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镀金干尸

    更新时间:2018-10-21 15:16:23本章字数:3307字

    我缓缓的走到神龛前,伸出右手将红布掀开,我看到神龛里面供奉的是一个镀了金的婴儿干尸,这干尸能比巴掌大一些,身躯是卷曲的。望着这具镀了金的婴儿干尸,我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我立即将蒙在神龛上的红布又放了下来。

    本以为王娇家供奉的是保家仙,没想到她供奉的却是一个小孩的尸体。

    帮着王娇把客厅卫生收干净,衣服洗完后。我提着四五袋垃圾,默不作声的离开了王娇的家。

    将垃圾扔进垃圾桶的那一刻,我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帮着王娇收拾家,洗衣服。

    回到家里已经是早上六点十分,此时外面的天已经彻底的放亮了。

    “睡三个小时,然后起床接单。”我对自己说了一声,衣服也没脱,就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早上八点半,“嘭,嘭,嘭”不知道是谁在外面用力的砸着我的房门。我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所看到的棚顶是晃动的,整个人也处在迷糊状态。

    “嘭,嘭,嘭。”门外面又响起了砸门的声音。

    “别砸了!”我在卧室里愤怒的大喊一声,下了地穿上拖鞋就去开门。

    当我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我看到晓雅站在门口处,露出一脸微笑的表情望着我,而我看着晓雅,是一点也笑不出来。

    “怎么是你?”我苦闷的问向晓雅。

    晓雅没说话,她伸出右手对着我胸口推了一下,就走了进来,而我被晓雅推的踉跄的向后倒退了两步,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赵福鑫,你为什么不回我的微信消息?”晓雅不客气的坐在沙发上向我质问道。

    “我天天忙着接单,送单,哪有时间看微信。”我打了个哈欠对晓雅敷衍了一句。

    “这送外卖的活,又累又苦又不安全,你还是别干了。”

    “不干这个,我怎么赚钱养活自己。”我对晓雅笑道。

    “我养你。”晓雅说完这话,就从兜里掏出一沓百元现金,拍在了茶几上,这一沓百元现金能有一万块钱。

    “你要是觉得不够,我去跟我爷爷要,我去跟我爸要,他们有钱。”晓雅拍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大方的对我说道。

    此时晓雅所表现出来的样子,比爷们还爷们。她要是个男人的话,这个兄弟我是交定了,但是做情侣,就有点让我为难了,我还没有到饥不择食寒不择衣的程度。

    “晓雅,咱们俩根本就不合适。”

    “你说咱们俩怎么就不合适了?”晓雅从沙发上站起来,不高兴的对我质问道。

    我被晓雅问的有些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这个问题。

    “我不想欺骗你,其实我有女朋友了。”我胡乱的对晓雅编了一个谎言,想让她退缩。

    “既然你有女朋友了,你还跟我相什么亲,你这个大骗子,你这个渣男,我告诉我爷爷去!”晓雅委屈的对我说完这番话,拿起桌子上的那一万块钱就离开了。

    晓雅刚走没一会,吴大爷跑到六楼,用手拍了三下门,并用着愤怒的语气对我喊道“小赵,你给我开门”。

    当我无奈的打开门时,我看到吴大爷脸红脖子粗的站在门口,瞪着两个眼珠子仇视着我,如果说眼神能杀死人的话,吴大爷的眼神绝对能秒杀我一万次。

    “小赵,我看你这孩子平时老实憨厚,才把孙女介绍给你,而你小子也太不地道了,既然你有女朋友了,为什么骗我说没有?”吴大爷火气腾腾的向我质问道。

    “吴大爷,您消消气,进屋我给你个解释。”我拿出平时对待客户的态度,满面微笑的对吴大爷说了一句。

    吴大爷黑着脸子背着手就向屋子里走了进来。

    “吴大爷,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其实我没看上您的孙女,我之所以告诉她我有女朋友了,就是不想她再缠着我。”我在对吴大爷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面还有点愧对于他。

    “我孙女哪里配不上你?”吴大爷听了我的话后,他的火气消了一半,又问了我一句。

    “你孙女家庭条件优秀,不是她配不上我,是我这个穷小子配不上她。再就是我面对着她,一点感觉都没有,我觉得我们可以做普通朋友,做情侣不太可能。”

    “行了,我知道了,你小子就是嫌弃我孙女胖。其实我那孙女挺好的,人大方,性格善良,就是管不住自己那张嘴,她从你这离开到我那里,一边哭,还一边吃着东西。”吴大爷苦闷的对我说完这话,就向外走去。

