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张寡妇怀孕了

    更新时间:2018-10-30 16:17:14本章字数:3332字

    “儿子,自你生下来后,爸就没怎么管过你,这到老了还指望你养着我,我这心里有愧于你呀!”我爸用握着鸡腿的那只手锤着胸口窝对我说了一句,然而在我爸的脸上,根本就看不出他有多难过,有多么的愧疚。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只要你好好的,别给我惹什么乱子就行。”我笑着对我爸说了一句。

    “等咱们家房子拆迁了,分下的楼房,我写你的名字,土地征收了,我再给你买辆车。”我爸对我承诺道。

    听到我爸说的这些,我心里面还挺感动的。

    “只要你好好的就行,你不用想着我。”我笑着对我爸回道。

    “对了,我还有件事要跟你说?”我爸皱起眉头对我说了一句。

    “要是好事,你就跟我说,要是不好事,你就别跟我说了,我现在受不了刺激。”我捂着胸口窝对我爸回道。

    “你,你,你张姨。”

    “什么我张姨?”

    “就是张寡妇,她怀孕了,孩子是我的。”我爸对我说这话的时候,头也不敢抬。

    “爸,你开的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瞪两眼珠子对我爸回道。

    “你爸能拿这事跟你开玩笑吗,你能不能再多给我两千块钱,我明天想带张寡妇去镇医院把孩子做了。”

    “我没钱,这事我管不了,你还是自己想办法吧!”我气愤的回了我爸一句。

    “儿子,你要是不给钱打胎,那我就让张寡妇把这孩子生下来,到时候我就送去给你,反正我是没能力养这个孩子。”我爸很自然的对我说了一句。

    “爸,你怎么耍无赖耍到了我的头上,我可是你亲儿子,没你这么坑人的!”

    “儿子,我也不想坑你,我是真没办法了。”

    “真不知道我自己上辈子做什么孽,这辈子遇到你这么坑的爹。”我对我爸指责了一句,就掏出电话给张嘉元打了过去。

    我微信里的钱,加上支付宝里的钱,再加上银行卡里的钱一共有两千多,我不打算拿自己的钱给我爸,而是要从张嘉元那里借两千给我爸。我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有目的的,我要是把自己的积蓄拿给我爸,我爸肯定认为我这几年没少攒钱,然后想尽一切办法从我这里骗取更多的钱,我换一个方式从张嘉元手里借钱给他,他会认为我手里也没钱,便不会想法从我这里骗钱。

    “福鑫,有什么事吗?”张嘉元接通电话,问向我。

    “嘉元,我最近手头有点紧,你能不能借我两千块钱,我有急用。”

    “行,我是转你支付宝里,还是转你微信里?”张嘉元爽快的对我答应道。

    “你转我微信里就行了。”

    “好的,那我现在就给你转。”

    “嘉元,谢谢你了。”

    “咱们俩是好兄弟,你说谢就太客气了。”张嘉元说完这话,就挂断了电话。

    过了不到五分钟,张嘉元就在微信里转了两千块钱过来。我接受了张嘉元转过来的两千块钱,然后又转给了我爸。

    “谢谢儿子!”我爸接受了我转给他的两千块钱,他高兴的对我道了声谢。

    “爸,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你保重。”我咬牙切齿的对我爸说完这话,就要骑摩托车离开。

    “儿子,你这才回来没一会,着什么急回去呀,再待一会呗。”

    “我不待了,我怕我待时间长了,会死在你这儿。”我对我爸说完这话,就骑着电动摩托车离开了家。

    回去的路上,想到我爸把张寡妇搞怀孕,我都替我爸感到丢人。他这辈子还真是好事不干,尽特么的干缺德事。

    我骑着电动摩托车还没驶入到村口,一辆黑色的丰田轿车将我逼停。

    “哟,这不是赵福鑫吗!”李海军从车里走出来,露出一脸嘲笑的表情跟我打着招呼。

    “海军,你现在混的不错呀,都开上车了。”我回李海军这话的时候,心里面在咒骂着他。

    “还行,这车也不是很贵,就十多万而已。对了,我听你爸说你在市里的大公司上班,公司没给你配个车开吗!”李海军望着我屁股下面坐的电动摩托车冷笑的问道。

    “公司给配了车,但是没有开,海军咱们改天聊吧,我急着回市里上班。”我对李海军道了声别,边骑着电动摩托车向市里方向驶去。

    “呸,赵福鑫,你跟你那个倒霉爹一个样子,啥也不是,就会吹牛逼。”李海军望着远去的我数落了一句,就上了车。

    “李海军,你不就开个破逼车吗,有啥可嘚瑟的。”我在对自己说这话时候,心里面有些妒忌。

    到了市里,我掏出电话又给张嘉元打了过去。

    “嘉元,你在干嘛呢?”

    “我在送外卖呢!”

    “嘉元,我心情不太好,你别送外卖了,来我家陪我聊聊天吧!”

