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自不量力

    更新时间:2018-11-01 16:38:52本章字数:3135字

    “大叔,你说的还真有道理。”

    “小伙子,生命只有一条,一旦失去,后悔都来不及了,一定要好好的珍惜生命,也要好好的珍惜身边每一个人。”

    “知道了,我暂时是没有自杀的想法。”我对王祥云笑道。

    “你晚上吃没吃饭?”王祥云从凳子上站起来问了我一嘴。

    “来之前吃过了。”

    “既然你吃过了,那我自己出去随便吃点东西,你帮我看着点道宗堂。”王祥云说完这话就从道宗堂离开了。

    王祥云离开后,我跑到二楼洗了一下手,接着又返回到一楼神龛前抽出三根香点燃举过头顶,恭敬的对着神龛里的神像深鞠三躬,然后我将三根香插在了香炉里。

    “三清祖师爷,我的愿望并不过分,请你们保佑我下半年一切顺利,不要再走霉运了。”

    我对三清祖师爷刚许完愿,方蓉推开道宗堂的门就走了进来。

    “你鬼鬼祟祟的在干嘛呢?”方蓉见我从王祥云办公桌后面走出来,她瞪着两个大眼睛向我问了过来。

    “我啥也没干,刚给神像上了香。”我指着香炉里插的三炷香对方蓉回道。

    “我师伯人呢?”

    “他出去吃饭了,刚走没一会。”

    方蓉听了我的话后,她没有离开,而是坐在沙发上翘个二郎腿在盯着我看。

    “我脸上有花吗?你盯着我看什么?”我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问向方蓉。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盯着你看。”方蓉回我这话的语气,带着浓浓的火药味。

    “你盯着我看,是不是怕我偷东西?”

    “你说对了,一看你就不像什么好人,我得盯着你点。”

    “我怎么就不像好人了?”我对方蓉反驳道。

    “你看见有几个正经的男人去超市买卫生巾,你看见有几个正经的男人兜里会揣着女孩穿过的丁字裤。”方蓉说道这里,脸涨得通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不好意思。

    “我说你能不能不老揪着这两件事说。”

    “不能。”方蓉坚决的对我回道。

    “嘴长在你脸上,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我对方蓉说完这话,就坐在了她旁边的沙发上。

    “你离我远点,我嫌你脏!”方蓉见我坐在她身边,她很生气的对我说了一句。

    “你要是嫌我脏,那你就离我远点。”我露出一脸冷笑对方蓉回了一句,我认为对付这样的女人,讲理肯定是没用的,只能厚着脸皮耍无赖。

    “你,你,你。”方蓉指着我的鼻子气的说不出话来。

    “别你,你,你的,我有名字,我叫赵福鑫。”

    “哼”,方蓉哼了一声就站起身子,向办公桌后面的那把太师椅走去。

    方蓉坐在太师椅上,撅着个小嘴,瞪着两个大眼睛,红着脸生气的在盯着我看,现在方蓉所表现出来的样子,就像一个受气包。

    我在沙发上坐了一会感觉有些口渴,于是我不客气的泡了一壶茶,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品着茶。

    “真是一个不要脸的家伙。”方蓉气愤的骂了我一句。

    “不是,你有完没完了,我这喝着茶也没招你惹你,你干嘛骂我?”我放下茶杯,忍无可忍的问向方蓉。

    “这年头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有找吃找喝,就没看见有找骂的。”方蓉伶牙俐齿的对我冷笑道。

    “不稀得的跟你一般见识。”我回了方蓉一声,又继续的品起了茶。

    方蓉见我不理会她,她也没再继续骂我,而是瞪着眼睛一直在盯着我看,如果说眼神能杀死人的话,她的眼神能杀死我一万次。

    “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红脸的关公战长沙,黄脸的典韦,白脸的曹操,黑脸的张飞叫喳喳......。”王祥云迈着四方步唱着京剧乐呵呵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王祥云看到方蓉坐在太师椅子上,他愣了一下。

    “方蓉,你来我这,就不怕你师父骂你吗?”王祥云向方蓉问了一句。

    “我师父出去给人家踩阴穴了,今天晚上不回来,我过来看到他在你这里,就留下来替你看着点他。”方蓉从太师椅上走下来,指着坐在沙发上的我说了一嘴。

    “你替我看着他干嘛?”王祥云回头看了方蓉一眼,不解的问道。

    “他这个人,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东西,我怕他惦记你的东西,顺手牵了羊,就替你看着他。”方蓉说这话的时候,还在盯着我看。

    “你也就是个女人,你要是个男人的话,我肯定揍你。”我在对方蓉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面是十分的火大,被人当成是贼的感觉,实在是太憋屈了。

