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送猪羔子

    更新时间:2018-10-24 15:13:31本章字数:3137字

    王祥云看到我目光呆滞的坐在沙发上想着事,他没有打扰我,而是向隔壁的正道堂走去。

    过了没多久,王祥云带着方蓉来到道宗堂,方蓉看到我坐在沙发上,她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

    “方蓉,你和这小子有仇吗?”王祥云看到方蓉瞪了我一眼,他指着我问向方蓉。

    “没仇。”

    “既然你没仇,你瞪人家干吗?”

    “王师伯,他就是一个变态。”方蓉看着我对王祥云回道。

    “我怎么就变态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站起身子发着火向方蓉质问过去。

    “你一个大男人跑到超市里面去买卫生巾,你说你变不变态。”方蓉瞪着两个眼珠子对我说道。

    “你以为我想去买那东西吗,我接单的时候,客户在备注栏里写着帮忙带一袋姨妈巾,我要是不帮着买的话,客户会直接给我差评,收到一个差评,我这一天就白干了。”我委屈的对方蓉解释道。

    “好,这个我可以理解。咱再说另一件事,那天你在道宗堂帮着王师伯打扫卫生,我亲眼看到你兜里掉出来一个东西,你别告诉我那个东西是你自己平时穿的?”方蓉继续问道。

    “啥东西呀?”站在一旁的王祥云好奇的问向方蓉。

    “那个东西,我是说不出口。”方蓉红着脸对王祥云回了一句。

    “我跟你解释的再多,你也不会相信我,我也懒得跟你继续解释,变态就变态吧!”我拿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对方蓉回道。

    “好了,好了,都别吵了,我请你们俩吃饭。”王祥云安抚了我们俩一句,就拽着我们俩向第三家小吃店走去。

    王祥云先是要了三碗米饭,然后又点了六盘菜,除了一盘辣豆腐是素菜,其余的五盘都是荤菜,酱焖八爪鱼,红烧肉,孜然牛肉,小鸡炖蘑菇,宫保鸡丁。

    “方蓉,你师父他走多少天了?”王祥云吃了一口饭问向方蓉。

    “已经走六天了。”

    “他什么时候回来?”

    “估计还有个两三天就能回来了。”

    “你师父要是回来了,你就别来道宗堂找我了,省着他生气。”

    “王师伯,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们俩为什么就不能化干戈为玉帛。”

    “我倒是想化干戈为玉帛,可你师父不肯呀,你又不知道你师父那人有多么的小心眼。”

    “我师父那人,确实有点小心眼。”

    王祥云和方蓉聊的内容,我完全听不懂,也不想懂,我就闷着头吃自己的饭。可能是今天的饭菜有点可口,我一口气吃了四碗米饭,桌子上的六盘菜被我吃了一多半。方蓉和王祥云看到我面前摆的四个空碗,他们俩露出一副惊呆的表情看着我。

    在小吃店吃完饭,是晚上七点钟,方蓉对王祥云道了一声别就回到了正道堂,我和王祥云回到道宗堂就开始收拾东西要去王娇家里处理那个小鬼。

    王祥云刚把东西收拾好,一辆绿色的老式皮卡车停在了道宗堂门口,随后从车上下来了一男一女,女的是之前找王祥云算他们家丢老母猪的矮胖妇女,男的应该是她的老公。

    矮胖的中年妇女下了车后,他从后面的车座上抱下来一头粉色的小猪羔子。猪羔子看起来能有三十多斤重,它在中年妇女的怀里不安分的蹬着腿挣扎着,嘴里面还发出撕裂的叫喊声。

    “王道长,你算的可真准,我回到家先是跟我男人在自己村找了一遍,结果没找到,然后我们俩又去隔壁村找了一遍,结果吕瘸子家找到了两头老母猪。我男人说要感谢你,给你钱,我跟我男人说,之前给你钱你都没有收,为了表示感谢,我和我男人商量了一下,抓个猪羔子给你送过来。”中年妇女憨厚的对王祥云说完这话,随手就把猪羔子扔在了地上。

    猪羔子被中年妇女扔在地上后,猪羔子迈着四条小短腿顺着楼梯就向二楼跑去。

    “我的妈呀!”王祥云看到猪羔子往二楼跑去,他惊呼了一声,迈着大步就向二楼追了过去。

    “看来王道长,还挺喜欢咱们家送的这个猪羔子。”中年男子笑着对矮胖妇女说了一句。

    “为了找猪,家里还有很多活没干呢,咱们俩赶紧回去吧!”矮胖妇女对中年男子说了一句后,两个人乐呵呵的一同离开了道宗堂。

    “哦咦...哦咦......”此时楼上传来了那个猪羔子的嘶鸣声。

    过了能有十分钟,王祥云气喘吁吁的抱着猪羔子从二楼走了下来,此时王祥云的脸色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我望着王祥云,又望了一眼他怀里抱的那头猪羔子,我“噗呲”一声,忍不住的笑喷了起来。

