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人心冷漠

    更新时间:2018-11-01 16:37:43本章字数:3059字

    看到吴大爷哭,我这眼泪也在眼圈里打着转,此时我非常理解吴大爷的心情,毕竟人活一世,知己难求。

    不经意间,我突然想到了张嘉元,如果说张嘉元那小子死在我前头,我肯定会哭的很伤心,毕竟我这辈子就他这么一个朋友,这么一个知己。

    “吴大爷,你擦擦眼泪。”我从兜里掏出半包纸巾递给了吴大爷。

    “小赵,谢谢你了。”吴大爷对我说了声谢谢,就把纸巾接过去抽出一张擦着眼泪。

    我本想再安慰吴大爷几句,可是我这个人嘴笨,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于是我跟吴大爷道了声别,就带着佩奇上了楼。

    到了楼上,我给佩奇下了一包方便面,自己简单的洗漱一番,就下了楼。

    “小兄弟,你先别走!”我骑着电动摩托车还没驶入到小区大门口,保安李大哥把我喊住了。

    “李大哥,你找我有事吗?”我停下车子,双腿撑着地疑惑的问向保安李大哥。

    “这两天咱们小区的人向我反应,说花坛里有猪屎,而且味道还不小,这两天的猪屎都是我帮忙处理的,上次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你养猪我不反对,这猪的排泄物,你要处理好,别给大家带来麻烦。”

    “对不起李大哥,我这个人做事稀里糊涂的,有时候晚上回来溜猪,就把这铲猪屎的事,忘的是死死的。”我很抱歉的对保安李大哥回道。

    “还有件事要跟你说,我朋友开了一家塑料厂,让我去当生产经理,今天是我最后一天当保安,明天我就要离开了。”保安李大哥说完这话,他一脸不舍的望着小区四周的楼房。

    “说实在的李大哥,你在这里当个小区保安,实在是屈才了。”我对李大哥夸道。

    “你小子还真是会说话,今天晚上你早点回来,陪我喝点,就当是为我践行了!”

    “好的李大哥。”我笑着对保安李大哥答应了一声,就骑着电动摩托车离开了。

    我骑着电动摩托车刚到市中心,看到一栋十二层高的楼下聚满了人。在大楼五层,我看到了一个年轻女孩坐在窗台上哭泣着,她的情绪看起来极其的不稳定

    “姑娘,这世上就没有解不开的解,你还年轻,可别想不开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伯仰着头大喊了一声。

    “有本事你倒是往下跳呀,跳呀。”

    “对呀,你快跳呀,等你跳完,我们就去上班了!”还有一群看热闹不怕乱子大的人,在一旁瞎起哄。

    “你们还是人吗!”刚刚劝说姑娘的那位六十多岁的老伯气愤的对周围的人喊了一嗓子。

    就在这时,女孩停止哭泣,张开双臂毫不犹豫的就从五楼跳了下来。“噗通”一声,年轻女孩大头朝下重重的摔在了柏油地面上。女孩的死状特别的惨,头盖骨塌下一块,嘴巴,眼睛,耳朵,鼻子,嘴向外流着血,没一会功夫,女孩身上穿的白色连衣裙就被鲜血给染红了。

    “你们呀!这下你们满意了吧!”那个六十岁的老伯看到年轻女孩跳下来,他红着脸指着看热闹瞎起哄的那些人大吼了一声。

    “老头,你也不是凑过来看热闹的吗,你装什么装呀!”

    “就是,就是。”那些看热闹的人反驳了老伯一句,就纷纷散开。

    看到这一幕,我是挺心酸的。我发现当今的一些人不仅很冷漠,心肠还很坏,如果大家不瞎起哄,让女孩情绪稳定下来,女孩未必会选择从楼上跳下来。

    年轻女孩刚跳下来没一会,医院的救护车,消防车一同驶了过来。

    消防官兵们看到躺在地上七窍流血的女孩,他们又开着消防车返了回去。救护车下来一个大夫,走到年轻女孩的身边查看了一下情况后,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就跳到救护车上离开了。

    “真是可惜了。”我望着女孩的尸体嘟囔了一声,就骑着电动摩托车继续向前行驶着。

    在送餐的时候,我时不时的想起那个跳楼自杀的女孩。跳楼自杀在当今社会并不少见,男人跳楼自杀,不是赌球输光所有钱,就是公司倒闭欠了一屁股饥荒。女人跳楼的因素就多得去了,一,和男朋友分手,一时想不开要跳楼。二,学习压力大,工作压力大,也会导致跳楼。三,债务问题,有些虚伪的女孩,看到别人用的苹果最新款手机,没有钱的她们就想法设法的在各种网贷APP上借钱,最后导致越借越多,面对着十几二十二多万的债务,她们选择跳楼。四,精神有问题。

