两个人从不讨论他们的父母亲的,因为他们都了解彼此,不想提伤心的事。接完电话,杨子凡趴在栏杆上发了一会儿呆,没人能从他迷离的眼神里看出他在想些什么。他把目光从低沉的天空中移向操场,在躁动额校园里巡视了一番,长叹了一口气,朝着教室走去。教室里,朱毅正在和后座的女同学,胡侃着什么,当发现杨子凡回来后,他起身对他说道:“你干嘛去了,我给你带的饭都快凉了”。杨子凡漫不经心的说:“出去溜达了一圈”。“好兄弟,还在生我的气吗,你看我给你带了好多好吃的,你别生气了哈”朱毅还是满脸歉意的说。杨子凡看到课桌上摆满了零食饮料,还有很多水果。但是他并不稀奇,因为自从成了朱毅最好的朋友,他再也没有缺过这些东西。朱毅是他在高一认识的同学,家庭条件特别富裕,他的爸爸是某建设集团的老总,妈妈又是某私立医院的副院长,可谓是富二代了,而且学习成绩又好,虽然平时上课并不怎么听讲,课下更别提什么努力了,但是每次考试都能排在班级前列,这不得不让班里的很多人眼红,甚至好多同学对他产生反感,嫉妒他花不完的零花钱和居高不下的成绩。由于有富二代的傲娇,朱毅在班里的人缘并不怎么好,和很多同学都玩不到一块儿去,朱毅也很不屑很一般同学玩,而他与杨子凡的关系,只所以这么好,因为两个人脾气很合的来,他们都自命不凡,很少有人使他们佩服,杨子凡佩服朱毅聪慧的脑子,朱毅喜欢子凡的处事态度,两个傲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