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招魂

    更新时间:2018-10-19 17:44:38本章字数:3063字

    我骑着电动摩托车载着扛着招魂幡的王祥云在市内的街区穿梭着,犹如一道奇异的风景线,不少人拿出手机对着我们俩拍了起来,对此我和王祥云都没有在意。

    过了能有二十多分钟,我载着王祥云来到了海边。

    大多数人脑海中的海边,海滩上铺着金黄色的细沙,海水是湛蓝色的,海水涌向沙滩的时候,偶尔会带出来几个贝壳。然而我们市的海边完全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个样子,海滩上没有金黄色细沙,全都是黑色带有腥臭味的淤泥,海水的颜色是浑浊的黄色。即使你站着离海边很远,海风也会把淤泥中的腥臭味刮进你的鼻子里。

    “这个地方不行,来往的车辆有点多,你再前骑骑,找个没人的地方停下来!”王祥云坐在后车座上向四处打量了一番,并对我吩咐道。

    “大叔,我今天晚上真不是有意把你那个紫砂茶壶打碎的,你可别杀我灭口抛尸海边,大不了我再给你多打两个月的下手。”我害怕的对王祥云商议道。

    王祥云听了我说的这番话,他“噗嗤”一声,忍不住的就笑了起来。

    “你小子可真能胡思乱想,为了那三四千块钱杀你灭口,我根本犯不上。”王祥云对我笑道。听了王祥云说的这番话,我悬着的心瞬间就落了下来。

    我骑着电动摩托车又向前继续行驶着,直到我们俩找到一处人迹罕见的地方,我才将车子停下来,此时我们俩周围一片寂静,周围没有一辆来往的车辆。

    王祥云下了车后,他将脚踏板上的行李箱提起来轻轻的放在了地上并打开。王祥云从行李箱中拿出一块印有八卦图案的黄布平铺在地上,这黄布是个正方形,长一米宽一米。随后他又从行李箱里掏出两个老式的铜烛台,香炉,瓷碗,铜酒杯,铜铃铛,木制的令牌等等东西,一一摆放在黄布上。铜烛台摆放在最前方的两侧,烛台上插有两根白蜡烛,香炉放在铜烛台中间的位置处,王祥云拿出三根香点燃插在了香炉里。瓷碗放在香炉的后面,王祥云将早就准备好的一小包生米倒入瓷碗中。

    “挎包给我。”王祥云指着我脖子上的挎包,对我说了一声。

    我将挂在脖子上的挎包取出来,就递到了王祥云的手里。

    王祥云从挎包里找出一个装有红色液体的矿泉水瓶子,拧开瓶盖,向三个铜酒杯中倒入红色的液体,这红色的液体看起来像血。接着,王祥云从挎包里拿出一支毛笔,一瓶黑墨水,在招魂幡正面中间的空白位置上写出了一个人的名字“郑明涛”,在名字下面又写出了他的农历出生年月日。

    做完这些,王祥云又从兜里掏出那张写着字的黄纸放在黄布上,并用木制的令牌压在上面,怕被海风给吹走了。

    “大叔,你这是要做什么?”望着王祥云所做的这一切,我疑惑的问道。

    “做招魂法事!”王祥云将招魂幡插在地上,随口对我回了一句。

    “做招魂法事?”我一脸茫然的将这五个字重复的念叨了一遍。

    接着王祥云又用毛笔,沾了一下铜酒杯中装的红色液体,在一张黄符纸上画了一道符咒。王祥云画好一张符咒,用右手食指和中指夹起符咒晃动了两下,符咒“呼”的一下就自燃了起来。

    “还真是神奇!”我望着王祥云手里那张自燃的符咒,惊讶的嘟囔了一句。

    王祥云用自燃的符咒将烛台上的两支白蜡烛点燃,就甩到了一旁。按理说蜡烛中间的火焰为淡蓝色,外燃为橙黄色,而烛台上的两支白蜡烛的火焰颜色为幽蓝色,看起来有些诡异。

    “桃木剑拿给我!”王祥云转过身向我要着桃木剑。

    “给!”我对王祥云应了一声,就将桃木剑递给了他。

    王祥云接过我手中的桃木剑,又拿起了黄布上面的那个铜铃铛。只见他右手挥舞着桃木剑,左手摇着铜铃铛,绕着地上的那块黄布就吟唱了起来“荡荡游魂,何处留存,三魂早降,气魄来临.......。”

    王祥云一共重复的念了三遍,随后他将那张写满字的黄纸用蜡烛的火焰点燃扔在了一旁,接着王祥云分别端起三个铜酒杯,将红色的液体倒在了地上。做完这一切,王祥云背着手站在原地眯着眼睛目视着前方。

    我无聊的陪着王祥云在海边待了一个半小时,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多。送了一天的外卖我早就累了,此时我心里面想着赶紧回家洗个澡,然后吃点东西睡觉。

