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婴灵缠身

    更新时间:2018-11-07 15:56:03本章字数:3058字

    到了家,我把一分拉面分给佩奇,另一份自己就着小菜吃了起来。今天下午虽然跟着王祥云吃了饭,但我这肚子还是有那么一点饿。

    佩奇吃东西的速度,那可真不是常人能比的,一小盆拉面没用上一分钟就吃光了,它也不嫌面烫。佩奇吃完拉面后,它像个人似的坐在地上,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吃的那份拉面。

    “那我再分给你一半吧!”我转过头望了佩奇一眼,就将自己的拉面又分给了它一半。

    佩奇将我分给它的一半面条吃光后,它打了一个饱嗝扭着屁股就向卧室里走了进去。

    吃完面后,我跑到卫生间简单的了冲了个澡就回到了卧室,此时佩奇躺在床边打着呼噜已经睡着了。

    我躺在床上拿起电话就给王祥云打了过去,电话那头响了能有七声,王祥云才接电话。

    “我在玩游戏呢,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王祥云在电话里回了我一嘴。

    “大叔,是这么个事,我们小区外面有一家小面馆,老板叫陈俊,人特别的好,从你那里回来后,我到面馆买面......。”我将之前看到陈俊老婆后面背了一个小鬼的事告诉给王祥云。

    “她现在的状况跟你那个女朋友的状况是一样的,被婴灵缠身,这婴灵是人工流产,胎死腹中,或者是出生不久即夭折的婴儿灵魂,因为父母没有帮助为他超度,魂魄无依,无法往生,只能弥留现世,产生无尽的怨气恨意,它们会循着血缘的磁场找到亲人,纠缠作崇,会造成父母兄弟姐妹的伤害,意外,甚至失去生命,造成家庭的不安。婴灵唯一生存的食粮,就是母亲的元气。婴灵将母亲身上的元气吸光后,它的母亲便会失去生命。”听到王祥云讲到这里,我的心咯噔的跳了一下。

    “大叔,他们两口子人特别的不错,我希望你能帮帮他们。”我对王祥云商议道。

    “帮也可以,但是要收费,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收他们两千,你看如何?”王祥云向我反问道。

    “这事我可做不了主,我得去找陈俊哥商议一下这件事。”

    “行,你去商议吧,你商议通了就给我打电话。”王祥云说完这话就把电话挂断了。

    我望了一眼挂断的电话,从床上蹦下来穿上衣服,就向屋子外跑去。跑到三楼半,我差点把刚上楼的吴大爷给撞倒了。

    “对不住吴大爷,差点把你撞倒了!”我很抱歉的对吴大爷说了一声。 

    “我没事,小赵,你这急急忙忙的是要去哪呀?”吴大爷一脸关心的向我询问道。

    “有点急事要去办,我先走了吴大爷。”我回了吴大爷一句后,就快速的往楼下跑去。

    “现在的年轻人,做事总是毛毛愣愣!”吴大爷自言自语的嘟囔了一声,就向四楼爬去。

    我跑到面店门口,正巧看到陈俊哥在锁面馆门,他的媳妇没有在他的身边。

    “陈俊哥,我嫂子呢?”我气喘吁吁的走到陈俊身边问了。

    “你嫂子先回家了,你找她有什么事吗?”陈俊皱着眉头向我问道。

    “既然她不在这里更好,这事咱们俩谈。”

    “难道你看到你嫂子在外面有人了?应该不会吧?”陈俊望着我疑问道。

    “不是,不是,我嫂子要是那样的人,这全世界都没有好女人了。”我连忙摆着手对陈俊回道。

    “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把我给整懵了。”

    “陈俊哥,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鬼魂存在。”在对陈俊说这话的时候,我胆虚的向四周望了一眼。

    “我相信这世界有鬼,但是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鬼。”

    “我说我见过鬼,你信吗?”我一脸认真对陈俊哥说道。

    “那鬼长什么样?”陈俊哥笑着问向我。

    “我该怎么形容呢,有的鬼面色苍白的像纸一样,有的鬼面色青紫,有的鬼眼睛是黑的,有的鬼眼睛是白的,有的鬼凶起来的样子龇牙咧嘴的很恐怕,有的鬼面容平常的跟我们正常人一样没那么恐怕。它们有时候脚踏实地的走路,有时候脚离地面十到二十公分,飘着前行。”我回想了一下那对鬼母子的模样和一举一动对陈俊描述道。

