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超度法事

    更新时间:2018-10-25 16:29:41本章字数:4015字

    “没想到你还是个孝子。”年长的那个爷们望着我夸赞道。

    “我二姑家养了十多只跑山大公鸡,我带你去我而姑家买一只。”年轻的那个爷们笑着对我说了一声。

    “那真是谢谢你了。”我拱着手对年轻的小爷们道了声谢。

    年轻的小爷们带着我到他的二姑家买了一只红冠大公鸡,大公鸡八斤重,人家卖二十块钱一斤,也就是一百六十块钱一直,人家只收了我一百五十块钱。临走的时候,还帮我把公鸡的两条腿绑起来,装进了一个编织袋里。

    我将装进编织袋里的大公鸡放在脚踏板上,就骑着电动摩托车向道宗堂赶了回去。

    “公鸡买回来了吗?”回到道宗堂,王祥云看我两手空空,他瞪着两个眼珠子问向我。

    “在电动摩托车的脚踏板上,忘记拿进来了。”我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对王祥云回了一声,就转过身向外跑去。

    我提着装有大公鸡的编织袋走进正道堂后,又将买鸡剩的拿一百五十块钱放到了桌子上。

    “这只大公鸡是我在同兴区西面农村买回来的,二十块钱一斤,这只鸡重八斤,人家只收了我一百五块钱。”我指着桌子上剩下的钱对王祥云回道。

    王祥云对我点点头,就把那一百五十块钱收起来,放在了办公桌的抽屉里。

    “你帮我把办公桌上的东西全都收拾起来,放在茶几上。”王祥云指着办公桌上摆放的东西对我吩咐道。

    “好的。”我点对王祥云答应了一声,就把办公桌上的电脑,笔架,等东西通通搬到了茶几上。

    我刚把办公桌上的东西搬完,王祥云提着个行李箱就从二楼走了下来。

    “你去把门反锁上,再把门帘拉上。”王祥云放下手里的箱子对我又吩咐了一句。

    在人家手底下打工就是这样,人家怎么要求,我就要怎么顺从,将道宗堂的门反锁上,我又把门帘拉上了。门帘是由黄布做成的,在门帘的中央位置,印着一个直径一米大的合体字勒令,勒在上令在下。

    王祥云打开行李箱,把那块方形印有八图案的黄布铺在了办公桌子上,随后王祥云往桌子上摆放两个烛台,一个香炉,一碗生米,三个铜酒杯,一个铜铃铛,一块木质令牌,一把铜钱剑。接着王祥云又从行李箱拿出六面颜色各异,长度五十厘米的三角旗子,扔在了地中央。

    “起。”王祥云伸出右手食指对着扔在地面上的六面颜色各异的三角旗子喊了一声,六面旗子围成圆形瞬间就战站立了起来,接着王祥云用红绳绕着六面站起来的绳子就缠了三圈。

    我站在一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那六面站起来的旗子。

    当王祥云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黄布袋扯开时,一道黑色的雾气从黄布袋里钻了出来。黑雾气化为小鬼魂的那一刻,王祥云眼疾手快的抓着小鬼魂的脖子,就把他放在了六面旗子的中间,同时王祥云在旗子的上面盖着一块红布,红布上面贴了一张黄纸符咒。

    小鬼魂刚反应过来,就要挣扎的从六面三角旗子中逃出来。小鬼魂伸出双手要去拉扯缠着六面三角旗的红绳时,红绳发出一道红光击在了小鬼魂的身上,“嗷”小鬼魂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声。随后小鬼魂又用手去掀盖在头顶处的红布,他的手刚触碰到红布上,红布上的符咒又闪出一道黄光击向它,这次他没有发出惨叫,而是直接倒在地上,身子抽搐了起来,就像人触了电一般。

