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请神上香

    更新时间:2018-10-31 18:18:18本章字数:3164字

    想到不久后,自己将会多一个弟弟或者是妹妹,我这心里面就烦的很。

    离开家冷静的思考着这件事,我觉得自己没有权利去剥夺一个女人生孩子的权利。我现在心里面就一想法,他们俩生了孩子后,别给我添麻烦就行。

    回到市里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我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王祥云那里。

    “你小子愁眉苦脸的,是不是遇上难事了?”王祥云看到我皱着眉头走进道宗堂,他站起身子向我问了过来。

    “家里面发生了一点琐事。”我随口对王祥云回道,并不打算把张寡妇要给我爸生孩子的事告诉给王祥云,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王祥云见我不愿意说,他识趣的再没有继续问下去。又坐在凳子上玩起了棋牌游戏。

    “杨道长,你能不能给我算一卦?”我凑到王祥云的面前问了一嘴。

    “你想算什么?”王祥云放下手里的鼠标坐直身子向我问了过来。

    “我想知道我妈,她是死还是活?”

    “这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不重要,但我就是想知道,这是一个纠结我多年的心结。”

    “好,那我就给你算一卦,你把你的名字还有你的出生年月日写给我。”

    “大叔,我以前把我的名字,还有出生年月日写过给你。”

    “我这是人脑子,又不是电脑,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我哪记得。”王祥云指着自己的脑袋回了我一句。

    我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水性笔,在白纸上写上了自己的姓名,还有出生年月日,推到了王祥云的面前。

    “你上二楼洗个手,帮我给三清祖师爷上柱香,我来给你掐算。”王祥云指着神龛里的三尊神像对我嘱咐了一句。

    “好。”我对王祥云答应了一声,就跑到二楼卫生间洗了个手,然后下楼给神像上香。

    我从香筒里抽出三根香用打火机点燃后,刚要插到铜香炉里,王祥云站起身子拽了我一下。

    “请神上香,一定要把香举过头顶,恭敬的对着神像鞠三躬,然后再把香插在香炉里,如果你有什么心愿,可以向三清祖师爷祷告,如果你许的是善愿,三清祖师爷在天有灵会帮你实现心愿,你可别妄想着许一些中彩票的心愿,不会实现的。”王祥云对我说了一句后,他坐在凳子上继续为我掐算。

    听了王祥云的话后,我按照王祥云所说的把三炷香举过头顶,对着神像鞠了三躬,然后把三炷香插在了香炉里,并对着神像许了一个愿望。

    我在心里面给张寡妇默默的许了一个心愿,希望她能平平安安的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

    “小赵,我为你掐算完了,如果你给我的名字,农历生日没有错,你妈应该还健在于世。”王祥云对我说了一句。

    听了王祥云的话,我心里面有些发堵,也有些难受。我宁愿听到王祥云说我妈已经不在人世了,这样我心里面可能不会难受,起码证明她当初不是抛弃我。

    “大叔,你算卦多钱,我微信转给你。”我对王祥云说了一句,就掏出电话要给他转钱。

    “我这个人也不是把钱看的很重,这一卦不收钱。”王祥云对我拜了拜手回道。

    “谢大叔。”我对王祥云谢了一声,就把电话揣进了裤兜里。

    “小赵,我渴了,你去给我泡一壶茶!”王祥云指着茶几上的茶壶对我吩咐了一声。

    “好的。”我对王祥云答应了一声,就坐在沙发上烧水泡茶。

    “大叔,为什么上香,是上三柱,而不是两柱,四柱。”我一边烧水泡茶,一边向王祥云问去。

    “三炷香代表着天地人,无论是祭祀,还是祭祖,还是拜神拜佛,大多数烧的是三炷香,当然也有烧一炷香的,代表着一心一意。上香的时候,心中不能有恶念,一定要有善念,只有这样,你所求之事才会灵验。”王祥云对我解释道。

    泡好一壶茶,我端着茶壶,拿着一个空茶杯就向王祥云的办工桌前走去。

    “大叔,你喝茶。”我倒了一杯茶递给了王祥云

    王祥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后,便皱起了眉头。

    “茶叶放的有点少了,清香味太淡。”王祥云挑剔的对我说了一句。

    “你那茶叶一万块钱一斤,我哪敢多放。”我对王祥云笑道。

    “对了小赵,你有女朋友吗?”王祥云放下手中的空茶杯和我闲聊了起来。

    “我穷的都快要尿血了,谁家姑娘会看上我呀!”我对王祥云回了一句后,又给他倒了一杯茶水。

    “那你觉得我那师侄女方蓉怎么样?”