    “大哥,这个道宗堂的王道长,算卦很准,你要是有什么难解决的问题,可以找他。”我将一分快餐送到客户的手里后,又从兜里掏出一张王祥云的名片递了过去。

    “这个我不需要。”客户只是将快餐接过去,没有接名片。

    “大哥,祝你用餐愉快,麻烦你给个好评。”我挤出微笑点头哈腰的对客户说了一声,就骑着电动摩托车继续下一单。

    从早上九点送到下午两点,我休息了一个小时,吃了份凉皮,又开始继续接单。现在我得多赚钱,因为除了要养自己,我还要养我爸以及张寡妇肚子里的孩子,想到这里,我就觉得自己的命实在是太特么的苦了。

    送到下午六点,我买了两个酱猪蹄,一份烤鸡,还有一瓶牛栏山二锅头,就向我租住的小区驶去,李大哥平时挺照顾我的,既然人家明天要走,我不能舔个大脸去白吃白喝,我也得表表心意。

    回到小区,推开保安室的门,我看到吴大爷,田奶奶,乔阿姨,刘大叔等十多号人在保安室里跟李大哥叙旧。

    “小赵,我们大家都在等你,既然你回来了,咱们大家就开饭吧!”吴大爷见我走进来,他对大家招呼了一声。

    大家知道李大哥明天就要离开小区,有人提出要出去请李大哥吃饭,但李大哥不同意,吴大爷提议,每人回家做两道拿手的菜拿到保安室里,一是为李大哥送行,二是大家小聚一下。

    看到大家把自己带来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我将我买的东西也拿出来跟大家一起分享。

    “小赵,咱们俩认识有两个多月了,也没个联系方式,等会你留个电话给我,我换了新工作安稳下来,就给你打电话,到时候你别去送餐了,就跟着我干吧,如果我那里不安稳,我就不给你打电话了。”保安李大哥笑着对我说道。

    “行。”我对李大哥答应了一声,就互相记了一下对方的电话号码。

    “小赵,你也来喝点吧!”吴大爷拿着一个酒杯放在我面前,就要给我倒酒。

    “吴大爷,我不能喝,七点以后我还要出去接单送餐。”我摆着手摇着头对吴大爷回道。

    “哦,那样的话,还是别喝了。”李大爷听到我说七点后要出去接单,就没有勉强我。

    到了六点四十,吃饱喝足后,我跟李大哥还有小区邻居们道了声别,随手拿了两个大家吃剩的馒头,还有一个花卷就向我的住处返了回去。

    佩奇吃完馒头花卷,我又带着它在楼下溜了一圈,等它把屎尿全部解决完,我将它送上楼,然后骑着电动摩托车向道宗堂驶去。

    “大叔,换这么一扇玻璃门多钱呀!”来到道宗堂,我望了一眼换好的玻璃门问向王祥云。

    “不到五百块钱。”王祥云抬起头回了我一句。

    “可真够贵的!”我回头又望了一眼玻璃门念叨着。

    “对了大叔,今天我送餐的时候,看到一个年轻女孩坐在五楼的窗台上要跳楼,当时围观的人不少,有的人劝女孩不要跳楼,有的人还瞎起哄,让女孩赶紧跳,最后那个女孩倒是从五楼跳下来,当场摔死了。”对王祥云说到这,我露出一脸惋惜的表情。

    “你谈谈你心里面是什么想法?”王祥云感兴趣的问向我。

    “我觉得当今社会的一些人,心胸狭窄,太过冷漠,如果他们不瞎起哄,那女孩或许不会跳楼自杀。”我对王祥云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赵福鑫,你说的没错,现在的人心胸狭窄,太过冷漠。有时候对待一件事,你也要把自己融入到其中。人其实想死,很容易,因为自杀的方式有很多种,在我看来死并不是解脱,而是在逃避责任。一个人欠钱了,选择自杀,如果说你死了可以一了百了,那也算是死的其所,然而并不是这样,欠钱的人死了,欠钱的直系亲属还要为他去还这笔债务,他的死可能连累到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儿女。为情自杀的人,我最不同情他们。有些男女,相处几年,一方提出分手,另一方承受不了就选择自杀。她们在自杀的时候,就该想想自己还亏欠父母二十多年的养育之恩,他们死了,谁来赡养即将老去的父母,谁来给自己的父母披麻戴孝。人在遭受打击的时候,不能太过萎靡,有时候咬咬牙挺挺胸也就过去了,俗话说的好,人不死,总有出头之日。”王祥云对我说着他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