    红绳缠绕着六面旗子,像一个小牢房将小鬼魂囚禁了起来。看着那个小鬼魂,我害怕的躲在了办公桌旁边。

    “我也是为了你好,你忍忍吧!”王祥云对着小鬼魂说了一句,就走到办公桌前继续准备着。

    王祥云先是抽出三根香点燃插在香炉里,接着他将我买来的大公鸡从编织袋里拿出来,用桌子上的铜钱剑对着大公鸡的脖子抹了一下。看到这一幕,我赶紧把眼睛闭上,我长这么大也就用苍蝇拍打死过苍蝇,再就没杀过生。看到王祥云眼睛也不眨一下用铜钱剑抹鸡脖子,我不敢看。

    王祥云抹了大公鸡的脖子,把铜钱剑放在桌子上,他一只手抓着大公鸡的翅膀,一只手握着大公鸡的头,将大公鸡脖子处流下的鲜血滴在了一个空碗里。接了半碗鸡血,王祥云随手就将大公鸡扔在了地上。大公鸡还没有死透,它拍打着翅膀就在地上扑腾了起来。

    接下来,王祥云将鸡血倒入了三个铜酒杯中,拿起一支毛笔沾了一下酒杯中的鸡血在黄符纸上画起了符咒。

    王祥云画完符咒,用右手食指和中指夹起黄纸符咒举过头顶默念了句咒语,“呼”的一下,王祥云手中的符咒就自燃了起来,他用自燃的符咒将烛台上的两支白烛点燃后,又把烧成一半的符咒扔在了地上。

    上一次在海边王祥云用符咒点燃白蜡烛,蜡烛的火焰是幽蓝色的,今天王祥云用符咒点燃的白蜡烛火焰是红白色的,与之前大有不同。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神威,使我自然。灵宝符名,普告九天......。”王祥云右手挥着铜钱剑,左手晃着铜铃铛就念起了超度咒语。

    “啊.....。”小鬼魂听到王祥云念的咒语,他双手捂着耳朵躺在地上打起了滚,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当王祥云念第二遍咒语的时候,我看到小鬼的身上有黑色的气体散发出来,随着黑气向外散去,他青紫色的皮肤开始慢慢的变淡。

    王祥云重复的念了四遍咒语后,小鬼魂的身上不再向外散发黑色的气体,紫青色的皮肤变成了白色,头顶还长出两厘米长的头发,红色的眼睛变成了黑色。之前小鬼鬼看起来很暴戾,现在看起来则是很温和,脸上还挂着微笑。

    王祥云做完法事后,他撤去了小鬼魂头上的红布,以及周围用红绳缠绕的六面旗子。

    “你身上的怨气我已经帮你清除掉了,你从我这里离开后,只要在阳间巡逻的鬼差看到你,就会把你带到地府,你现在可以走了!”王祥云摸着小鬼魂的脑袋笑着说完这句话后,他站起身子将门帘拉到一旁,又把门打开了。

    小鬼魂微笑的对着王祥云鞠了一躬,就光着屁股欢快的从道宗堂跑了出去。

    “大叔,你今天做的法事,跟那天在海边做的法事完全不一样。”我上前一步对王祥云说道。

    “在海边做的那是招魂法事,今天做的是超度法事,肯定不一样。”王祥云笑着对我回答道。

    “招魂法事是怎么一回事,超度法事又是怎么一回事?”我不解的问向王祥云。

    “这个很好解释,招魂法事,就是将死去人的魂魄招出来,那天在海边你都看见了。这超度法事一般分两种,一是超度怨魂,二是超度罪孽。人遭遇自然死亡,死后魂魄没有怨气,会被勾魂鬼差直接带入到地府生活,等待投胎转世。人上吊,被车撞,淹死,被杀等等,非自然死亡,属于横死,横死之人变成的鬼魂,身上会有怨气存在,地府向来不收那些身带怨气的鬼魂,这些身带怨气的鬼魂只能做孤魂野鬼在阳世间游荡,只有身上的怨气散去才有资格去地府报答。有的鬼魂身上怨气重,即便他在世间游荡个几百年身上的怨气也不会散。有的鬼魂身上怨气轻,在世间游荡个几年,怨气就散了,然后就可以到地府报道。刚刚那个小鬼是一个身带怨气的婴灵,身上的怨气不算重,我刚刚给他做的是超度怨气的法事,他身上的怨气散去后,便可以进入到地府报道投胎转世。咱们再说第二种,有些人生前杀生,做了不少的孽,死后怕被阎王打入到地狱,于是让自己的家人请高僧或者有能力道士超度,洗刷死者生前所犯下的罪孽,其实这根本无济于事。人生前做的好事坏事,都会被记录在地府的生死薄上,死后阎王根据一个人生前所做的好事坏事给予判决。坏事做的多,好事做的少,会被打入地狱,或者是被判到畜生道,来世转生为畜生。要是好事做的多,坏事做的好,便不会被打入地狱,下世投胎继续为人的可能性很大。所以说,人活一世,一定要多做好事,这不仅是为自己积德,同样也是为自己的后人积德。”王祥云一脸严肃的对我讲述道。

