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我爸来了

    更新时间:2018-11-03 15:25:11本章字数:3207字

    “好的,一定会给你好评的。”小姑娘点着头对我答应道。

    接下来送单的两个客户,一个是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另一个是二十七八岁的女子,他们俩看到我骑着破二八自行车送外卖,一个个惊得是目瞪口呆。那个二十七八岁的女子接过外卖后,还跟我的以及二八自行车合了个影,才离开。

    我认为自己骑个自行车送外卖,并不算是一件奇怪的,为什么大家都那么好奇。

    送完这三单外卖,我没有再继续接单,而是骑着自行车返回到道宗堂。我将自行车靠在墙边停好,锁上车子就向道宗堂走了进去。

    “大叔,你的车钥匙。”我将车钥匙放在办公桌上对王祥云说了一句。

    王祥云看了我一眼,没有回我的话,而是站起身子迈着大步就向外面走去。王祥云走到外面看了一眼停放在墙边的二八自行车,发现自行车毫发无损,他这才放心的返回到道宗堂。

    “大叔,我去修车了,”我对王祥云打了声招呼,就推着电动摩托车离开了。

    我推着电动摩托车在修理摩托车铺子补胎的时候,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给我打电话的是张嘉元。

    “福鑫,你现在怎么落魄到骑破自行车送外卖的地步了,你电动摩托车被偷了吗?”我接通电话,张嘉元在电话那头关心的向我询问道。

    “我电动摩托车前轱辘扎了,我着急送单,就跟别人借了一辆自行车。对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事的?”我疑惑的问向张嘉元。

    “有人把你骑自行车送外卖的视频发到了网上,我无意中点开看到是你,就给你打了个电话。”

    “你把那个视频发给我看看。”

    “行,我发到你的微信里。”张嘉元回了我一句,就把电话挂断了。

    张嘉元挂断我的电话后,就给我的微信发了一个视频的链接网址。我打开微信看了一眼链接网址的标语是《贫穷的外卖小哥骑着一辆破自行车送外卖》,视频内容正是那个买麻辣鸭脖小姑娘录的。视频点赞的人数超过了一万,留言的也有很多。有人的留言说外卖小哥辛苦了,有人的留言说这是在拍段子,还有人留言说我这是博取同情心,反正说什么的都有。

    车子补好胎,给了人家的钱后,我刚要掏出电话准备接单,我爸给我打来了电话。

    “爸,只要你不跟我要钱,一切都好谈。”我划开电话,先对我爸说了一句。

    “儿子,我给你打电话,不是跟你要钱。你张姨让我到市里给你送点苞米,还有小白菜,我现在刚下车,在客运站,你过来接我一下。”我爸在电话那头对我说了一句。

    “好吧,你在客运站等着我,我现在就过去接你。”我对我爸答应了一声,就骑着电动摩托车向市客运站驶去。

    到了客运站大门口,我看到我爸蹲在地上正在抽烟,在他的身边放着一个蓝色的编织袋,编织袋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里面都装了些什么。

    “爸,我来接你了。”我将电动车停到我爸身边,对他喊了一声。

    “好!”我爸站起身子对我回了一声后,他将手中的半截烟掐灭揣到了上衣兜里,然后把编织袋提起来放在了摩托车的脚踏板上。

    等我爸在后车座上坐稳,我才骑着电动摩托车向我租住的小区驶去。

    自从我搬到市里住,我爸这还是第一次来找我。

    “我和你张姨今天早上去民政局登记结婚了!”我爸对我说了一句。

    “我真就是不明白了,你年轻的时候没少迫害人家张寡妇,她怎们就选择跟你在一起了,而且你这个人还懒的要命,什么都不干,她是不是嫌自己活腻歪了。”

    “咱们村,就我这么一个老光棍,她想选别人,也没得选呀!”我爸咧着个嘴对我笑道。

    “既然你们俩登记结婚了,我也不想再说什么了,张寡妇这辈子命苦,你好好的对待她,别再像年轻的时候那样欺负她了。”

    “我知道。”我爸点着头对我答应一声。

    回到小区,我把电动摩托车推到车棚里冲上电,提着编织袋带着我爸就向我租住的六楼走去。

    我爸走路一瘸一拐的,上楼也不太方便,他每走两层就会停下来休息一下,然后再继续往上爬。

    我掏出钥匙打开门,佩奇蹦蹦跳跳的就向我的身边迎了过来。

    “这小猪羔子长得还挺肥呀!”我爸来到我家,看到佩奇,他蹲下身子就要用手去抓佩奇,佩奇吓的转身就向卧室里跑了进去。

    “爸,你随便坐!”我指着客厅沙发对我爸说了一声,就把编织袋拿到了厨房里。

    我打开编织袋看了一眼,里面装着新鲜的苞米,芸豆,小白菜,辣椒,黄瓜等等,这些都是张寡妇自己种。其实我们家也有菜地,爷爷活着的时候会种点菜,爷爷死后菜地就荒了。

    “儿子,你租这房子多钱一个月?”我爸挨个屋打量了一眼后,向我问道。

    “房东照顾我,才收我三百块钱一个月。”我对我爸回了一声,就倒了一杯凉白开递给了他。

    “哪都挺好,就是楼层太高,爬楼有点累,要是一二层就好了。”我爸接过我手中的凉白开喝了一口对我回道。

    “我天天都要爬个两三趟,时间长了,也没觉得怎么累。”我坐在沙发上随口对我爸回了一声。

    “爸,现在都下午四点半了, 你今天就别回去了,留在我这里住一晚上,明天早上再回去吧!”我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对我爸说了一句。

