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看阳宅风水

    更新时间:2018-10-22 15:27:17本章字数:3047字

    到了市南郊区一户人家的住宅大门前,王祥云从自行车上跳了下来,随手将自行车靠在了这户人家的大门垛子旁,我则是将电动摩托车停在了大门的右侧。

    这户人家住的是一栋二层欧式风格的别墅,院墙是由铁栅栏围成的,院子占地能有个二三百平。院子西面有两个车库,一个厦子。院子东面是一个小菜园子,菜园子里种的芸豆,辣椒,还有小白菜。在大门口的左侧有个狗窝,狗窝里面拴着一条黑色的狮头藏獒,这只藏獒长得很大,体重绝对超过一百六十斤。这只藏獒看到门口处出现两个陌生人,它从窝里钻出来虎视眈眈的盯着我和王祥云两个人看。

    “汪,汪,汪......。”王祥云的右脚刚迈进院子里,那只黑色的藏獒蹦起来张牙舞爪的就吼了起来,若不是有铁链子拴着,这只藏獒一定会奔过来把王祥云扑倒在地上。

    因为我小时候被黄三叔家的大黑狗咬过,对狗有着很深的阴影,我在路边看到人家溜泰迪,心里面都很害怕,更何况我现在面对一只巨大的藏獒,那心里面更是怕的要命。

    “跟我进去呀!”王祥云见我站在门口处没有动,他对我招呼了一声。

    “大叔,我,我,我怕狗!”我指着那只黑色的藏獒对王祥云回了一嘴。

    “你小子可真完蛋。”王祥云笑着对我骂道。

    住在别墅里的主人听到院子里的狗大声吼着,推开门就从别墅里走了出来。

    “老虎,你给我闭嘴,这是客人!”走出来的四十多岁男子指着张牙舞爪的藏獒喊了一声,那只藏獒瞬间就不叫了,它夹着尾巴乖乖的回到了自己的窝里。

    “王道长,请进来吧。”四十多岁的男子乐呵的对王道长招呼了一声。

    “咱们进去吧!”王祥云回过身对我招呼了一声,于是我跟在王祥云的身后,就向别墅里走了进去。

    别墅一楼的客厅几乎是占了一多半的面积,客厅的地面镶嵌的是大理石地板。沙发,茶几,电视柜都是红木的,电视柜上放的是一个六十五英寸的电视,在电视机旁还有一个巨大长两米,高一米的鱼缸,鱼缸里面养着两条红龙鱼。客厅的东面有一间卧室,卧室里面有一对七十多岁的老人坐在床上看着电视,这对老人八成是房子主人的父母。客厅的西面有一个卫生间,还有一个厨房。客厅天棚上悬挂着一个水晶吊灯,十分的漂亮。在一楼半的楼梯口处,有一个木质柜子,柜子里面供奉着一尊佛像,佛像满面笑容挺着个大肚子盘着腿坐在一个莲花上,这佛像我认识,是大肚弥勒佛。

    放眼望去,人家这别墅装修的是富丽堂皇。我在心里面暗叹着,我送一辈子外卖,也未必能盖的起人家这样的别墅,要说不羡慕,那都是假的。

    “王道长,你帮我看一下我这房子的风水怎么样?”四十多岁的男子对王祥云说了一嘴。

    “我刚刚在外面打量了一眼,你们家房子坐北朝南,位置还是对的。一栋房子的风水好不好,主要是看房子有没有生气。你们家正门前方没有障碍物阻挡,窗户多采阳好,屋子里生气蓬勃,人住在这样的房子里,不容易生病。”王祥云对四十多岁的男子说完这番话,就从挎包里拿出一个同制罗盘,在一楼转了起来。

    王祥云走到佛像前,皱着眉头打量了一眼佛像,就迈着大步向二楼走去,我和那个四十多岁的主人在王祥云的屁股后面紧跟着。

    二楼有四个卧室,一个小客厅,小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十多数的女孩,跟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正在看电视。

    “王道长,这是我的爱人,这是我的女儿。”四十多岁的男子指着女孩还有他的老婆为王祥云介绍道。

    “田老板,从你的面相上,我能看出你命中带子。”王祥云看了一眼女孩又对四十多岁的男子说了一嘴。

    “王道长,你看的挺准,我确实是还有个儿子,今年大学刚毕业,现在在北京实习。”田老板说起自己的儿子,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脸上露出的表情是非常的自豪。

    望着田老板,我心里面想着,这年头好爹都是别人家的。

    接着王祥云又端着罗盘在二楼转了一圈,对于风水我是一点都不懂,也看不出什么门道,我也就是跟在王祥云的身后挨个屋子参观着。

    王祥云在二楼转了一圈后,又带着我和田老板下了楼。

    “田老板,你盖这栋别墅花了多少钱?”王祥云将手中的罗盘放进挎包里向田老板问道。

    “买地皮,盖房子加上装修和家具,一共花了二百多万。”田老板向四周望了一眼对王祥云回道。

    “总体来说,你这房子的风水格局还是可以的,唯一的问题就出现在这尊佛像上。”王祥云指着楼梯口处供奉的大肚弥勒佛对田老板说道。

    “王道长,这佛像有什么问题?”田老板望着佛像疑惑的问向王祥云。

    “你这佛像摆放的位置不对。”

    “有何不对?”