    “人长的倒是很漂亮,就是脾气不太好,说话不饶人。”

    “现在年轻女孩哪有没脾气的。”

    “你说的也对。”我赞同道。

    “你小子要是看上方蓉的话,我可以在中间给你们俩搭个线。”

    “大叔,虽然我像你能掐会算,但我觉得我们俩这辈子只能做冤家,做不了夫妻,就不劳烦你帮这个忙了。”

    “小赵,这世上的事,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绝对,说不定你们俩这对冤家还能走到一起。”王祥云继续说道。

    听了王祥云的话,我突然想到了昨天晚上做的梦,梦到方蓉穿着白婚纱亲吻我。当我想到醒过来的时候,是那头猪羔子用舌头舔我脸,舔我嘴的画面,我忍不住的发出一声干呕。

    “方蓉有那么不堪吗,让你差点吐了?”王祥云看到我干呕,他不高兴的问向我。

    “不是,不是,我想到别的事情,有点想吐。”我摆着手对王祥云回道。

    “你晚上吃饭了没有?”

    “算是没吃吧!”

    “吃了就是吃了,没吃就是没吃,算是没吃,是什么意思?”

    “今天回我爸家,受了点气,只吃了两三口饭,便吃不下去了。”

    “正好我晚上也没吃饭,走吧,我请你吃烧烤去。”王祥云站起身子对我说了一声,就向外走去。

    王祥云在附近找了一家门面看起来还算是不错的烧烤店,带着我走了进去。

    “王道长,平时都是你一个人来,今天怎么还带了一个人来呀,而且还是个年轻小伙子。”烧烤店里一个打扮花枝招展的中年胖女人摇头晃屁股的走到我们的面前,咧着嘴对王祥云说道。

    这中年胖女人的年纪在四十多岁左右,身高一米六五,长得很富态。

    “唐老板,别说没用的了,赶紧上肉,上酒,我都饿了。”王祥云摸着对胖女人催促了一声,就随便的找了个空位置坐了下来。

    “好咧,我这就安排服务员给你上肉,上酒。”唐老板对王祥云答应了一声,就从我们的身边离开了。

    “对了大叔,昨天晚上我从道宗堂离开回家,在我们的小区里面看到了勾魂鬼差黑白无常,那白无常长得老高了,能有两米一二,脸白的像纸一样,黑无常长得比较矮,也就一米六多一些,脸黑的像电视剧里的那个包公的脸色。”

    “有他们俩在的地方,就有人离世,他们俩应该是去你们小区勾魂了。”王祥云对我回了一句,就催促着服务员上酒。

    “是的,我看到他们俩把住在我们小区的李大爷魂魄勾走了,李大爷那人可好了,我刚搬到那个小区里,他还帮我搬东西,请我吃饭,谁家要是出个大学生,他肯定会去送钱,只可惜好人不长命。”

    “咱们从出生的那天起,能活多大寿命都写在了生死薄上。即使你这辈做出巨大的丰功伟绩,也难逃命运的安排。阎王让他三更死,岂能留他到五更。”王祥叹了一口粗气对我回道。

    王祥云带我来的这家烧烤店,店面不是很大,里面的装修风格跟五六十年代人民公社比较像,墙上贴的是老报纸,服务员们穿的是白衬衫,老式绿军裤,解放鞋。客人们喝酒用的是镶瓷的铁茶缸,茶缸上印有伟人的头像。烧烤店里放的音乐也都是老歌,《英雄赞歌》《我的祖国》《团结都是力量》《国际歌》。这烧烤店的买卖不错,十多张桌子只有一张桌子是空的,其余九张桌子都坐满了人。

    服务员把烤串端上来后,我不客气的拿起一串烤羊腰子就吃了起来。

    “味道不错!”我一边撸着串,一边念叨着。

    “小赵,那两个人看起来有些奇怪。”王祥云喝了一口白酒,用手指着隔壁桌的两个人对我说道。

    听了王祥云的话,我转过头向隔壁桌的那两个人看了过去。那两个人的岁数在三十五六岁左右,一胖一廋,两个人一边喝着酒,一边小声的嘀咕着,他们每说两句话,就向周围看一眼,生怕有人注意到他们俩。

    “啪”,王祥云用筷子狠狠的敲了一下我的脑门。

    “哎呦,大叔你打我干嘛?”我用手摸着脑门不解的问向王祥云。

    “你小子还真是直心眼子,你偷偷的看一个人人能不能别直勾勾瞪着两个眼珠子看,能不能用余光去看。”王祥云很小声的对我埋怨了一句。

    王祥云的话音刚落,隔壁桌的那两个男人站起身子,就向烧烤店收银吧台走了过去。

    烧烤店的女老板给他们俩算完账后,胖男子从兜里掏出钱包,抽出三百块钱递给了女老板。还没等女老板去接胖男子手里的那三百块钱,王祥云从凳子上站起来,一个箭步窜到了那个胖子的面前,伸出右手,抓住了胖男子向女老板递钱的右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