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嘴硬

    更新时间:2018-10-28 16:46:47本章字数:3165字

    “你今年二十三岁了,也老大不小了,有没有交个男朋友?”王祥云好奇的问向方蓉。

    “还没有交男朋友,也不想叫男朋友!”方蓉回王祥云的这句话,羞的是小脸通红。

    “那小子性格憨厚老实,做事也比较执着,我觉得他比较适合你,要不王师伯在中间给你们俩搭个线,你们俩试着相处一下。”王祥云指着熟睡中的我对方蓉打趣了一句。

    此时的我睡的像头猪,他们俩聊了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

    “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只剩他一个男人,我都不会跟他在一起。”方蓉对王祥云说这番话的时候,情绪还有些小激动。

    “丫头,你可别嘴硬,如果说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只剩这小子一个男人,那么全世界的女人都会抢着要他,到时候你喜欢人家,人家未必会喜欢你。”

    “王师伯,你这以后说话是越来越没正行了,我不理你了。”方蓉憋着嘴生气的对王祥云回了一嘴,就返回到了正道堂。

    “真是一个可爱的丫头,哈哈哈......。”方蓉离开后,王祥云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

    我一直睡到下午五点多,才被王祥云叫醒。

    “你小子打算在我这里睡到什么时候,不去送外卖了吗?”我睁开眼睛,王祥云笑嘻嘻的向我问了过来。

    听了王祥云的话,我从兜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是下午五点多,我没想到自己这一觉能睡到现在。

    “我得去送外卖了,送两个小时的外卖,我再来你这里。”我从沙发上站起来对王祥云说了一嘴,就向道宗堂外面跑了出去。

    下午四点到七点是客户下单最多的时间段,作为一个外卖骑手能不能赚到钱要看自己是不是一个勤快的人,相对张嘉元比起来,我是挺懒惰的。

    “你怎么又回来了?”王祥云看到我跑出去又跑回来,他向我问了一句。

    “我东西忘记拿了?”我对王祥云回了一句,随手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摩托车头盔,还有那本《道德经》。

    “大叔我走了,七点后过来。”我笑着对王祥云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道宗堂。

    “这小子还挺乐观的。”王祥云站在道宗堂门口,望着我骑着电动摩托车离开,他笑着念叨了一句。

    从道宗堂离开后,我便开始接单,送了两个小时的单,赚了四十八块钱,加上王祥云给我的那二百块钱,我今天共赚了三百多,此时我的心情是非常愉悦的。

    我认为人活一世,只围着两样东西转,一是围着亲人转,二是围着这钱转。我除了有一个坑儿子好吃懒惰的爹,再就没有什么亲人了,所以我要努力的去赚钱,只要有了钱才会得到我想要的一切。在这个社会,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在接单送外卖的时候,我心里面一直担心着佩奇,担心它有没有饿肚子,担心它有没有在家里乱拉乱尿。

    “先回家给佩奇弄点吃的,再带它出去拉屎尿尿,然后去道宗堂找大叔。”我对自己说了一句,就骑着电动摩托车向我租住的小区返了回去。

    我掏出钥匙刚打开房子门,佩奇快速从屋子里冲出来,就向一楼跑去。我怕佩奇会跑丢,紧跟在它的身后也跑下了楼。然而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佩奇跑到花坛中拉完屎,尿完尿,就向我的身边跑了过来。