    “吴大爷,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我抱歉的对吴大爷说了一句。

    “小吴,你不用对我说对不起,这事你没有做错,爱情这个东西勉强不来。”吴大爷苦笑的对我回了一句,就离开了。

    吴大爷离开后,我穿上外卖服,脸也没洗的就离开了家,开始接单工作。

    昨天赚了一百五十六,晚上带着王娇去医院打点滴,花了一百四十八,算起来昨天也就赚了八块钱。给王娇花的打点滴钱,我还有些不好意思跟她要。

    我掏出手机刚要接单,王娇主动的给我打来电话。

    “你醒了?”我摁了一下接听键,问了对方一句。我觉得自己问的完全是一句废话,人家不醒,怎么可能给我打电话。

    “嗯,刚睡醒。我家客厅的卫生是你打扫吧?衣服也是你洗的吧?”王娇向我问了过来。

    “昂,你睡着后,我随手就把你客厅的卫生打扫了一下,顺便帮你把衣服洗了,你只需要把衣服拿到阳台的晾衣架上晾一下就好了。”

    “赵哥,真是谢谢你了。”

    “你客气了。”

    “赵哥,你晚上有没有时间,我想请你吃个饭。”

    “我晚上没时间,我送单要送到很晚才下班。”

    “那我等你,你送完单,给我打电话。”王娇固执的对我说道。

    “再说吧!”

    “嗯,那咱们俩到时候电话联系。”王娇说完这句话,就把电话挂断了。

    将电话揣进兜里后,我心里面想着王娇请不请我吃饭倒是无所谓,只要她能把昨天晚上打点滴的钱还给我就好了,毕竟我赚钱也不容易。

    可能是我昨天晚上做了件好事,老天特别的眷顾我,今天我接单送单要比平时顺利很多,到了晚上七点前,我赚了差不多一百八十块钱。

    “大叔,我又来了。”走到道宗堂,我乐呵的跟大叔打了一声招呼。

    “你小子今天心情看起来不错呀!”王祥云抬起头望了我一眼说道,我冲着王祥云“嘿嘿”一说,没说什么。

    “你小子面色红润,眼光如水,你最近要犯桃花运。”王祥云又对我说了一句,听了王祥云的话,我的脑海里瞬间浮现出王娇的身影。

    难道我的桃花运是王娇,如果是她的话,昨天打点滴的那一百四十八块钱不要也罢。

    “对了大叔,我跟你说件事。昨天我给客户家送餐,看到她家客厅的墙上挂着一个木制神龛,神龛里面供奉着一个镀了金的婴儿尸体,那尸体只有巴掌大小,当时看着那具小尸体我是浑身不自在。”回想起王娇家里供奉的那个东西,我对王祥云说了一嘴。

    “那是供小鬼,供小鬼盛行于东南亚一带,在中国香港地区,供奉的人也特较多,咱们内陆很少有人供奉它。供小鬼,可提升自身的运气,能使艺人大红大紫,能使赌徒逢赌必赢,能使仕途一路平坦,能使商路一帆风顺。前提是你在供奉好的情况下,供奉的小鬼才能保佑你,如果你没有供奉好小鬼,小鬼会反噬供主。轻则重病缠身,重则死于非命。我对供小鬼了解不是很多,但我不建议普通百姓人家供那邪恶的东西。”王祥云很慎重的对我说道。

    “难道王娇昨天晚上发高烧,是遭到那个小鬼的反噬!”我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你小子嘟嘟囔囔的在说什么呢?”王祥云见我愣着神自言自语的嘟囔着,他向我问道。

    “没,没嘟囔什么!”我摇着头头对王祥云回道。

    “走,你陪我出去一趟!”王祥云拿起黄布挎包对我说了一句。

    “去哪儿?”我问向王祥云。

    “有一户人家,让我过去帮忙看一下阳宅风水。”王祥云回了我一声,就迈着大步走了出去。

    我跟着王祥云走出去后,王祥云从兜里掏出遥控器,把道宗堂的卷帘门放了下来,随后他又掏出一把钥匙去开那辆二八自行车上的锁。我有些想不明白,就这么一个没有前后瓦盖,没有刹车,没有车梯子的破自行车,谁会去偷,至于上个车锁吗!

    “大叔,你还是坐我的电动摩托车去吧!”我指着自己的电动摩托车对王祥云说了一句。

    “算了吧,你那破玩意,没我这破玩意靠谱。”王祥云摇着头对我拒绝道。

    王祥云打开车锁,蹬着自行车就驶去了胡同,我骑着电动摩托车紧跟在王祥云的身后。

    市内来往的车辆和行人比较多,王祥云骑自行车的速度不快。到了市南区,路上的行人车辆变少后,王祥云站起身子左右晃动快速的蹬着自行车前行,此时他的速度足以达到每小时四十迈。

    “大叔,你这个自行车连个刹车都没有,你慢点骑!”我骑着电动摩托车追上王祥云,对他提醒了一句,我很怕王祥云遇到特殊情况,刹不住车。

    “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王祥云回了我一句,又加快了速度。

    看到前方出现一个九十度的弯路,我很担心没有刹车的王祥云会骑着自行车撞在马路牙子上。就在这时,王祥云不慌不忙的伸出右脚踩在了前车轱辘上,前车轱辘将王祥云右脚穿的黑布鞋的胶底都磨出了白烟。

    “还是你高呀!”我望着王祥云夸赞了一句,若不是双手握着车把子,我一定会对他竖起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