    “我爸年轻的时候没少作恶,虽说他现在老了,安分了吸血,但也没做过什么好事,他死了肯定会被打入到十八层地狱。”我在王祥云的身边感叹道。

    “世间一切,遵循的是因果报应。行善事,得善果,行恶事,得恶果。你爸年轻做的恶事,恶果不仅会报应在他的身上,同样也会报应在你的身上,这我之前跟你说过。你若是想摆脱恶果报应,不想你的子孙后代继续食恶果,那你就得多做好事,尽最大能力的给你的子孙积德。比如说我今天晚上给一个有怨气的婴灵超度,那就是在做积德的好事,是会受到好报的。”

    “大叔,我明白了。”我点着头对王祥云回了一声。

    “小赵,你把这只大公鸡拿到隔壁正道堂给方蓉,我把桌子上东西收拾一下。”王祥云指着地上已经死去的大公鸡对我吩咐了一句,就开始收拾桌子上的东西。

    我扯着大公鸡的翅膀把它提起来,就向隔壁的正道堂走去。

    走到正道堂的门口,透过玻璃门,我看到方蓉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玩着电话,方蓉安静的样子看起来有些高冷,给人一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感觉。

    “砰,砰,砰。”我有礼貌的先是对着玻璃门敲了三下,然后提着大公鸡推开门走了进去。

    “你来干嘛?”方蓉抬起头看到是我,她没好气的问了我一句。

    “大叔,让我把这只公鸡送过来给你,我该放哪儿?”我指着手中提的大公鸡对方蓉说了一句。

    方蓉听了我的话,没说什么,她站起身子从我手里接过大公鸡,就向二楼走去。

    望着方蓉向二楼走去,我苦笑的摇了摇头就向道宗堂返了回去。

    回到道宗堂,我看到王祥云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收拾到了行李箱里,我则是主动将之前放在茶几上的电脑,笔架,墨水等东西又拿到了办工桌上。

    “孺子可教也。”王祥云笑着对我说了一句,就提着行李箱向二楼走去。

    把东西放在办公桌上,我又跑到二楼拿着拖布把一楼的地面拖了一遍,办公桌,玻璃柜,茶几也都用抹布擦了一遍。

    “行了,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王祥云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摆着手对我说了一句,此时是晚上九点多一些。

    “大叔,那我就回去啦。”我笑着对王祥云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道宗堂。

    我骑着电动摩托车刚到小区门口,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我掏出电话看了一眼,是王娇打过来了,我想也没想直接摁了挂断键。

    还没等我将电话揣到兜里,王娇又给我打了一遍电话,这一次我没有挂断,而是接起了电话。

    “你有事吗?”我摁了接听键问向王娇。

    “赵哥,想这个时间段,你应该送完外面了,我想请你吃个饭。”王娇在电话那头诚恳的对我邀请道。

    “好吧,我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再去找你。”我对王娇回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回到家中,我拿着铲子带着猪羔子就下了楼,这小家跟我下了楼,就在花坛里大小便。

    我用铲子将猪羔子的屎处理完后,又带着它回到了六楼,给它下了一碗泡面。

    猪羔子在客厅里吃面,我跑到卫生间里冲起了澡,同时心里面想着一会见到王娇,我该跟她说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