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劝说我爸

    更新时间:2018-10-30 16:18:37本章字数:3159字

    听到我爸对我说的这番话,我感觉自己的血压有点高,眼前发黑还冒着金星。

    “爸,你可别闹了好不好,你在家好吃懒做什么活都不干,现在就指望我赚钱养活你,张寡妇在家里就摆弄她那几亩地,卖粮食卖菜赚的钱也刚好够她自己花,要是你让张寡妇把这孩子生下来了,你们俩拿什么养孩子,你们知不知道现在养个孩子费用有多大,我告诉你,这孩子坚决不能要,必须做掉。”我气愤的对我爸回了一句。

    我爸没有回复我,而是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哎呀我擦!”我望着挂断的电话,气的把手机摔在了沙发上,现在我的脑瓜子是嗡嗡的疼。

    “福鑫,你爸把那两千块钱给花了?”张嘉元一脸懵逼的问向我。

    “没有,张寡妇不同意打胎,想把孩子生下来,我爸要跟张寡妇结婚,要给人家个名分,要共同抚养孩子。”我无力的瘫坐在沙发上对张嘉元回道。

    “我了个去的,你爸要和张寡妇结婚,这个新闻可比原子弹爆炸还要劲爆。还别说,我心里挺期待他们俩结婚的,到时候要是请客的话,我一定去随礼”张嘉元对我笑道。

    “嘉元,你小子这是看热闹不怕乱子大,我现在心里烦着呢,你赶紧帮我出出主意,不能让他们俩结婚生孩子。”

    “俗话说的好,“能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这缺德事,我可不干。””张嘉元回我这话的时候,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

    “我爸这辈子,就没省心的时候,他这是想致我于死地。”

    “福鑫,你爸要和张寡妇结婚,我觉得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张寡妇那个人性格虽然挺怪异的,但她过日子是把好手,你爸落张寡妇手里,或许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得了吧,我爸这辈子是狗改不了吃屎,他跟张寡妇结婚,我没意见,但他们俩要孩子这事我是坚决不同意。我爸你知道,这辈子好吃懒惰啥也不干,我爷爷活着的时候赚钱养他,我爷爷死后,又轮到我赚钱养他。张寡妇那人还算是勤快,把家里的地伺候的是明明白白,一年卖粮食卖菜能赚个一万多块钱,这钱也刚刚够她自己零花。现在的孩子可比咱们小时候金贵的很,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要用钱供着,吃喝需要钱,生病需要钱,上学还需要钱,这都是不小的开资。他们俩在一起自己都养不活,怎么去养活孩子。”我对张嘉元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面是乱糟糟的。

    “这孩子要是生下来,你爸肯定会让你掏钱帮他们抚养。”

    “我现在都要吃不饱饭了,我上哪弄钱他们抚养孩子。”

    “这张寡妇要是给你生个妹子还好,长大就嫁人了,她要给你生个弟弟的话,,你这个当哥哥的还要给弟弟攒钱买房子,娶媳妇。”张嘉元望着我忍不住的笑道。

    “咱们村子里人都瞧不起我爸,要是我爸和张寡妇结婚,不仅他们俩会成为全村人笑柄,我也会抬不起头。不行,我得回去一趟,这孩子绝对不能让他们俩要。”我对张嘉元说了一声,随手拿起茶几上的头盔就向外走去。

    “福鑫,你老子那人吃软不吃硬,你回去尽量别跟你老子吵,好好跟他商量这事。”

    “我知道了。对了,我今天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一会这头猪羔子醒了,你帮我给它弄点吃的,然后再带它到楼下溜一圈,让它解决一下大小便。”我对张嘉元嘱咐了一声,就离开了家。

    “我自己都不爱做饭,你让我给一头猪弄吃的。”张嘉元望着躺在茶几旁睡觉的猪羔子嘟囔了一声,就从屋子里走了出去。

    我骑着电动摩托车刚离开小区,张嘉元那小子也骑着他的电动摩托车离开了。

    往家行驶的路上,我心里面想着回家见到我爸,该怎么跟他商议这事。

    当我回到家中,是下午五点半,张寡妇正在我们家厨房里做菜,我爸则是在厨房里陪着张寡妇有说有笑的聊着天。

    张寡妇和我爸看到我又回来了,他们俩露出一副诧异的表情看着我。

    “刚子,饭做好了,我回家了。”张寡妇对我爸说了一句,就要离开。

    “你别走,正好我有话要跟你们俩说。”我拦住了张寡妇,没让她离开。

    “福鑫,你要跟我们说什么?”我爸对我说这话的时候,低着头不敢直视我。

    “你们俩要是在一起结婚,这事我同意。你们俩要孩子这事,我坚决不同意。”我很认真对我爸和张寡妇说了一嘴。

    张寡妇听到我说的话,她红着脸子向我爸看了过去。

    “你为啥不让我们俩要孩子?”我爸皱着眉头问向我。

    “现在要一个孩子的费用有多大你们知道吗,你们俩连养活自己都困难,拿什么去养活孩子!再说了,你们俩好到六十岁的人了,现在要孩子,你们有没有想过等孩子长大了,你们俩也老了,孩子调皮捣乱,你们怎么管教孩子?”我连续向张寡妇和我爸问了两个问题,把他们俩问的是哑口无声。

