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女鬼的遭遇

    更新时间:2018-10-17 16:47:35本章字数:3229字

    “我不想伤害你,你也不要再做无畏的挣扎了。”算命先生指着女鬼大喝一声。

    女鬼根本就听不进去算命先生对她说的话,她张着大嘴咆哮一声,继续向算命先生的身上扑过去。

    “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算命先生望着扑向他的女鬼摇无奈的说了一句,又挥起手中的铜钱剑拍在了女鬼的胸口处,再一次把女鬼击退。

    女鬼咬着牙一次次往算命先生身上扑,算命先生用手中的铜钱剑一次次将女鬼打退。最终女鬼被算命先生打的倒地不起,无力反扑。

    “你,还,我,儿,子!”女鬼躺在地上,一字一顿的对算命先生说了一句,此时女鬼看向算命先生的眼神中充满了不甘,无奈以及愤怒。

    不知为什么,我望着倒在地上的那个女鬼不再害怕,而是感觉她特别的可怜。

    “方蓉,把那个小鬼放出来!”算命先生转过头对女孩吩咐了一声。

    女孩对算命先生点了一下头,就从兜里将那个黄布袋子掏出来。当女孩把黄布袋口扯开时,我看到一团黑气从布袋子里钻了出来,随后那团黑气幻化成留着西瓜头的小鬼落在了地上。

    “妈妈!”小鬼看到女鬼倒在地上,他大喊一声,就跑到了它妈妈的身边。

    女鬼看到小鬼向自己的身边跑过来,她奋力的从地上爬起来,伸出双手将小鬼紧紧搂住,接着这对鬼母子抱在一起“呜呜呜”的就哭了起来。

    “王师伯,她们俩看起来好可怜。”被算命先生称呼方蓉的女孩指着鬼母子说道。

    “她们就算是可怜,也不该占着活人的地。”算命先生眯着眼睛望着那对鬼母子对方蓉回道。

    方蓉缓缓的向鬼母子身边走去时,女鬼立即将小鬼护在自己的身后,生怕方蓉会伤害到自己的儿子。

    “姐姐,求求你别打我妈妈了,我们走。”小鬼用着稚嫩的语气向方蓉求饶。

    “你放心,我不会再打你妈妈。”方蓉微笑的对小鬼回了一句。

    “我看你们俩身上的怨气很重,你们是怎么死的,被人杀死的,还是出意外死的。”方蓉好奇的问向女鬼。

    “呜,呜,呜......。”女鬼没有回方蓉的话,而是捂着嘴“呜呜呜”的委屈哭了起来。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正一道的道士,我叫王祥云,你要是有什么冤屈可以跟我们说,或许我们会帮到你。”算命先生向前走了一步对女鬼说道。

    “我们娘俩不是被人杀死的,也不是出意外死亡的,我们是自杀死的。”女鬼停止哭泣,声音哽咽的对算命先生说了一嘴。

    “为什么要想不开自杀?”王祥云不解的问向女鬼。

    “我男人是个船员,今年四月份跟着渔船出海捕鱼,走了没几天,船就在海上翻了,一船八个人掉进了海里,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船出事后,船主就被警察抓了起来,我带着我儿子去船主家找船主老婆要我男人的死亡赔偿金,船主的老婆告诉我没钱,拒绝赔偿。我男人不在的这四个月里,我和我儿子的日子过的特别难,我们租住房子的房东以房子拆迁为由,催着我们娘俩赶紧搬走。想着自己和儿子要露宿街头,那还不如一死百了。于是我先将我的儿子哄睡,然后跑进厨房里打开了煤气......。”女鬼一边哭着,一边对我们讲述道。

    “你这个女人还真是糊涂,你男人没了,你应该振作起来,把你们俩的孩子抚养成人,而不是选择自杀来逃避生活,你这样做对得起你死去的男人,对得起孩子吗。你有没有想过,他这个年纪应该无忧无虑的成长,应该好好的享受美好的生活,你有什么权利剥夺他的生命,你这个女人太自私了。”王祥云听了女鬼的讲述,他情绪激动的指着女鬼斥责道。

    “我对不起我男人,我对不起我儿子,我对不起他们!”女鬼听了王祥云的斥责,她跪在地上双手捂面就痛哭了起来。

    “妈妈,你别哭了!”小鬼搂住女鬼的脖子,对女鬼安慰道。

    “既然你男人不在了,你们房东又催着你们娘俩搬走,你为什么不带着你的孩子回婆家,回娘家?”方蓉疑惑的问向女鬼。

    “我男人是个孤儿,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是村子里的人给他养大的。当年我和我男人谈恋爱,我爸妈嫌我男人没爸没妈,家里条件还差,就不同意我们俩在一起。我没有听我爸妈的话,偷了家里的户口本跟我男人在民政局登记结了婚。我爸妈得知我偷偷的跟我男人登记了,便和我断了父女母女关系,从那天起,我再没有回过娘家,我爸妈也没有再主动的找过我。我男人死后,我也有想过带着孩子回娘家,可仔细的想想,自己又没脸回去见他们!”女鬼难过的对方蓉解释道。

