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多做好事

    更新时间:2018-10-20 16:31:03本章字数:3174字

    从三号楼走出来,我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了出来。我仰着头望了一眼天空,我发现今天的天空很蓝,太阳也很明媚。

    “差一步来晚,就更换了床单。。。。。”在向向小区大门口走去时,我情不自禁的哼起了一首很火网络歌曲。

    还没走到小区门口,迎面走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姐没好气的骂了我一声“变态!”

    “大姐,你这是在骂我吗?”我停下脚步看了大姐一眼,疑惑的问道。我可以肯定,我从来没见过这位大姐,更是没有得罪过她,至于她为什么骂我变态,我就不理解了。

    大姐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什么都没说,就向小区里面快步走去。

    “真是莫名其妙!”我望着骂我的大姐说了一声,继续的唱着歌向前走。

    离开馨园小区,我一下子接了三个单,一单是麻辣烫,一单是麻辣鸭脖,另一单是扬州炒饭。我骑着电动车向接单店铺驶去的路上,有不少行人拿出手机对着我拍,这就让我深感疑惑了,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拍一个送外卖的。

    “小兄弟,你挂这个玩意出门,是为了辟邪吗?”走进麻辣烫店,还没等我跟店老板报出单号,老板指着我的屁股笑着说了一嘴。

    听了老板的话,我转过头向我的屁股看了过去,我看到裤腰上的一个铁环挂着一条粉色的丁字裤,耷拉在我的屁股上。这粉色的丁字裤,是之前那个女客户的,至于它是怎么挂在我的身上,就不知道了。

    我赶紧将丁字裤从铁环上取下来,握成一团揣到了我的裤兜里,麻辣烫店的老板望着眼前的这一幕,捧着肚子,笑的是前仰后合,我尴尬的低着头,涨红着脸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此时我也明白了之前那个四十岁的大姐为什么骂我变态了。

    从老板手里接到麻辣烫,我跑到第二家拿了麻辣鸭脖,随后又去取了扬州炒饭,便开始继续送单。

    我从早上九点开始接单,一直送到晚上七点结束,中途我找了个地方给电动摩托车充了点电,还简单的吃了点东西。这一天我一共赚了一百五十六块钱,是我有史以来赚的最多的一次,我之所以这么拼命的接单,也是想早点把欠王祥云的那些钱给还上。

    “大叔,我过来了,今天你要我做什么?”我走进道宗堂,对坐在电脑前玩着棋牌游戏的王祥云说了一嘴。

    “你帮我把楼上楼下的卫生打扫一遍吧!”王祥云随口对我回了一声。

    “嗯!”我对王祥云答应了一声,就向二楼走去。

    二楼要比一楼的门市大很多,能有五十多平米,两间卧室,一间杂物房,还有一个卫生间,没有厨房。

    我撸起袖子就在二楼打扫起卫生,我先是把各个屋子的家具,家用电器用抹布擦一遍,随后我又用拖布把地面拖了一遍。我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将二楼收拾干净了,接着我又拿着抹布和拖布来到一楼收拾卫生。

    下到一楼,我看到方蓉坐在一楼的沙发上玩着电话,望着她想着我们俩今天在超市里的遭遇,我有些不好意思面对她。

    “哼!”方蓉看到我,故意的发出一声冷哼,我则是什么话都没说。

    我先是用抹布擦了一下王祥云的办公桌,接着我又去擦墙边的玻璃展柜,当我蹲下身子擦展柜下面玻璃时,被我握成团的那条粉色的丁字裤,突然从我的上衣兜里掉在地上并展开开,发生的这一切都是我不知道的。

    “你这个变态的流氓,真是太无耻。”方蓉看清楚从我兜里掉出来的东西后,她站起身子指着我骂了一句,便气愤的离开了道宗堂。

    不仅我被方蓉骂的有些懵逼,就连坐在办公桌前玩着电脑的王祥云也不知道方蓉为什么要骂人。

    “这姑娘今天是怎么了?”王祥云疑惑的嘟囔了一句。

    当我擦完玻璃展柜时,才发现掉在地上的粉色丁字裤,我这才想起来刚刚方蓉为什么要骂我,我没有立即的将丁字裤捡起来,而是向王祥云看过去,看到王祥云在认真的玩着电脑,我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弯下腰将掉在地上的丁字裤捡起来再一次的揣到了兜里。

    我今天在方蓉面前一共糗了两次,一次是买卫生巾被她遇见了,这一次是丁字裤从兜里掉出来,又被她看见了,我认为我这辈子活着,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将楼下的卫生收拾好后,我坐在一楼的沙发上休息了起来,此时我想着要不要把丁字裤还给那个姑娘,如果还的话,场面肯定还会很尴尬,我决定一会离开道宗堂就把兜里揣的丁字裤扔掉。