    “我明天就出去找活干,赚钱养孩子。”我爸憋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

    “爸,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是啥情况,有胳膊有腿的人都难找工作,你这瘸一条腿的人,就算去给工厂给人家打更,人家都不会要你。”

    “张姨,我爸他混了一辈子,年轻的时候没少迫害你,你怎么就心思着跟他在一起了,还要跟他生个孩子,哪怕你随便在马路边拽个男人,都比我爸强百倍。还有,你不知道自己多大岁数了吗,女人到了三十五岁就是高龄产妇了,你都好到六十岁了,属于高龄产妇中的高龄产妇,生孩子对你来说有很大的危险。”我数落完我爸,我又向张寡妇数落了过去。

    “作为一个女人,这辈子若不生个一男半女,那就是一个失败的女人。福鑫,你不用再说什么了,这孩子我决定生下来,就算我死在手术台上,我也不怕。还有这个孩子要是生下来,我不用你爸负这个责任,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会有孩子一口吃的,我自己会把她抚养大。”张寡妇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脸坚决的对我说完这句话,就从我们家离开,向自己家走去。

    “张凤,张凤。”我爸见张寡妇离开,他一瘸一拐的就追了过去。

    一想到我爸和张寡妇之间的事,我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着,一个脑袋更是两个大。

    过了没一会,我爸拉着张寡妇的手,又回来了。

    “福鑫,我和你张姨商量好了。过了今年咱们村就能动迁,咱们家拆迁分的楼房,我会写在你的名下,留给你将来娶媳妇用,我住你张姨家拆迁分的楼房。咱们家和你张姨家一共有十二亩地,一亩地的补偿款是六万,到时候能补偿七十二万。征地钱先用来装修两个房子,剩下的钱我也不给你了,就留着抚养你张姨生下来的孩子。”我很认真对我商议道。

    “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俩要是在一起结婚生了孩子,咱们全村人会取笑你们俩。”

    “我和你张姨之前聊过这事,我们都不在乎,反正咱们村的人平时也没少笑话我们俩,随他们吧,我们走自己的路,让他笑话去吧!”我爸拿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对我回道。

    “爸,你这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呀!”我指着我爸说这话的时候,手在颤抖着。

    “福鑫,饭都好了,咱们俩先吃饭吧,有什么话等吃完饭再说。”张寡妇对我说了一句,就跑到厨房里收拾饭菜。

    “儿子先吃饭!”我爸对我招呼了一声,就拉着我的衣服袖子,把我拽到了厨房里。

    饭桌上除了我下午带回来的花生米,酱猪蹄,烧鸡,还有一盘大葱炒鸡蛋,一盘辣椒炒土豆片。

    “儿子,你要不要陪我喝点酒。”我爸给自己倒了一杯白酒,又向我问了过来。

    “不喝,我一会还要骑电动摩托车回市里工作。”我对我爸说了一句,就端起张寡妇给我盛的一碗白米饭吃了起来。

    张寡妇做的米饭闻着很香,可我吃的是难以下咽,吃了没几口我就不再吃了。

    “福鑫,我做的饭菜不可口吗?”张寡妇见我把饭碗和筷子放在桌子上,她关心的向我询问了过来。

    “你做的饭菜很可口,是我心里发堵,吃不进去。”我摇着头对张寡妇回道。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望着张寡妇,我感觉她是一个特别可怜的女人。

    “张姨,爸,你们俩慢慢吃吧,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市里工作了。”我从凳子上站起来,对我爸和张寡妇说了一句就往外走。

    “儿子,那我和你张姨的事......”我爸站身子向我问道。

    “你们俩的事,你们俩做决定吧,我不管了。”我对我爸摆了摆手,就骑着电动摩托车离开了。

    “刚子,既然福鑫不想咱们俩要这个孩子,那咱们就别要了。”张寡妇看到我离开,她流着眼泪对我爸说了一句。

    “我了解我儿子,他默认了咱们俩要孩子的决定了。”我爸笑着对张寡妇说道。

    “呜呜呜.....”张寡妇听了我爸的话,她咧着个大嘴抱着我爸忍不住的嚎啕大哭起来,将这些年受的委屈也全都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