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背诵《道德经》

    更新时间:2018-10-29 14:56:40本章字数:3127字

    “原来是这样!”我喃喃的念叨了一句。

    “对了,我还有件事忘记告诉你了,滴牛眼泪开天眼的时效在十二个小时左右,也就是说你在这十二个小时中,能看到常人所看不见的东西。”

    “你的意思是说,在这十二个小时中,我能看到游荡在马路上的那些孤魂野鬼。”

    “没错,是这样的。”王祥云点着头对我回道。

    “那我该怎么办?”我惊恐的问向王祥云。

    “你要是在路上看见鬼了,就当作是什么都没看见,其实鬼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只要你不去主动的招惹他们,他们便不会缠着你。你若非要惹他们,那就等着倒霉吧。被鬼缠身,发现及时还有救,如果发现不及时的话,最终的结果,身体的阳气耗尽,只会死路一条。”

    听到王祥云说的这番话,我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

    “对了大叔,你这里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暂时也没什么需要你做的,有需要你做的,我会喊你,你先坐着玩电话吧。”王祥云指着沙发对我说了一句,就去玩棋牌游戏了。

    从道宗堂走出去,我将放在电动摩托车上的那本《道德经》拿起来又返回到道宗堂,坐在沙发上翻看了起来。

    “呵。”王祥云看到我坐在沙发看《道德经》,他不由的笑了一声。

    “名可名,非常名,道可道,非常道......。”我看一眼《道德经》,就背一句,背来背去,我就背会了前面的十二个字,后面的内容就背不出来了。

    “想要赚钱,就得全部背会!”我望着手中的《道德经》,苦闷的对自己说了一句。

    “王师伯,我师父他回来了。”方蓉鬼鬼祟祟的走进来,很小声的对王祥云说了一句。

    “既然你师父都回来了,你还敢往我这里跑,你不怕你师父骂你呀!”王祥云抬起头望向方蓉笑着回了一句。

    “我师父在二楼洗澡,他不知道我来你这里。”方蓉说完这话,就将一个黑色的方便袋放到了办公桌上。

    “你给我的这是什么好东西呀?”

    “我师父这次出差回来给我带了不少特产,我挑出来一半孝敬你老人家。”

    “你师父要是知道你把他买给你的东西挑出一半孝敬我,你师父能气死!”王祥云对方蓉笑道。

    “那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师父,好了,我得回去了。”方蓉对王祥云说完这话就要离开。

    当方蓉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她还不忘记甩给我一个大白眼。

    “姑娘长得倒是很漂亮,总是甩白眼这毛病不太好。”看到方蓉离开道宗堂,我才敢说这句话。

    “大叔,你和方蓉的师父是啥关系?你们之间都结下什么仇了?”我放下手里的那本《道德经》,凑到王祥云的身边好奇的问了过去。

    “方蓉的师父叫杨义鹏,是我的同门师弟。我们之间,也没结下什么仇,就是年轻的时候闹了点小误会,到现在这个误会都没有化解开。”

    “什么误会?”我刨根问底的继续问向王祥云。

    “我师弟年轻的时候,交往了一个女孩,但那个女孩的父母就是不答应自己的女儿找一个穷道士,便百般阻拦。后来女孩的父母找到了我师父,给我师父下跪,让我师父管好自己的徒弟,不让杨义鹏去缠着那女孩。当时我师父就答应了女孩的父母,不让我师弟去缠着人家。有一天,我师弟悄悄的告诉我,他和那个女孩约定好要私奔,并让我好好的照顾我师父。得知这个消息后,我心里面开始纠结,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我师父。最终我还是没忍住,把他要和那个女孩私奔的事,告诉给了师父。师父得知这个消息后,就把我师弟关了起来,不让我师弟去见那个女孩。那个女孩见我师弟没有去找她私奔,她一气之下就离开了这个城市,再也没有回来过,从那以后,我和我师弟之间就结下了梁子。”王祥云说到这里,面露惭愧之色。

    “大叔,你这个人也太不地道了吧,居然棒打鸳鸯,而且还坑你的师弟,换成我是你师弟的话,我也会恨你。”

    “小赵,你知不知道三弊五缺的命理。”

    “五弊三缺的命理?我从来就没有听过。”