    “我也是这个打算,明天早上回去。”我爸点着头对我回道。

    “行,你在这里待着,我出去买点菜回来。”我对我爸嘱咐了一声,就离开了家,到小区附近的农贸市场买菜。

    我买了一条黄花鱼,一斤半牛肉,二斤排骨,还有一只烧鸡回家,这四样东西花了我将近一百二十块钱。

    “嘉元,我爸过来了,我买了点菜一会回家做,你今天晚上带着小熙来我家吃饭吧!”我打通张嘉元的电话,对他说了一句。

    “行,我送完这两单,就过去。”张嘉元对我答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爬到六楼,还没等我掏出钥匙把门打开,就听到屋子里面传来佩奇“哦咦,哦咦”的嘶叫声。我掏出钥匙把门打开时,看到我爸撸着袖子一瘸一拐的在屋子里追赶佩奇,佩奇吓的是到处乱窜。

    “爸,你这是在干嘛呢?”看到我爸追赶佩奇,我无奈的问了他一句。

    佩奇看到我回来,它快速的向我身边跑了过来,并躲在我的身后,吓得浑身发抖,嘴里面还是发出“哦咦,哦咦”的叫声。

    “我跟它闹着玩的。”我爸用手抹了一下头上的汗水,嬉笑的指着佩奇对我笑道。

    “爸,它胆子小,你别吓它。”我指着佩奇对我爸没好气的说了一声。

    “别害怕了,他只是跟闹着玩的。”我蹲下身子摸着佩奇的头安抚了两句,就把佩奇带到了卧室,并将门带上。

    “爸,你在客厅沙发上坐着,我到厨房里做饭,一会嘉元可能带着女朋友来吃饭。”我对我爸说了一句,就跑到厨房里做饭。

    我爸不是个安分的人,我在厨房里做饭的时候,他和张寡妇用微信视频通话,然后端着电话让张寡妇参观我的租住的房子。

    “砰,砰,砰,福鑫开门呀!”下午六点半,张嘉元先是用手拍了三下门,然后大声豪气的喊了一嗓子。

    “张嘉元,我上次不是和你说了吗,这楼住的大多数都是老头老太太,你大呼小叫的别把人家吓到。”我没好气的对张嘉元数落了一句。

    “我这人没脑子。”张嘉元嬉皮笑脸对我回了一声,就向屋子里走了进来。

    张嘉元没有空手来,他左手提着一大串香蕉,两串葡萄,左手提着六瓶啤酒。

    “刚叔,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福鑫这里了。”张嘉元将手里的东西放在茶几旁乐呵呵的向我爸问了过去。

    “过来给福鑫送点苞米,蔬菜。”我爸笑着对张嘉元回道。

    “嘉元,怎么就你一个人过来,你女朋友小熙呢?”我端着两盘菜从厨房里走出来问向张嘉元。

    “我给小熙打电话了,她要上班,没时间过来。”张嘉元回了我一声,用手抓了一块炒牛肉塞到自己的嘴里吃了起来。

    “你去卫生间里洗个手。”我皱着眉头对张继元嘱咐了一声。

    我做了六道菜,分别是凉拌黄瓜丝,炒芸豆丝,清蒸黄花鱼,红烧排骨,孜然牛肉,最后是烧鸡。

    张嘉元洗完手后,我们三个人坐在一起吃了起来。

    “嘉元,陪我喝瓶。”我爸打开一瓶啤酒问向张嘉元。

    “刚叔,这城市抓酒驾可比我们镇严厉多了,我是骑着摩托车过来的,不能喝酒,你自己喝吧!”张继元摆着手对我爸笑道。

    “儿子,你要不要来一瓶?”我爸又向我问了过来。

    “吃完饭,我还要出去接单送外卖,不能喝酒。”我摆着手对我爸回了一声。

    我爸见我和张嘉元都不喝,他自己喝了起来。

    “刚叔,我听福鑫说,你要和张寡妇结婚,这是真的吗?”张嘉元吃了一口肉,很八卦的向我爸询问道。

    “我和张寡妇,今天早上在民政局登记结婚了。”我爸毫不掩饰的告诉张嘉元。

    看到张嘉元张着嘴还想问我爸什么,我在桌子下面先是踩了他一脚,然后又瞪了他一眼,张嘉元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再没问我爸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