    “走吧,回去给你弄点吃的,一会我还要出门。”我对佩奇说了一句,就带着它上了楼。

    给佩奇弄好吃的东西,我跟它道了声别,就离开了家向道宗堂赶去。

    “你小子给我站住。”我推开道宗堂的门刚走进去,王道长瞪着两个眼珠子从太师椅上站起来指着我说了一句。

    “大叔,怎么了?”我疑惑的问向王祥云。

    “你的后面跟了个脏东西。”王祥云对我说完这句话,拿起毛笔沾了一下朱砂,在黄符纸上画了一道符咒,向我的身边走了过来,并将符咒贴在了道宗堂的玻璃门上。

    “什么脏东西,我怎么看不见。”我转过身透过玻璃门向外看了一眼,什么都没看到。我觉得是王祥云一惊一乍的在吓唬我。

    “你看不到,是因为你的天眼没有打开。”王祥云说到这里,他从兜里掏出一小瓶浑浊的液体递给了我,这个小玻璃瓶子比眼药水的瓶子略小一些。

    “这是啥玩意?”我从王祥云手里接过那个装着浑浊液体的小玻璃瓶问向王祥云。

    “老黄牛的最后一滴眼泪,把这个东西滴入到眼睛里,能看到平常人所看不到的东西。”王祥云指着我手中的浑浊液体笑着对我解释道。

    “老黄牛的最后一滴眼泪,这玩意滴入到眼睛里,会不会弄瞎眼睛?”我质疑的问向王祥云。

    “你放心,只是有点辣眼睛,但绝不会弄瞎眼睛。”王祥云说完这话,就坐在沙发上给自己泡了一壶茶悠闲的喝了起来。

    我抱着好奇的心态,拧开小玻璃瓶的瓶盖,在两个眼睛上各滴了一小滴牛眼泪。

    “这也太辣眼睛了吧!”我使劲的揉着眼睛对王祥云说道,此刻我被牛眼泪辣的都睁不开眼睛了。

    “忍忍吧,一会就没事了。”王祥云随口对我说道。

    过了能有五分钟,我的眼睛不是那么辣了,当我睁开眼睛时,我看到道宗堂的门外站着一个满脸是血的老太太。这老太太瞪着两眼睛,露出一脸愤怒的表情在盯着我看。

    “王八蛋,小犊子,王八蛋,小犊子......。”老太太望着我嘴里面一直在重复的念叨这六个字。

    当我仔细的看清老太太的面容,以及身上穿着的衣服时,我吓的转过身就向王祥云的身边跑了过去。站在门口的老太太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晚上被车撞死的那个碰瓷的老太太。

    “她,她,她是人,还,还,还是鬼?”我咽了一口吐沫,指着站在道宗堂门口的老太太问向王祥云,其实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让王祥云亲口告诉我。

    “其实你知道他是人是鬼,何必要来问我。鬼魂一般不会随意的缠着人,你小子一定是惹到了她,所以她会跟着你。”王祥云望着站在门口的鬼老太太对我说道。

    “哎呀,我怎么会这么倒霉。”我一屁股坐在王祥云的身边,双手捂着脸苦闷的说了一句。

    “你小子是怎么惹到她的?”王祥云很感兴趣的问向我。

    “昨天我从你这里离开,看到这个老太太倒在地上寻求路人帮助......。”我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跟王祥云讲述了一番。

    “要是按你这么说的话,昨天晚上你若不多管闲事,任由老太太和那个年轻姑娘纠缠在一起,她或许就不会被车撞死。她变成鬼,认为责任都在你的身上,所以会缠着你。”王祥云对我分析着。

    “大叔,这件事还是需要你来帮忙。”

    “行,这次你是付现金,还是继续记账。”

    “还是记账吧!”

    “那行,之前你欠我七千八,这次我就收你一千二,给你凑个整,正好九千。”王祥云在我面前把旧账和新账算了一遍。

    “可以。”我点着头对王祥云答应道。

    “干活喽。”王祥云对自己说了一声,就站起身子向门口走去。

    王祥云揭掉玻璃门上的符咒后,那个鬼老太太的身子穿透玻璃门就向道宗堂里飘了进来。

    看到鬼老太太的身子飘进来,我吓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就跑到了王祥云办公桌后面的神龛旁。

    “王八蛋,小犊子......”鬼老太太无视王祥云,她一边骂着我一边向我的身边靠近。

    最终鬼老太太走到王祥云的办公桌旁,停下了脚步不敢再继续前行,此时她望着神龛里的那三尊神像露出一脸惊恐的表情,并开始向后退着。

    “大叔,你别看热闹了,赶紧把她收了吧!”我害怕的对正在看热闹的王祥云喊了一声。

    王祥云听到我的喊话,他不急不慢的从玻璃展柜里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黄布袋,随后王祥云把之前贴在玻璃门上的符咒对着鬼老太太的后背就甩了过去。

    符咒从王祥云的手中飞出去,贴在了鬼老太太的后背上,鬼老太太的魂魄之躯瞬间化为了一团黑雾。

    王祥云扯开那个巴掌大小的黄布袋,对着鬼老太太化为的那团黑雾就念起了咒语,巴掌大小的黄布袋像吸尘器似的把那团黑雾气吸了进去。

    “搞定!”王祥云把黄布袋放在办公桌上,拍了拍手对我笑道。

    “大叔,我有个问题实在是搞不明白,为什么之前我能看到鬼魂存在,今天就看不到了,非要开什么天眼才能看到?”我不解的问向王祥云。

    “无论是人,还是鬼,身上都带有磁场。相对比较起来,鬼身上带有的磁场要比人身上带有的磁场能强一些。你之前能看到鬼魂的存在,是因为鬼魂身上的磁场影响你大脑磁场,让你看到他们的存在。如果鬼不用身上的磁场影响你的大脑,你自然就看不到它。刚刚那个鬼老太太没想让你看到她的存在,所以她没有用身体中的磁场影响你大脑磁场。你只有通过别的途径才能看到她的存在,刚刚你往眼睛里滴牛眼泪就是一种开天眼见鬼的途径。”王祥云对我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