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不是喜欢的类型

    更新时间:2018-10-27 16:32:05本章字数:3126字

    刚开始余慧在我身边表现的还很文静,六瓶啤酒下了肚后,她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言行了。说话手舞足蹈,而且还带有脏字,她现在表现出来的样子,特憋像混社会的女盲流子。

    “哥们,有打火机吗?”余慧拿出一根烟吊在嘴里,翘着二郎腿问向我。

    “有。”我从兜里掏出打火机,帮着余慧把嘴里的那根烟点燃。

    余慧在饭桌上,聊的也都是社会磕,聊着她在酒吧里认识的几个哥哥很有势力,有家里是开制药厂的,有家里是开建筑公司的,还有家里是养船的,每次到酒吧都捧她的场,对她特别的好。

    “福鑫,你觉得余慧这个姑娘怎么样?”我在上厕所的时候,张嘉元走进来小声的向我问了一句。

    “姑娘长得倒是漂亮,就是性格太爷们,不太适合我。”我对张嘉元回了一句。

    “我倒是觉得余慧挺适合你的,人家一个月在酒吧卖酒,好的时候两三万,不好的时候也能赚个一万多。”

    “她赚多少钱,跟我也没关系。”

    “她赚的多,起码能在生活上多帮帮你,我觉得你应该考虑考虑。”

    “你家小熙每个月赚的也不少,我没见她在生活上帮过你,倒是你在她身上可没少花钱。”我说的这句话把张嘉元怼的哑口无言。

    “小熙,嘉元,谢谢你们俩的款待,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我对嘉元和小熙说了一句。

    “福鑫哥,现在才九点多,你再坐会吧!”小熙对我挽留道。

    “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你着什么急回去,再多坐一会。”余慧站起身子对我说了一句,就走到我身边把我又拉到了饭桌旁。

    于是我苦闷的坐在饭桌前,听着他们三个人聊天,自己却很少插言。

    “余慧,你看我福鑫哥这个人怎么样?”聊了一会后,小熙指着我问向余慧。

    “他是个老实人,是个居家过日子的好男人,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喜欢的男人必须有闯劲,最重要的是能驾驭得了我这匹小野马。”余慧瞟了我一眼笑着对小熙回了一句。

    小熙和张嘉元听到余慧说的这番话,他们俩一脸尴尬的向我看了过来,而我是一点都没在乎。

    我不是余慧喜欢的类型,同样她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从她的各方面表现,我能看出她不是一个能安分过日子的女人,我也确实驾驭不了她。

    “我说的话,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余慧见我没有说话,以为我是生气了。

    “没有,我没有生气。”我摇着头笑着对余慧回道。

    在张嘉元的家里又待了不到半个小时,我实在是待不下去了,便提出要离开,这一次张嘉元和小熙没有挽留我。我有礼貌的和小熙还有余慧道了声别,就往楼下走去,张嘉元跟在我的身后,一直将我送到了小区大门口。

    “福鑫,本来想给你介绍个对象,让你脱单,没想到却变成这样,真是不好意思。”张嘉元惭愧的对我说道。

    “兄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和余慧不是一路人,就算是在一起,也不会有未来,只会耽误彼此的青春。”我笑着对张嘉元回道,心里也没有责怪他。

    “你能看开就行,小熙那里要是再有好的姑娘,我让她第一时间介绍给你。”张嘉元对我承诺道。

    “谢谢了,我的终身大事,就不劳烦你们俩操心了。”我对张嘉元说完这句话,就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向我租住的小区驶去。

    回去的路上,我在思考着一个问题,以我现在的条件,确实不适合找女朋友。因为找了女朋友,隔三差五的就要约会,吃饭,看电影,买点小礼物啥的,这些加在一起,就是不小的一笔开支,况且还会浪费我赚钱的时间,我连自己都快养不起了,哪有闲钱去找女朋友。

    “好巧呀!”出租车司机打量了我一眼笑着对我打了声招呼。

    “确实是有点巧!”我望了一眼出租车司机微笑的回道。

    我去张嘉元家里吃饭,坐的就是这辆出租车。没想到回来,又坐了他的车。

    “对了,之前我送你经过中心医院附近,看到一场车祸,一个老太太被一辆黑色的捷豹轿车给撞了。”出租车司机谈起了之前的那场车祸。

    “我看到了。”我对出租车司机回了一声。

    “把你送到地方后,我又返回去看了会热闹。中心医院的急救医生对老太太的身子检查了一遍,确定老太太没有了生命迹象,就给老太太的尸体上盖了个一块白布,等交警来处理这起交通事故。等交警来了后,那个死去的老太太,突然把身上盖的白布掀下来,从地上爬了起来,结果没走几步就又倒在地上,再也没有爬起来过。”出租车司机讲到这里时,我的后背是直冒凉风,身上的鸡皮疙瘩也是起了一层。