    “唉!”王祥云和方蓉听了女鬼的这番说辞,他们俩同时叹了口粗气。

    听了女鬼对王祥云和方蓉说的话,我心里面有些挺感慨。换做我是那个女人,就算是去要饭,捡破烂,我也要把孩子抚养大,而不是选择轻生来逃避生活,这是对自己不负责,更是对孩子不负责。

    “王师伯,咱们帮帮这对母子吧!”方蓉指着鬼母子向王祥云求情,王祥云对方蓉点了一下头表示答应。

    “你们母子俩霸占着人家的地方,是你们的不对,这样吧,你们俩跟我回去,我选个吉日吉时做场法事将你们俩身上的怨气超度掉,再送你们到阴曹地府报道,让你们早日投胎转世,你们娘俩下辈子能不能投胎为人,就看你们的造化了。”王祥云好心的对鬼母子说道。

    “我们不想去阴曹地府报道,我想带着孩子找我男人。”女鬼摇着头对王祥云回绝道。

    “我想找爸爸!”小鬼跟着附和了一句。

    王祥云听了这对鬼母子的话,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王师伯,我记得你会做招魂法事,你就好人做到底,帮帮她们娘俩吧!”方蓉双手挽着王祥云的胳膊替鬼母子商求道。

    “好吧,你先带着她们娘俩下楼!”王祥云露出一脸无奈的表情对方蓉答应道。

    “王师伯,你可比我师父好多了!”方蓉对王祥云夸赞道。

    “这话可别让你师父听见,若是让你师父听见了,准没你好果子吃。”王祥云用右手食指轻轻的刮了一下方蓉的鼻子说道。

    方蓉走到女鬼身边,对女鬼承诺着会帮她找到自己的男人,但要求是女鬼带着小鬼离跟着她离开,不能再回来霸占着我的房子,女鬼点头答应了方蓉的要求。

    女鬼牵着小鬼的手,跟着方蓉走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我吓得向后倒退了好几步。

    “对不起。”女鬼对我道了声歉,就跟着方蓉往楼下走去。

    “叔叔,再见!”小鬼冲着我微笑的挥挥手道别。

    “不见,不见!”我使劲的摇着头惊慌失措的对小鬼回了一句。

    看到方蓉带着女鬼和小鬼从我的眼前消失,我紧张的长出了一口气,此时我的手心,我的额头,我的后背布满一层冷汗。

    鬼母子离开后,王祥云坐在沙发上,从挎包里掏出了毛笔,朱砂,黄符纸。王祥云拿起毛笔沾了一下朱砂就在黄符纸上画了一张符咒,他画好一张符咒夹在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间,嘴里默念起咒语。

    “呼!”的一下,王祥云食指与中指夹的那张符咒突然自燃了起来。

    看到王祥云手中的符咒自燃,我心里面暗叹这个老家伙还真是不一般。

    王祥云随手就将燃烧的符咒扔在了地上,当符咒燃烧成灰烬后,我的屋子里瞬间就暖和了起来,不再是那么阴冷了。

    “一大一小两个鬼我都帮你驱走了,接下来咱们该算一下账了。”王祥云笑着对我说道。

    “大叔,不瞒你说,我兜里只有一千块钱现金,微信钱包还有个二三百块钱,这已经是我所有的钱了。”我从兜里掏出从秋道长那里要回来的一千块钱现金放在了茶几上,惭愧的对王祥云说了一句,此刻我低着头不敢看他。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有点太不地道了,咱们说好驱鬼三千,结果你出尔反尔的拿出一千块钱放在我面前,你这是什么意思。”王祥云用手拍了一下茶几,并从沙发上站起来对我指责道。

    “大叔,剩下的钱我实在是拿不出来,你看这样行不行,这一千块钱你先拿着,我再给你打个两千块钱的欠条,两个月内我一定把欠你的钱还上,我要是还不上的话,你就到法院起诉我。”我对王祥云说完这话,就要去找笔和纸给他写欠条。

    “我看你小子是真挺困难的,欠条你就不用写了,咱们俩做个交易,我身边缺个助手,你到我身边帮我一个月的忙,这两千块钱我就不要了。”王祥云收起茶几上的一千块钱现金,对我提议道。

    “大叔,你可别闹了,我就没看见过哪个算命先生在街边摆摊还带个助手。难道说,你在给别人看手相算命的时候,我在旁边给你端茶倒水,这也太不合适呀。再说了,我还有正经工作,白天要送外卖赚钱,根本没时间跟在你身边当助手。”我苦笑的对王祥云回绝了一句。

    “白天不需要你跟在我的身边,你下班的时候,可以去我那里,我晚上要比白天忙。”

    “大叔,你能不能容我考虑考虑?”

    “可以,那我就给你五分钟时间考虑。”王祥云望着我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