    “所谓五弊,不外乎“鳏、寡、孤、独、残。”。三缺说白了就是“钱,命,权”这三缺。这个世界运行有他自己的法则,窥探天机改变事物运行规则的要遭到上天惩罚。老而无妻曰鳏,老而无夫曰寡,老而无子曰独,幼而无父曰孤,残也就是残疾。钱,命,权,我不用解释你也知道是什么意思,金钱,寿命,权利。我和我师弟五弊犯的是鳏,独,三缺犯的是权,也就是说我们俩这辈子注定没老婆,没儿子,也当不了官。当时我师弟要是选择跟那个女孩私奔的话,我师弟的命理能克死那个女孩,所以我不得不当这个坏人,把他们要私奔的消息告诉给我师父。”王祥云对我说这话的时候,眼泪在眼圈里打着转。

    “换做我是你的话,我会把这件事跟你师弟解释清楚,你师弟肯定会原谅你的,毕竟你当时也是为了他好,为了那个女孩好。”

    “我也想把这件事跟我师弟解释清楚,可是我师父嘱咐过我,不让我跟我师弟解释这事,我也不知道我师父这是什么用意,我认为他老人家不让我说,那肯定是有他的用意。”王祥云笑着对我说完这话,就将方蓉给他的那个方便袋打开。

    “全都是麻辣食品,我胃不好吃不了辣的,这些都给你了。”王祥云随手就把方蓉给他的那一袋子吃的东西扔到了我的面前。

    “人家给你的东西,你给我,这样不太合适吧!”

    “她给了我,那就是我的,我想给谁,就给谁。”

    “那谢谢大叔。”

    “好了,我困了,你回去吧!”王祥云抻着个拦腰对我说了一嘴。

    “嗯,那我回去了。”我对王祥云回了一声,拿着《道德经》还有拿包零食就走出了道宗堂。

    “大叔这个人还真是不错。”走出道宗堂,我摇了摇笑着嘟囔了一声。

    骑着电动摩托车向家返回去的路上,我在心里面默默的背诵着《道德经》,没太注意前面的路。

    当一辆打着远光灯的轿车从我的身边擦肩而过时,我的眼睛被晃的什么都看不见了。就在我心里面咒骂着那个打着远光灯的司机缺德时,突然有一个魂不守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我的前方一米远的地方,我想要击刹车已经来不及了。

    我大喊了一声“我擦”,车子便向前面的那个中年男子的身上撞了过去。我的车速在四十迈左右,这个速度完全可以将一个人撞飞出去,然而结果却出乎我的意料。我眼睁睁的看到我骑电动摩托车,从那个人的身上穿行过去,并没有将他撞飞出去。

    我踩住刹车向我身后望去时,那个魂不守舍的人毫发无损走到了右侧的路边继续行走着。此时我回想起王祥云之前跟我说的那番话“滴牛眼泪开天眼的时效在十二个小时左右,也就是说你在这十二个小时中,能看到常人所看不见的东西”。

    望着那个魂不守舍的人,我紧张的咽了一口吐沫继续骑着电动车摩托车向我租住的小区驶去。

    回到小区,我将电动车推到车棚里充上电,刚要往家走,便看到衣着奇异一高一矮的两个人从小区大门口处走了进来。高个的那个人身高在两米一左右,穿着白色长袍,头顶带着一顶白色的圆筒高帽,帽子上写着一见生财四个黑字,他的脸白的像纸一样,嘴唇是鲜红色,像似抹了口红。个矮的那个人身高在一米六多一些,身穿黑色长袍,头戴一顶黑色的圆筒高帽,帽子上写着一件平安四个白字,它面色发黑,嘴唇发紫,他们俩的手里都拿有一杆白色的哭丧棒。这两个人的打扮,跟小说中的黑白无常有几分相像。

    “站......”我冲着这两个穿着奇异的人刚要对他们喊站住,然而我刚喊一个“站”字,就不敢出声了,因为我清楚的看到那个身穿白色长袍的男子身体穿透小区路灯杆,和那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有说有笑的向前继续走着。

    “难道,他们真是地府的勾魂鬼差黑白无常!”我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两个奇异的男子在心里面默念道。

    穿着白色长袍高个男子的面部表情比较丰富,而那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矮个男子一直是板着脸,而且很少言语。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俩向我居住的那栋楼里走了进去,此时我站在车棚里害怕的不敢回自己的住处了。

    过了不到五分钟,穿着白袍的高个男子先从楼里走了出来,随后那个身穿黑袍的矮个男子也从楼里走了出来,黑袍男子走出来手里还攥着一根铁链,铁链的另一头牵的是李大爷。

    李大爷从楼里走出来,他一脸不舍的停下脚步向二楼望去。

    “别留恋了,你已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了,赶紧跟我们回地府报道吧,阎王还等着审判你呢!”身穿黑色长袍的矮个男子对李大爷说了一句,就拽着李大爷向小区大门口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