    “尸体从地上爬起来,还走了两步,这也太扯淡了吧,你不是在吓唬我吧?”我有些不相信出租车司机说的话。

    “我真没吓唬你,当时在场看热闹的人可不少,大家看到老太太的尸体从地上爬起来,全都吓跑了。”出租车司机一脸激动的继续说道,此时我心里面相信了他说的话。

    “在没坐你出租车之前,我还接触过那老太太。我骑着电动摩托车回家,那个老太太躺在路上......。”我将老太太碰瓷的过程对出租车司机讲述一遍。

    “该,活该,这样的人就该死。”出租车司机听了我的讲述,他咬牙切齿的对我回了一声。

    说起碰瓷的那些人,他们在这个社会中那就是过街老鼠。

    回去的路上经过中心医院的肇事现场,肇事车辆不见了,老太太尸体也没有了,我能看到的只是一地的鲜血,红的,白的,黑的。看着肇事现场,回想着之前出租车司机的讲述,我心里面还有些瘆得慌。

    掏出钥匙打开门,我看到猪羔子就睡在门口处。猪羔子听到有动静,它立马从地上站起来,冲着我发出“哼哼”的声音。

    以前回来,看到家里面空荡荡的,就我一个人,心里面还有些寂寞。这两天回家,猪羔子都会在第一时间内跑过来迎接我,这让我觉得不像之前那么寂寞了,此刻我把它当成是自己的精神依靠。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伴,我该给你起个什么名字呢?”我蹲下身子摸着猪羔子的脑袋嘟囔了一句。

    我想了能有半个小时,给这只小猪羔子起了一个特别流行的名字“佩奇”。

    跟佩奇在客厅里玩了一会后,我回到卧室的床上躺下来就睡着了,佩奇靠在我的床边也跟着睡着了。

    这段时间,我一直都没睡个好觉,只有这一晚我睡的很踏实,没有被人打扰,也没有做噩梦,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半才醒。

    我醒来时,佩奇早已经醒了,它的精神状态很充足,一会在客厅里跑一圈,一会在卧室里跑一圈。

    我起床先是给佩奇弄了点吃的,然后又带着它到楼下溜一圈。

    “小赵,听别人说你养个猪当宠物,我还不相信,今天亲眼看到,我挺诧异的,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心里是咋想的?”走到四楼,遇到从家里出来的吴大爷,吴大爷指着我后头跟的猪羔子问向我。

    “吴大爷,我养的这头猪,可比狗聪明多了,至于你问我是咋想的,我就是把它当一个依靠的伴。”我对吴大爷笑道。

    “把我孙女介绍给你当媳妇,你不要,你养个猪当伴,你小子还真是个奇葩。”吴大爷对我埋怨了一句,就继续往楼下走去。

    将佩奇送到家里,我穿上送外卖的黄袍,带上手机,头盔,还有门钥匙就往楼下泡去。

    我把电动摩托车从车棚里推出来后,我停下身子向我租住的六楼阳台望去,我看到佩奇站在六楼阳台的玻璃窗户处,正在盯着我看,我望着它不由的笑了起来。

    今天送外卖经过中心医院附近的肇事现场,虽然现场被清扫干净了,但还能看到路面上有血渍。看到血渍,我就会想到那个碰瓷的老太太。

    昨天晚上我忘记给电动摩托车充电,今天送外卖到中午十二点,电动摩托车就没有电了,恰巧我还在中心医院附近,于是我推着电动摩托车就来到了道宗堂。

    “大叔,我的电动摩托车没电了,能不能在你这里充点电!”我走进道宗堂厚着脸皮问向王祥云。

    此时王祥云坐在办公桌前,右手摁着鼠标,玩着电脑游戏

    “可以,你自己顺个电线出去冲吧!”王祥云随口的对我回了一声。

    “谢谢大叔。”我对王祥云谢了一声,就从道宗堂顺出去一个插排,给电动摩托车冲上了电。

    给电动摩托车充上电后,我返回到道宗堂坐在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不客气就喝了起来。

    “大叔,你这茶还真是好喝。”我对王祥云说了一句,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我这茶叶是极品的西湖龙井,一万块钱一斤,能不好喝吗!”王祥云随口对我回了一句。

    我将第二杯茶刚倒入嘴中,听到王祥云说出这茶叶一万块钱一斤,“噗”的一下,我忍不住的将刚喝进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