    “你送外卖一天能赚多钱?”王祥云站起身子走过来询问了我一句。

    “这个没法说,接的单越多,赚的就越多,如果客户给了个差评,那这一天就白干了。”我如实的对王祥云回道。

    “想不想做个兼职,多赚一份钱?”王祥云坐在我的身边问道。

    “当然想了,可我没时间做,我白天要送餐,晚上还要到你这里打下手。”

    “送餐的时候,你就可以做。”

    “怎么做?”我不解的问向王祥云。

    “你送餐的时候,可以帮我发一下名片。只要来的人拿着名片来找我算命,看风水,就算是你拉的客户,我赚一百有你十块,赚二百,有你二十,你看如何?”王祥云从茶几下面拿出一摞名片对我说道。

    “这个可以。”我想也没想的就点着头对王祥云答应道。

    “那就这么定了。”王祥云缕了一下胡子,愉快的对我回道。

    “大叔,那个叫方蓉的姑娘,和你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师弟的徒弟,也是我的师侄女。隔壁的正道堂是我师弟开的,她就住在隔壁。”

    “原来是这样!”

    “对了,她刚刚为什么要骂你,你是不是惹她了!”

    “我没有惹她,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骂我。”我在对王祥云说这话的时候,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别看方蓉那丫头长得是文文静静的,脾气是特别的暴躁,你小子可千万别惹她。”王祥云露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对我提醒着。

    “我知道了。”

    “大叔,你供奉的那三个老头是谁呀?”我指着神龛里面供奉的三尊神像问向王祥云。

    “你小子别乱说话,那可是我们道教的至高神三清祖师爷,他们分别是玉清圣境无上开化首登盘古元始天尊、上清真境太卫玉晨道君灵宝天尊、太清境三教宗师混元皇帝太上老君道德天尊。”王祥云恭敬的望着那三尊雕像对我介绍道。

    听了王祥云的话,我站起身子走到神龛前仔细的打量着那三尊神像,不知道是不是我眼睛花了,我仿佛看到最右面那位神像的嘴角微微上翘在冲着我笑。

    “大叔,咱们俩谈一下昨天晚上我打碎紫砂壶的赔偿问题吧!”我回过身子主动的跟王祥云提起了昨天晚上打碎紫砂壶的事。

    “你想怎么赔偿?”王祥云问向我。

    “赔钱,我肯定是拿不出来,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再给你打两个月的下手。”我对王祥云商议道。

    “其实我这个人还是很好说话的,就按你说的做,你在我这里再打两个月的下手。”王云祥爽快的对我答应道。

    我觉得自己现在遭遇的情况像似是回到了旧社会,卖身给地主人家当长工。这三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当然了我也有自己的打算,我要尽量的多赚钱,提前把自己给赎出来。

    “大叔,我发现我最近一直很倒霉,你有没有好的办法解决?”

    “有的人霉运缠身,只是在一个短暂时间段运势不太好,可能是一天,也可能是一个月,或许是一年。而你霉运缠身,是从你一出生就开始的,主要是因为你祖上有人做过恶,报应出现在你的身上。唯一的解决办法那就是多做好事,为自己积德,只有这样缠着你的霉运才会早日离身。”王祥云对我回道。

    听了王祥云的话,我想到了我爸,若不是他年轻的时候作了恶,这报应便不会出现在我的身上,让我从小到大一直走霉运。

    “这个你拿着!”王祥云从玻璃展柜里面拿出一个叠成三角形的符咒递给了我。

    “这是啥呀?”我望着王祥云手里那个叠成三角形的符咒问道。

    “这是护身符,把它带在身上,可以消灾避难。”

    听了王祥云的话,我从王祥云手里接过护身符,翻看了起来。

    “这护身符只有贴身携带,才会护佑你。切记,不能让护身符沾上水,一旦弄花了符文,护身符便会失去消灾避难的功效!”王祥云又对我提醒了一句。

    “知道了。”我对王祥云答应了一声,就掏出钱包,将护身符放在钱包的夹层里。

    “从你往上翻四代,你们家有没有出过恶人?”

    “不用往上翻四代,我爸就是个大恶人,他年轻的时候没少干缺德事,打瘸子,骂哑巴,踢寡妇门,还打过自己的中学老师。我们村里的姜哑巴帮着张寡妇挑水,他仍是给两个人按上了跑破鞋的罪名,鼓动村子里的人绑了姜哑巴和张寡妇,在他们俩的脖子上挂了一双破鞋,游街示众,他这辈子干过不少的缺德事,要是全部的说出来,说到天亮都说不完!”我在王祥云面前数落着我爸年轻时候做的那些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