    “那你就别当我是女人,你当我是个男人,咱们俩现在出去画个圈溜溜。”方蓉说完这话,就向道宗堂外走去。

    “这个女人,太特么的嚣张。”我指着走出去的方蓉对王祥云说了一句,就要跟着出去。

    “小赵,还是算了吧!”王祥云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对我阻止道。

    “大叔,这方蓉就是欠收拾,你放心吧,我点到为止,不会伤害到她。”我甩开王祥云的胳膊就追了出去。

    “这小子,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呀!”王祥云笑着说完这话,也跟着走了出去。

    我从道宗堂走出来,方蓉站在门口处背着双手露出一脸冷笑在盯着我看。

    “我让你两只手,只用两只脚对付你,你先出手吧!”方蓉对我说了一句。

    “你这丫头真是狂妄,我不用你让着我,你尽管放马过来吧!”我对方蓉说这话的时候,面带嘲笑之色。

    方蓉听了我的话,她笑了笑什么都没说,而是向刚从道宗堂走出来的王祥云看了过去。

    “方蓉,出手轻点,别伤到这傻小子。”王祥云对方蓉叮嘱道。

    “王师伯,你放心,我有数。”方蓉对王祥云答应了一声,就对着我招了招手。

    “姑娘,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的字典里,就没有后悔二字。你一个大老爷们,絮絮叨叨的还真是墨迹。”方蓉说完这话,就主动的向我身边走了过来。

    “弄疼你了,你可别哭鼻子。”我撸起袖子又对方蓉说了一句。

    “用不着你担心我,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嘴可真硬!”我对方蓉说完这三个字,伸出双手就向她的右臂抓了过去。

    就在我的双手即将要抓到方蓉右臂时,方蓉快速的向后躲闪了一步,让我抓了个空。

    看到方蓉躲闪开,我又伸出双手向方蓉胸口处的衣服抓了过去了。方蓉看到我的双手向她的胸部袭过去,她气愤的抬起右脚对着我的腹部就狠狠的踹了过来。

    我的手没有方蓉的腿长,还没等我的双手抓到方蓉胸口处的衣服,方蓉一脚就把我踹趴在了地上。

    我卷曲着身子躺在地上,疼的额头青筋暴处,浑身直冒冷汗,眼前还冒着金星,我想要从地上爬起来,结果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你个流氓!”方蓉指着我骂了一句,就向正道堂返了回去。

    “你小子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王祥云笑着对我说了一句,就走过来将我从地上扶了下来。

    我弓着腰,被王祥云扶到了道宗堂的沙发上。

    “我总算是理解了、“黄蜂最毒尾后针,最毒不过妇人心!”这句话了。”我掀开衣服看了一眼红肿的腹部,黑着脸子对王祥云说了一句。

    “方蓉七岁就跟着我师弟学道,练功夫,就算十个你绑在一起,也不是那个丫头的对手,你真是自找苦吃。”王祥云对我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忍不住笑。

    “既然你你知道我不是她的对手,你为啥不拦着我。”我对王祥云埋怨了一句。

    “你小子说这话,有点丧良心了,当时我可拦着你了,告诉你算了吧,是你小子偏要出去收拾人家,还说点到为止,不会伤害到她,可结果......”王祥云到这里,笑的是前仰后合。

    此时此刻,我心里面是十分的憋屈,本来想好好的收拾方蓉一顿,让她以后看见我老实点,结果我被人家一脚给KO了。

    “这是治愈外伤的药膏,你涂在伤处,一天能消肿,三天能彻底的恢复好。”王祥云从办公桌下面的柜子里拿出一个木制的圆盒递给了我。

    我拧开木盒的盖子,看到里面装的是红色的药膏,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麝香味。我用手沾了一下红色的药膏,就在腹部红肿的皮肤上涂抹了起来。

    “丝。”在涂抹药膏的时候,我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对了,我给你的那本《道德经》,你背的怎么样了?”王祥云向我问道。

    “背的挺好。”我随口对王祥云回了一句。

    “那你背一遍我听听。”

    “名可名,非常名,道可道,非常道。”背到这里,我停顿了下来。

    “别停,接着往下背呀!。”

    “我就会背这十二个字,下面的内容不会了。”

    “你只会背十二个字,就告诉我背的挺好,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要脸。”王祥云对我数落了一句。

    “我上学的时候,最不喜欢背文言文,你给我的那本《道德经》里的内容全都是文言文,我根本就背不下来。我觉得《道德经》是一本催眠的好书,在失眠的时候看一下,不出十分钟,准睡着。”

    “唉!”王祥云听了我说的话,他叹了一口粗气,再什么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