    “佛像不能摆设在楼梯处,因为此为过道,是风口,气场不稳,立佛堂不吉,会引起家人不顺之事发生。最好是把这尊佛像摆放在客厅靠墙的位置,佛像不能正对着卫生间,还有厨房,对着正门最好。”王祥云望着一楼半的那尊佛像对田老板说道。

    “这尊大肚弥勒佛是我妻子供奉的,我去找我妻子说说这事。”田老板对王祥云说了一嘴,就向二楼跑去。

    过了没一会,田老板的妻子拉着个脸子,撸起袖子,气势汹汹的从二楼走了下来。

    “这佛像是我从寺庙请来的,请来的那天,寺庙里的主持大师也跟着过来了,这佛堂立的位置,是主持大师给我选的,难道你一个平凡的风水先生功力能超过寺庙的主持大师吗!”田老板的妻子左手掐着腰,右手指着王祥云耍起了泼妇。

    “在和尚师父的心里,四大皆空,一切随缘,百无禁忌,可你们是凡夫俗子,不是修行之人,仍受大自然磁场的影响,就算你们跳出三界之外,但仍在五行之中。”王祥云耐着性子对田老板的妻子劝说道。

    “这佛堂,我就立在这里。”田老板的妻子不听王祥云的劝说,她任性的对王祥云说了一句,就向二楼走去。

    “唉!”王祥云无奈的摇了摇头,再没说什么。

    “王道长,我妻子那人脾气有些暴躁,希望你别放心里去。”田老板很抱歉的对王祥云说了一嘴。

    “田老板,看阳宅风水五百。”王祥云不愿意在田老板这里多待,伸出右手就向田老板要钱。

    田老板这个人比较大方,他从兜里掏出钱包抽出了八百块钱递给了王祥云。

    王祥云接过田老板手里的八百块钱,一脸不高兴的走出了田老板的别墅,我跟在王祥云的身后也走了出去。

    “不听好人言,早晚要吃亏。”王祥云走到大门口回过头望了一眼别墅摇着头说了一句,就蹬着自行车向市区返了回去。

    来的时候,王祥云骑着自行车蹬的是飞快,然而回去的时候,王祥云则是慢慢的蹬着自行车。看到王祥云心情不是很好,我没敢主动跟他搭话。

    我觉得王祥云干的这个活,跟我们送外卖有着共同之处,那就是客户给我们脸子看,我们只能微笑面对,或者是沉默面对。当然了,也有着最大的不同之处,那就是我们接一单只能赚个几块钱,而王祥云接这一单赚了八百块钱,想到这里,我的心里是极其的不平衡。

    “你晚上吃东西了吗?”王祥云开口主动的问向我。

    “还没有吃。”我摇着头对王祥云回道。

    “我请你吃饺子。”王祥云说完这话后,他加速的蹬着自行车就向市里驶去。

    王祥云蹬着自行车向前行驶了不到三百米,“咔嚓”一声,自行车的车链子一下子断开了。看到这一幕,我很想笑,但我又不敢笑,我只能憋着嘴忍着笑。

    “妈了个巴子的。”王祥云从自行车上跳下来望着断裂的车链子不由的骂了一句。

    王祥云苦着脸子,皱着眉头推着自行车往市区走,我骑着电动摩托车幸灾乐祸的跟在王祥云的身边。

    “大叔,你这自行车,也不太靠谱呀!”我忍不住的对王祥云打趣了一句。

    “你小子,这是在嘲笑我吗!”王祥云黑着脸子问向我。

    “大叔,我哪敢嘲笑你呀!”我憋着笑对王祥云回道。

    “赵福鑫,你爸妈是做什么的?”

    “我没有妈,只有一个爸。我爸待在家里游手好闲,什么都不做,靠我赚钱养活他。”

    “你妈是和你爸离婚了,还是你妈去世了?”

    “自我懂事起,我就没见过我妈,我向我爷爷和我爸爸询问过我妈的情况,他们俩对我妈的事是只字不提。或许我妈还活着,或许她已经不在人世了。”我在回王祥云这话的时候,心里面还有点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