    “小赵,我觉得你是恐怖片看多了,赶紧回家睡觉吧!”陈俊回完我这话,就要离开。

    “陈俊哥,我这次来找你,就是想告诉你,我嫂子她被一个小鬼缠身了。”见陈俊要走,我急忙对他说了一句。

    “你说的这个也太扯淡了吧,她现在的样子,可不像被鬼缠身。”陈俊根本就不相信我说的话。

    “陈俊哥,我跟你讲一下被鬼缠身的四个症状,一浑身无力,二头脑昏沉,三身体会出现高烧状况,四胡言乱语。你回家多关注关注我嫂子,如果我嫂子有以上症状,上医院还查不出生了什么病,那一定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我认识一个道士很厉害,懂得降妖除魔之法,你若有需要,可以来找我,我带你去找他。”我对陈俊说完这话,转过身就向小区走了进去。

    “这小子是不是脑子坏掉了。”陈俊怜惜的望着我说了一句,就骑着电动摩托车向自己的住处驶去。

    我将我知道的全都告诉给陈俊了,至于他相不相信那就是他的事了。

    回到家中,我躺在床上没有摆弄电话,而是随手拿起王祥云给我的《道德经》就看了起来,一想到王祥云赚钱那么容易,我是真想跟着他学点本事,以后靠干这行发财。

    今天晚上看到第六页,我就哈欠连篇,困的是直流眼泪,我坚持着不让自己睡着,继续看着《道德经》。

    翻看到第十页的时候,我实在是坚持不住了。我右手擎着书,两眼一闭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睡的正香时,就听到我们家的门传来“砰,砰,砰”敲门声。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电话看了一眼,是早上五点五十。

    “大清早的就扰人清梦。”我嘟嘟囔囔的从床上爬起来套上衣服,就向客厅走去。

    我揉着惺忪的双眼将门打开时,我看到陈俊哥露出一脸焦急的表情站在门口处望着我。

    “陈俊哥,你是怎么知道我住这里的?”看到是陈俊站在门口,我疑惑的向他问了过去。

    “我在楼下正好看到遛弯的吴大爷,就向他打听了一下你住几号楼,他告诉我你住在这栋楼里,于是我就跑上来找你了。”

    “陈俊哥,找我有什么事吗?”我打了个哈欠问向陈俊。

    “昨天晚上凌晨两点多钟的时候,你嫂子突然乱喊乱叫,我睁开眼睛醒过来向你嫂子看去时,看到她脸红扑扑的,于是我将手放在了她的额头上,是非常的烫手,估计高烧能达到四十多度。于是我就背着她,将她送到了医院。她在医院里打上针,高烧就退了。她高烧退后,我问她感觉怎么样,她跟我说自己身子一点力气都没有,头也是昏沉沉的。她说的这些症状,和你昨天你晚上跟我说的完全一样。早上她打完点滴,我将她送回到家里休息后,就跑过来找你了,我记得你说你认识一个很厉害的道士,只要他能治好你嫂子的病,要多钱都可以了。”陈俊急切的对我说道。

    “陈俊哥,这事我帮你办,你先回面馆等着我,一会我下楼去找你。”我点着头对陈俊答应了一声。

    “谢谢,谢谢。”陈俊伸出双手紧紧的握住我的右手连说了两声谢谢,就下了楼。

    我洗漱一番,把佩奇叫醒后,就带着它下楼拉屎尿尿。刚醒来的佩奇有些迷迷糊糊,它走到五楼半的时候,一脚蹬空,从五楼半滚落到了五楼,头撞在了墙上,发出“呼咚”一声响。

    佩奇从地上爬起来没一会,就晕乎乎的又倒在了地上。

    “卧槽”看到佩奇晕倒在地上,我惊呼一声,快步的向佩奇的身边跑了过去。

    “佩奇,你有没有事。”我将佩奇抱起来摇晃了一下问道。

    佩奇被我摇晃了两下后,它缓缓的睁开眼睛对着我“哼哼”两声,好像在跟我说没事。我抱着佩奇下了楼后,将它轻轻的放在了地上。佩奇站稳身子,甩了两下头就向花坛里跑了进去。

    “小赵,还别说,你养的这个小猪羔子还挺懂事的,不随地大小便,就到花坛里拉尿,最近咱们小区花坛里的小树,花花草草被猪尿,猪粪滋润还挺好。”吴大爷走到我身边指着在花坛里解决大小便的佩奇对我说了一声。

    “我觉得它比狗懂事。”我笑着回了吴大爷一句。

    “但你有没有想过,这玩意长大可能吃了!”吴大爷指着佩奇继续说道。

    “这个我还真没有想过。”我摇着头对吴大爷回道。

    “这玩意再懂事,也是头猪,我劝你还是趁现在它小赶紧把它卖掉吧!”吴大爷拍拍我的肩膀说完这话,就离开了。

    我仔细的想想吴大爷说的话,也确实是那么一个理。我打量一眼佩奇,发现它来我家的这些日子可没少长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