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过去了

    更新时间:2018-11-09 14:57:56本章字数:3135字

    “你先把她你媳妇平放在地上。”王祥云指着陈俊的媳妇说了一句后,他从挎包里拿出毛笔,朱砂,黄符纸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你要有个三长两短的话,让我怎么活呀!”陈俊把他媳妇平放在地上说了一句,就哭了起来。

    王祥云拿起毛笔沾了一下朱砂画好一张符咒后,他用右手食指和中指夹起来符咒,嘴里默念了一句咒语。

    “呼”的一下,王祥云手里的符咒自燃了起来。陈俊看到王祥云手里的符咒自己燃烧起来,他停止哭泣,一脸惊讶的望向王祥云。

    王祥云用燃烧的符咒在陈俊媳妇身上晃了两下,随手又将燃烧成一半的符咒扔在了陈俊媳妇的头顶处。当符咒燃烧成灰烬后,面馆的温度突然上升了,就像开空调打了暖风。此时陈俊媳妇的脸色不是那么苍白,而是有了一丝红润之色,眼窝的青眼圈也变淡了。

    “你媳妇现在昏迷不醒,是体内阴气过重导致的,我已经用符咒帮她将体内一多半的阴气驱散了,这段时间她的身体仍然会有浑身无力,头脑昏沉的症状,你让她什么都不要做,白天尽量多晒晒太阳,阳光能够消除她体内剩下的阴气,会让她早日康复。”王祥云指着陈俊媳妇对陈俊说了一声。

    “王道长,我媳妇什么时候能醒过来?”陈俊对王祥云所讲的那些根本就听不懂,他最关心的是自己媳妇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如果你想让她现在醒过来,我也能做到。”

    “那就麻烦王道长了。”陈俊点着头对王祥云说了一声。

    “好吧!”王祥云点着头对陈俊答应了一声,就蹲下身子伸出右手大拇指在陈俊媳妇鼻子下面的人中穴上使劲的摁了一下。

    陈俊媳妇先是深吸一口气,然后睁开眼睛缓缓的醒了过来。

    陈俊见他媳妇醒过来,他高兴的伸出双手就把他媳妇从地上扶了起来。

    “我怎么躺在地上?”陈俊媳妇右手捂着自己昏沉沉的脑袋,一脸不解的问向陈俊。

    “之前发生的事,你都不记得了吗?”陈俊问向他媳妇,陈俊媳妇对陈俊摇摇头表示不记得。

    “是这样的媳妇,昨天小赵过来......。”陈俊把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他媳妇,陈俊媳妇听了陈俊的话,吓的是大惊失色。

    “你不用害怕,那个小鬼已经被我给捉住了,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王祥云对受到惊吓的陈俊媳妇说了一声,陈俊媳妇听了王祥云的话,她咽了一口吐沫对王祥云点点头,心里面还是有些害怕。

    “王道长,我想知道那个小鬼为什么会缠上我媳妇?”陈俊一脸不解的问向王祥云。

    “那个小鬼,应该是她的孩子。”王祥云指着陈俊媳妇回了陈俊一句。

    “王道长,你说的这句话我听的不太懂,我们俩结婚一年半,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有,怎么会有个鬼孩子。”陈俊对王祥云说这话的时候,有点小火气。

    “缠着你媳妇的鬼孩子,应该是你媳妇以前流过产的孩子。小孩的婴灵投胎到你家,是一种缘分,人工流产,胎死腹中,或者出生不久婴儿夭折,孩子的魂魄会弥留现世,产生怨气恨意,它们循着血缘的磁场会找到自己的亲人,纠缠作祟,照常父母兄弟姐妹的伤害,意外,死亡。婴灵唯一生存的粮食,就是亲生母亲的元气。”王祥云将之前对我说的话又对陈俊解释了一遍。

    “你在没嫁给我之前,流过产?”陈俊眯着眼睛望向他媳妇质问道。

    陈俊媳妇听到陈俊的质问,她的脸“唰”的一下,又变得惨白。

    “陈俊对不起,我二十一岁那年处了个男朋友,为他流过一次产。”陈俊媳妇在对陈俊说这话的时候,眼泪哗哗的往下淌着。

    “为什么,你没有告诉过我这件事。”陈俊冲着自己的媳妇大吼了一声,就把桌子上的一瓶醋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把他媳妇吓得是一激灵。

    “我不告诉你,也是怕你生气。”陈俊媳妇回陈俊这话的时候,也不敢看陈俊一眼。

    “小兄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可能是辉煌的过去,也可能是不堪的过去,你何必去纠缠她的过去,你们要做的就是把眼前的日子过好。”王祥云有点看不过去陈俊的行为,他对陈俊劝说了一句。

    “陈俊哥,我搬到这个小区将近三个月了,每天上下班都会从你们家面馆门口经过,嫂子对你怎么样,我都看在眼里,你心里也都应该清楚。王道长说的没错,你何必去计较嫂子的过去。”我插了一句嘴对陈俊劝说道。