    “大叔,时间不早了,咱们俩是不是该回去了?”我打了一个哈欠问向王祥云。

    “再等一会!”王祥云回我这话的时候,看都不看我一眼。

    “唉!”我叹了一口粗气,坐在电动摩托车上玩起了电话。

    玩着玩着,我的眼睛就睁不开了,我将电话放在兜里,趴在电动摩托车的仪表盘上就睡着了。

    我睡了没多久,一阵阴冷的寒风从海面上刮了过来。我先是打了一个冷颤,然后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我醒来时,看到那面插在地上的白布招魂幡被阴冷的寒风吹的是“呼啦啦”的直响,瓷碗里装着的生米像开了花似的从碗里面蹦出来,洒落在黄布上。原本平静的海面,突然泛起了一米多高海浪,此起彼伏的拍在海滩上。

    “他来了!”王云祥望着前方的海面,一脸凝重的说出了三个字。

    听了王祥云的话,我打起精神就向前方的海面看了过去,借着月光,我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黑人影从海面钻出来,并向我们这边缓缓的走了过来,同时我还听到男人痛哭的哀嚎声由前方传来。

    看到这一幕我吓得从电动摩托车上蹦下来,就向王祥云的身后躲去。

    “只是个鬼魂而已,你不必害怕。”王祥云回过头神情淡定对我笑道。

    “你,你,你说的倒是轻松,我,我,我能不害怕吗?”我支支吾吾对王祥云回这话的时候,都快要哭出来了,此时我浑身颤抖,心脏更是扑通扑通的快速跳动着。

    我明知道那个黑人影是鬼,心里面很害怕,但我还是忍不住的探出头向那个鬼王去。

    过了不到五分钟,那个从海面钻出来鬼魂无精打采的站在招魂幡旁边。这个鬼魂为男性,年纪应该在三十四五岁左右,他的脸色苍白的像白纸一样,眼圈和嘴唇乌黑,正常人的双眸是黑白色的,而他的眼眸是纯黑色,看不到眼白。此时他的头发还有身上蓝色工作服都是湿漉漉的,脚上没有穿鞋,沾着腥臭的淤泥。

    “你是郑明涛?”王祥云向站在他对面的鬼魂问去。

    站在招魂幡旁的鬼魂没有说话,而是抽泣的对王祥云点了点头。

    王祥云也没有再继续说什么,他从兜里掏出巴掌大小的黄布袋,将袋口扯开,放出两团黑气。只见一团黑气幻化成披头散发的女鬼,一团黑气幻化成留着西瓜头的小鬼出现在我的眼前。

    “爸爸,爸爸!”小鬼看到站在招魂幡旁的鬼魂兴高采烈的喊了两声爸爸,就张开双臂向那个男性鬼魂的身上扑了过去。

    鬼魂郑明涛,看到小鬼向自己的身边扑过来,他蹲在地上,就将小鬼紧紧的拥入在怀中,脸上露出了喜悦的表情。

    “呜呜呜......。”女鬼看到鬼魂郑明涛,愧疚的蹲在地上就大哭了起来。

    看到这里,回想着之前女鬼讲述的遭遇,我知道了王祥云这是在帮着鬼母子将掉进海里死去的丈夫魂魄招上来,让他们一家三口团聚。

    鬼魂郑明涛牵着小鬼的手,走到女鬼的身边,俯下身子将女鬼拉了起来。女鬼站起身子低着头不敢面对她的男人,鬼魂郑明涛望着女鬼的眼神中有恨,也有爱。

    “对不起,我没有好好的照顾自己,更是没有好好的照顾我们的孩子。”女鬼在对自己男人说这话的时候,哭的是撕心裂肺。

    鬼魂郑明涛没有说话,而是一把将自己的女人拉到了怀里,也跟着哭了起来,留着西瓜头的那个小鬼看到自己的妈妈和爸爸哭,他也跟着哭了起来。

    看到这一家三口抱在一起痛哭的一幕,我和王祥云的心里面挺不是滋味的。

    三个鬼抱在一起哭够后,女鬼向自己的男人讲述着这几个月,她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有多么的不容易,去跟船主的老婆要钱,船主的老婆耍赖不给,于是她就选择了带着孩子一起轻生。

    “既然她害的我家破人亡,那我也不让她们家好过了!”鬼魂郑明涛说这话的时候,他黑色的双眸变成了血红色,苍白的脸上布满了黑色网状的线,嘴里面露出四个尖锐的獠牙,面部表情变得极其狰狞,而且他的身上还笼罩着一层浓浓的黑气。

    失去理智的鬼魂郑明涛,将自己的老婆和孩子推到一旁,气势汹汹的向市区方向跑去。女鬼看到自己的男人向市区方向跑去,她牵着小鬼的手,一脸焦急的向前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