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渔翁得利

    更新时间:2018-10-30 02:14:38本章字数:2020字

    10:渔翁得利

    那边那惊人的破坏力与震天的吼叫与打斗声也很吸引他。因为他现在想成为强者,想强大起来,才能有机会或有能力去守护自己的家人,去寻找自己另外两个姐姐,还有在他灵魂深处的那个女孩,当然,现在还不知道对方这次投的胎是不是女孩子。他想去看看也不敢往前靠去,只能悄悄的往山上走,然后远远的看着。那里其实是五阶的“寒冰兽”与“火炎蛇”打架,虽然他也不认识这两个是什么妖兽或者是多高的品级的,但是知道,绝对不是之前平时碰到的那些普通野兽或 “迷猪兽”、“长尾鸡”等一阶的小兽。

    他看到那是一只头上单角,全身毛发都是雪白的四脚兽,嘴里喷出的东西,看上去像雪又像冰。另一条是全身火红并会喷炎浆的大蛇,这一冰一炎的往对方身上轰。这两兽是打的那是相当的凶狠。而萧破天则远远的看着它们,不敢出一点声响,生怕一不小心给这两兽知道有人在这里,那一炮上来,他可能就会交待在这里,“小白”也安安静静的在他的身边蹲着看。它们打斗了很久,快一个时辰了,它们本来远功对轰的,最后变成了近战。萧破天看到它们都安静了后,才慢慢的下去看看情况。等他下来的时候,这两兽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那全身白毛的四脚兽咬着蛇的“七寸”,而蛇也用身体缠绕着它,用嘴咬对方的脖子。这两兽到死都咬着对方不肯放嘴。

    萧破天:“你们这是何必呢?虽然我觉得我成为了那个,得了利的渔翁,你们两若生前听我的话妖兽的话,那多好,就都不用死了。对吧小白?”小白对他点点头回应。萧破天看到这“寒冰兽”与小白有点像,便回头问道:“你们都是一个角,也都是全身白毛,它会不会是你的族人?”

    小白听到后看了萧破天一眼然后脚踩着那两兽头仰着天哼了哼,萧破天看到它这个样子后便道:“嗯,不是你同族的就好了。还担心是你同族,不好下手呢!”

    因为这两只兽对于现在还不满6岁的孩子来说,体积与重量都不是他现在可以带得回去的。萧破天便对着这英勇的两兽进行了解剖手术。把他们两的皮都剥了下来,然后发现他们两个的肚子里居然都有个圆圆的像水晶一样的东西。“呀,之前听他们说,三阶及以上的兽类是有‘兽核’的了,这两个也不知道是几阶的?”

    而旁边的“小白”看到这两个‘兽核’是欲罢不能,很想要马上就吃了它们。

    但是萧破天看到它的这个样子后却美其名曰:“‘小白’啊,我知道你是很强大的‘兽族’只是你应该才一阶吧,也不知道你是什么品种,你现在又还说不了话,这两个东西,我也刚认识,没有见过,你能不能吃还不知道呢,还是等我回去研究一下先,等以后我有实力了,去杀它千儿八百的,让你当糖豆吃好么?”

    小白听后白眼了他一下,也就放弃了,它也知道,萧破天不给它的,它自己想要的就得自己去想办法了。比如,打猎的时候,吃烤肉,它饭量大,还没有吃饱的话,它就得自己去打些猎物回来,让萧破天去烤。想让萧破天再去打一只烤给它,那是不可能的。

    得到两个兽核后,正准备离开。“小白”扯着他的衣服往另一边去。没走几步,他就发现了一个山洞,萧破天便带着小白走了进去。

    萧破天:“呀,难到这里是别有洞天的?虽然洞口里看上去只漆黑一片,走进来一会后,却前面有淡淡的彩光可见,咱们进去看看吧。”

    走了大概有两三百米的样子,光线也越来越强了,忽然有个转角,他们一转身,忽然前面出现了一个有篮球场那么大的地方的山洞。山洞中间有一个水潭,水潭里面有很多鱼在那里游动着,那些鱼还带着点点的星光。在水潭的旁边有一棵树。

    刚才引他们进来的光就是这棵树发出来的,树高不到一米半,树上有两个果子,一个是主杆上面大一点的果子有着七色的光,一个是横支结出小点的果子是五彩色光,这树就像是倒过来的人字形一样,树的下面还有一个白色的蛋,这蛋跟他前世看到的恐龙蛋那般大小。

    在树旁边不远处还有一俱人骨头,那骨头看上去如玉一般晶莹剔透,只是周围给一些黑色的气体环绕着。在那俱骨头的前面,有一把黑色龙形纹路的剑斜着插进土里,那剑上也有一些黑色的气体环绕着,与那骨头上的黑色气体是一体的。在那俱人骨头的旁边,放着一个带漂亮花纹的红木盒子。

    萧破天走近那俱人骨头对着他道:“前辈啊,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死的,但是看你的骨头都那么有个性,应该是个‘武者’吧?修为应该还是不低的。这里的环境还真的是不错,你是生前受了很重的伤,还是中了很烈的毒药呢?我是不小心走进来的,可没有打算要打扰你的啊。咱们相见就是有缘嘛,我就辛苦点帮你入土吧。不过,我还是先看看你留下些什么吧,不然等会帮你立碑时也不知道写什么好,对吧?”

    萧破天拿起那带漂亮花纹的红木盒子打开后看到,发现是盒中盒。里面还有一个用玉做的盒子,取出玉盒再打开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一个戒指还有一本书,书上面写着‘战魂决’。旁边还有一张用白锦布写的遗书。

    萧破天:“嗯,这个玉盒还真的是不错,一个人死后都只留下骨头了,这盒子里面放的遗书,还看上去刚用血写的一般。”

    遗书明显是人家用自己的锦袍临时撕下来,然后用自己的血写的。这盒子里面还有一个玉盒装着这些东西,里面的东西保存的很好,跟新的没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