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亲人离去

    更新时间:2018-10-30 02:13:19本章字数:2030字

    5:亲人离去

    休闲开心的日子总是会过的很快,一场对于萧家的“灾难”也随着而来,至少对于萧破天来说是个“灾难”,因为他的“二世祖”的梦想即将破灾了。

    今天是二月初三,这一天刚好是老大萧纱纱的生日,九岁的生日,正在庆祝生日的时候,一位青袍大汉出现在他们的院子里,一出现就冲进来叫道:“大哥……”正要说话。

    萧玉君便说到:“先别说话,坐下一起吃完这饭先。”

    本来一家子开开心心的吃着饭的。而青袍大汉的到来,却忽然间给大家带来了沉重的气氛,一餐“萧纱纱”的庆生饭,就这样沉默中慢慢的度过了,饭后他父亲带着青袍大汉进了书房,也不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也就在他们进书房的时间里,几个母亲,都把自己的母亲抱的紧紧的,生怕下一刻就会不见了一般。

    萧破天便轻声道:“娘亲,放心,有爹在没事的,再说我实在不行,不是还有我么?家里有男人撑柱,放心……”

    凤青青:“‘纱纱’,你是家里的大姐,过几年就成年了,以后要多懂事些,要多照顾几个妹妹与弟弟知道么?”

    白瑶:“‘珏儿’,你是家里的二姐,以后要多听大姐纱纱的话,也要跟着‘纱纱姐姐’如何照看家里的妹妹与弟弟,知道么?”

    陈清音:“月儿,音儿,如果娘亲不在家的时间里记得要听姐姐们的话,记得照顾弟弟知道么?”

    萧破天也红着眼睛道:“大娘,二娘,三娘,娘亲,你们放心吧,虽然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或者你们要去做些什么,但是如果非去不可的话,你们跟着爹也要好好保重自己身体,若有机会了,有空的话,就回来看看我们……”这个时候都哭了出来。

    楚冰心哽咽着道:“嗯,娘放心,我们天儿也快长大了,快是男子汉了。记住了,今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好好的照顾好几位姐姐,知道么?”

    萧破天:“嗯,娘亲放心。”

    过了没一会,萧玉君与青袍大汉从书房里走了出来,一脸沉重的样子,便对他的四个妻子说到:“我先过去看看情况,你们在这家里多陪孩子一些时间。”

    她们看到青袍大汉欲言又止的样子,便知道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随即凤青青便说到:“一起去吧,你一个人我们也不放心。家里交给阿南看着,空了再回来吧!”其他三位妻子也是点头称是。

    萧玉君走到萧破天的根前蹲下便对他说到“天儿,我知道你从小就聪慧不同于普通的孩子,你只想快快乐乐的生活,但是父亲还有未完成的事与使命,等若有机会有空时我与你娘亲们再回来看你。以后你的四个姐姐要靠你照顾了,因为你是家里的男子汉,你南叔会留下来照顾你们。你们几个姐姐也是一样,都要多相互照顾知道么?”

    萧破天老神在在的看上去很深沉让萧玉君与他的几位娘亲看着也是心疼不已,但突然间开口到:“唉,老爹啊!……你直接跟我说以后我不能当‘二世祖’就只能靠自己了不就行了么?还男子汉,你见过五岁能当男人,当男子汉的么?人家都是‘坑爹’,你这是在‘坑儿子’啊!不过嘛,算了,有我与‘南叔’在这家里你们就放心吧,你们要周游世界或者为人民做贡献都行。要干嘛就干嘛去吧,不过啊,有空有机会这些话,就不要来骗我这小孩子了。你们去哪个方向要跟我说一下,不然我以后长大了,你们还没回来,又要娶媳妇儿了,到时候拜高堂时也不知道对你们往哪个方向拜,是不?”

    沉重的气氛给萧破天这突如其来的话打破了,一下子哄然大笑,萧玉君也突然间语塞,给气的满脸通红……

    萧玉君过了好久才憋出两个字:“东方……”

    最后他们走的时候,青袍大汉最后又跟萧破天说了句:“若想早点再见到你的父母,就只能尽快的成长起来,我们也许还有机会再见面,唉……”说到这青袍大汉突然间转身便跟着走了,走了两步又说到:“唉,我怎么跟一个五岁的小屁孩,说这样,以他现在的记忆与智商应该还是听不懂我说什么吧?”

    萧破天听到这青袍大汉最后自言自语的一句话,差点爆走。便追着那青袍大汉叫到:“你这‘老憨货’,你给我回来,你可以怀疑我的能力,妹的,我才五岁你想让我飞天上去?但是,你不能怀疑我的智商与记忆力,你给我回来,我们比比……”。

    但是,还没等他叫出声的时候人家就没影了,再说人家自然也不会回来跟一个孩子纠结智商问题……

    而因为父母都走了,家里最大的孩子也只有老大才九岁,也都是还是小女孩,虽然都懂事,但是也难免不会想父母,而就在父母走后半年里,萧破天平时天天都陪着他的四个姐姐,逗她们开心,照顾她们心情与生活起居等。虽然他现在还不懂这个世界“武者”或者是“法者”是怎么修炼的。

    但是平时也会教他们一些他所会的那个“九字真言”,至少他们在有危险的情况下,可以用“行”字的“隐身印”来保命。本来也想跟她们讲“道德经”用来感悟的,但是父母走了没到一个月。“萧纱纱”与“萧珏儿”就都病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病因,他自己还是懂得一些医术的,但是也看不出问题所在,也找了很多的‘医者’帮她们看病,买了很多丹药试,还是没有找到有能够治好她的办法或者有能治好她们的人。把父母留下的那些财物基本上都快花光了。

    萧破天一大早正是忧愁满面的时候,南叔走过来道:“小少爷,‘李城主’的管家带着城主府的大公子‘李世南’,还有‘赵家主’带着他的小姐上门了,正在大堂等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