    “那两口子呢?”王祥云向我问道。

    “早就走了。”我憋着笑对王祥云回道。

    “这特么弄的是什么事呀!”王祥云看了一眼怀里的那头猪,无奈的嘟囔了一句。

    “大叔,要不你先让方蓉帮你照顾一下这个猪羔子。”我指着猪羔子对王祥云提议道。

    我对王祥云提的这个意见,也是有私心,想报复方蓉。

    “只能这样了。”王祥云对我回了一声,就抱着猪羔子向隔壁的正道堂走去,我则是紧跟在王祥云的身后,打算过去看热闹。

    和王祥云走进正道堂,我们俩看到方蓉坐在办公桌前正在认真的画符。

    正道堂的面积能比道宗堂稍微大一些,布置的格局跟正道堂有几分相似。进门靠右墙放有一排玻璃展柜,玻璃展柜里面摆放着文玩手串,风水摆件,五帝钱,木斧等东西,左边靠墙摆放着沙发茶几,正门对面是办公桌办公椅,在办公椅的后面有一个实木柜子,柜子里面供奉着道家三清祖师爷的神像,三尊神像要比道宗堂的大上三分之一。

    “王师伯,你怎么抱了一头猪羔子?从哪弄来的?”方蓉画完一张符咒抬起头看到王祥云怀里抱的那只猪羔子,她笑着问道。

    “别提了,给一个妇女算命,没要她的钱,结果送来了一只猪羔子给我。我有事要和小赵出去一趟,这只猪羔子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王祥云对方蓉说了一句,也不管方蓉答不答应,就将手中的猪羔子放在了地上。

    猪羔子被王祥云放在地上后,它先是撒欢的在一楼跑了一圈,然后顺着楼梯就向二楼跑去。

    “王师伯,你这真是在给我添乱子。”方蓉从椅子上站起来不高兴的对王祥云说了一句,就向二楼跑去追猪了。

    “大叔别愣着了,趁这节骨眼,咱们俩赶紧撤吧!”我对王祥云说了一句,就拽着他从正道堂跑了出来。

    王祥云将道宗堂的卷帘门放下来后,就要去骑他那辆二八自行车。

    “大叔,还是坐我这个吧,我这个能比你那个稍微快一点。”我拍拍我的电动摩托车对王祥云招呼了一声。

    “你那玩意充足电了吗?”

    “还有一半的电,从你这里到王娇家,跑五个来回趟不成问题。”我对王祥云保证道。

    “好,我相信你一次。”王祥云点着头对我回了一声,就坐在了我的电动摩托车的后座上。

    我骑着电动摩托车载着王祥云刚从胡同里离开,方蓉抱着猪羔子从正道堂里撵了出来。

    “王师伯,你真是太过分了。”方蓉气跺着脚气愤的说了一句。

    到了馨园小区门口,我掏出电话就给王娇打了过去,电话响了许久,王娇才接听电话。

    “赵哥,你有什么事吗?”王娇在电话里气喘吁吁的问向我。

    “我和王道长在你们家的小区门口,准备处理你供奉那个小鬼,你要不要回来一趟。”

    “赵哥,这事就交给你来处理了,我正忙着。”

    “对了,你今天晚上还去我那里吗?”我又问了王娇一句。

    “不了,今天晚上我不去你那里了。”王娇对我回完这句话,就把电话挂断了。

    我望着被挂断的电话,自嘲的笑了一下。我赵福鑫不是个傻子,我知道王娇现在跟那个开着奔驰的男子在一起,也知道她们俩在做什么,此时我的胸口窝有些发堵,还有些隐隐作痛。

    “小赵,你要是不想帮那个女孩,咱们现在就回去,驱鬼的一千五百块钱,我就不算在你偷上了。”王祥云仿佛看出我心中所想,并对我说了一句。

    “帮,必须帮。”我挤出一丝微笑对王祥云回了一句,就带着王祥云向小区内走去。

    走进电梯,我掏出电梯卡刷了一下,又摁了一下十八楼。电梯往上升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不由浮现出出王娇和那个开奔驰的男子滚床单的画面。

    到了十八楼,从电梯里走出来,我没有跟王祥云说王娇住在哪栋屋子里,王祥云直奔着王娇住的那栋房子门前走了过去。

    王祥云走到门前,从挎包里掏出一张符咒就拍在了门上,王祥云也没用胶水,那符咒就像有磁性的吸铁石,牢牢的粘着门上,并闪烁着微弱的黄光。

    “这门你能打开吗?”王祥云指着王娇家的密码门问向我。

    “可以。”我对王祥云回了一声,就走向前输入了密码。

    输入完密码,“咔嚓”一声,门自动打开了。

    “你有人家的电梯卡,还有人家房子门密码,看起来你们俩的关系不一般呀!”王祥云对我打趣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