    “行,等我送完这一单,就过去找你,你在家里等着我!”张嘉元说完这话,就把电话挂断了。

    回到家中,佩奇摇头晃屁股的就向我的身边跑了过来,一想到它今天早上舔了我满脸的口水,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滚,滚,滚!”我不耐烦连着对佩奇说了三声滚。

    佩奇看到我不耐烦的让它滚,它失落的低着头哼唧哼唧的走到茶几旁就躺了下来,我向躺在茶几旁的佩奇看过去时,看到它正在流眼泪,我没想到这头猪居然还有感情,这有些不可思议。

    “对不起,刚刚是我的不对,是我说话的语气重了,你别跟我一般见识。”我缓缓的走到佩奇身边,对它道了声歉。

    佩奇没有理会我,而是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砰,砰,砰。”“福鑫开门呀!”下午三点,张嘉元来到我们家,他先是狠狠的砸了三下门,又对我吼了一嗓子。

    “嘉元,这楼里住的几乎都是老头老太太,你那么大声的喊我,容易吓到人家。”我打开门没好气的对张嘉元埋怨了一句。

    “嘿嘿,我怕我喊小声了,你听不见。”张嘉元嬉皮笑脸的对我回了一声。

    “赶紧进来吧!”我对张嘉元招呼了一声,就带着他走进客厅。

    “福鑫,我这辈子没服过别人,你是我第一个服的人。”张嘉元坐在沙发上,指着那头躺在茶几旁的猪羔子笑着对我说道。

    “嘉元,借你的那两千块钱,我会尽快的还给你。”

    “不急,你什么时候有了,什么时候还给我就行。对了,你说你心情不好,跟我说说你为啥心情不好,让我开心开心。”

    “从你那里借的两千块钱,我给我爸了。”

    “卧槽,福鑫你是不是疯了,你爸他就是个无底洞,你给他再多的钱都填不满。”

    “我不给不行呀,他把咱们村的张寡妇搞怀孕了,跟我要两千块钱打胎,我要是不给他这个钱的话,他就让张寡妇把孩子生下来,然后送给我养,我只能给钱!”

    张嘉元听了我的话,“噗嗤”一声,就笑喷了起来。

    “张嘉元,作为兄弟你不安慰我也就算了,你居然还笑话我。”

    “不对呀福鑫,你爸年轻当红袖兵的时候,可没少迫害人家张寡妇,明确的说张寡妇和你爸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上次我回家的时候偶遇张寡妇经过你家门口的时候,她还冲着你们家的大门吐口水。你爸说他把张寡妇搞怀孕了,我怎么就不相信呢,你是不是又被你爸给骗了。”张嘉元收起笑容对我分析道。

    “下午我回到家,亲眼看到张寡妇和我爸光溜溜的躺在炕上并缠在一起,我觉得这次我爸他没有骗我。”

    “我的天呀,这听起来也太特么的扯淡的了。”张嘉元惊讶的对我回了一句。

    “确实太扯淡了,这事,你可别告诉你爸,你爸那张嘴碎的很,要是让你爸知道了,咱们全村人就都知道了,毕竟这不是件光彩的事,我爸和张寡妇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你放心吧,这事我不会告诉我爸的。”张嘉元对我答应了一声,又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

    “兄弟,你就别笑了,我这闹着心呢!”

    “福鑫,你是知道的,你爸那个人特别的不靠谱,若是你爸把两千块钱花了,没有带着张寡妇去打胎,张寡妇把孩子生下来怎么办?”

    听了张嘉元说的这番话,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我的脑海里瞬间出现了一幅画面,我爸抱着一个婴儿送到我们家,然后撒腿就跑。

    “我去,你说的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我现在就给我爸打电话,督促他一声。”我对张嘉元回了一句,就掏出电话给我爸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七八声,我爸才接听电话。

    “儿子,我刚想给你打电话,结果你先电话打过来了。”

    “爸,你可千万不要把我给你的那两千块钱偷花了,你明天一定要带着张寡妇把胎打了。”我慎重的对我爸嘱咐了一句。

    “儿子,你的事说完了吗?你要是说完了的话,我跟你说我的事。”

    “嗯,我的事说完了,你说你的事吧!”

    “你走后,我去张寡妇家,找张寡妇商议打胎的事,张寡妇她不同意打胎。”

    “爸,他是不是想讹你呀!”我在对我爸说这话的时候,我急的从沙发上站起来。

    “人家没讹我,你应该知道张寡妇的情况,她刚结婚没多久,男人就死在矿洞里,这么多年她一直守着寡没嫁人,更是没有属于自己孩子。她跟我说,一个女人这辈子不生个孩子,那就是个失败的女人,所以她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她还跟我说,不需要我承担这个责任,要是村子里人问起孩子的爸爸是谁,她就说自己在外面跑破鞋怀的孩子,不会出卖我。我看她主意已定,也不好再说什么。你爹我这辈子做过不少缺德的事,但这一次我不能再缺德了,我要给张寡妇个名分,我想跟他结婚,共同抚养我们的这个孩子。”我爸在电话那头很认真的对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