    陈俊听了我和王祥云的话,他看向自己的媳妇露出一脸愧疚之色。

    “对不起。”陈俊对他媳妇说了声对不起,就上前一把紧紧的搂住了自己的媳妇。

    “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我不该瞒着你。”陈俊媳妇伸出双手紧紧的搂着自己老公的腰,哭泣的说道。

    王祥云看到这两口子抱在一起,他对我使了个眼神,我会意的对王祥云点点头,就和他一同走出了面馆。

    “大叔,你驱鬼的钱还没要呢?”走出面馆我对王祥云提醒了一句。

    “现在不是要钱的时候,等明天你过来帮我要吧,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去了。”王祥云对我说了一声,就向那辆二八自行车旁走去。

    “大叔,那你慢点骑,注意安全。”看到王祥云跨在二八自行车上,我对他喊了一声。

    “知道了。”王祥云对我答应了一声,就骑着自行车向道宗堂返了回去。

    回过头看到那两口子还在面馆里拥抱,我笑了笑就推着电动摩托车往我们小区的车棚里走去。

    我将电动摩托车刚推到车棚里冲上电,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我掏出电话看了一眼,是张嘉元那个家伙打过来的。

    “福鑫,我现在在小熙的酒吧里,你什么时候能过来?”我接通电话还没等说话,张嘉元对我催促了一声。

    “我刚下班,一会回家洗个澡,就过去找你。”我对张嘉元回了一声,就往我租住的单元楼走去。

    “今天晚上来酒吧的美女可不少,你把自己收拾干净点,别遭的埋埋汰汰就过来了,我等着你。”张嘉元说完这话,就把电话挂断了。

    回到家中,我先是到卫生间里冲了个澡,然后换上一身我看起来还算是很精神的衣服,上身是粉色短袖衬衫,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牛仔裤,脚上蹬着一双英伦风格的黑皮鞋,接着我将王玉婷送给我的裤腰带捆在了腰上。

    站在镜子前我打量了自己一番,觉得还可以,就带上钥匙,电话,还有钱包离开了家。

    当我再次经过面馆门口时,面馆已经锁门了,陈俊和他的媳妇应该是回家了。

    小熙所在的酒吧,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名为帝豪酒吧。酒吧有两个区域,一楼是慢摇吧,二楼是KTV,一个小酒馆。

    我打着车来到帝豪酒吧,还不到晚上九点。

    “张嘉元,我在酒吧门口了,你出来接我一下。”我打通张嘉元的电话,对他说了一声。

    “你等着我,我马上出来找你。”张嘉元回了我一句,就把电话挂断了。

    我在帝豪酒吧门口等了不到两分钟,张嘉元风风火火的跑到了我身边。张嘉元今天打扮的很骚气,上身穿着一件带有玫瑰花刺绣的白衬衫,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紧身裤,脚上蹬着一双款式跟我相同的皮鞋。

    “你今天的发型不错。”我指着张嘉元的头型说了一嘴。

    “这是最流行的飞机头,我下午花一百块钱剪的。”张嘉元乐呵的对我说完这话,就拽着我的胳膊,向一楼慢摇吧走去。

    还没等走到慢摇吧门口,我就听到里面传来“咚,咚,咚.....。”DJ音乐声。走进慢摇吧,我看到不少年轻的男男女女们在舞池里摇着头胡乱的跳着舞,在慢摇吧的舞台中央,有一个穿着性感的长腿美女在领舞。慢摇吧的周围还有一些二十七八岁到三十五六岁的精装男子在四处张望着,他们是慢摇吧看场子人员,要是有人敢在慢摇吧闹事,骚扰女客人,他们会毫不客气的把那个人清理出去。

    “福鑫。”小熙看到我,她一脸微笑的对我招了招手,在小熙的身边还坐着余慧,余慧看到我冲我笑了笑,算是打招呼。

    “嗨!”我走到小熙的身边挤出一丝微笑对她回了一声后,又对着坐在她身边的余慧点点头。

    我走到小熙对面的空位置上刚要坐下,余慧指着我喊了一声“不要坐。”。

    “怎么了?”我没敢坐下去,而是站直身子向余慧问了过去。

    “把你的裤腰带解下来,我要看看。”余慧指着我的裤腰带问道,听了余慧的话,我有点不知所措。

    “余慧,你要看福鑫哥的裤腰带,还是福鑫哥的小弟弟呀?”小熙笑着对余慧打趣一句,听到小熙调侃余慧,我涨得是脸通红。

    “我是想看看他的裤腰带,谁要看他的小弟弟。”余慧捂着额头笑着对我们回道。

    听到余慧说要看我的裤腰带,我就把裤腰带解开,抽出来递到了余慧的面前。余慧接过我手里的裤腰带就仔细的打量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