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愿赌服输

    更新时间:2018-11-10 18:19:02本章字数:3236字

    “兄弟,如果我将来发财了,我绝对不会让你这么受苦!”张嘉元望着我远去的背影,他笑着嘟囔了一声。

    “啊嚏”,我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打喷嚏,心里想着肯定是张嘉元那小子在骂我呢。

    看到电动摩托车还剩不到一半的电,我就向道宗堂驶去。

    “大叔,我想给电动摩托车冲个电!”我走进道宗堂,厚着脸皮对王祥云说了一句。

    “你自己顺根电线出去充电吧!”王祥云抬起头看到是我,他随口对我说了一句。

    “好。”我点着头对王祥云答应了一声,就要从道宗堂顺根电线出去。

    我将电线刚顺到门口,只听到“哗”的一声,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我来的时候天有那么一点阴,但看起来不像能下雨的样子。看到外面下的大雨,我只好把插排线又收了回来。

    “希望这场雨不要下的太久,我下午还要赚钱呢!”我站在门口处望着外面的大雨祈祷着。

    “这雨最多也就能下一个半小时。”王祥云听了我的祈祷,他随口对我回了一句。

    接下来,我坐在道宗堂的沙发上摆弄着电话等雨停,下午三点多一些,一辆黑色的丰田汉兰达停靠在道宗堂的门口处,随后从车上下来了一位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和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女子。年轻男子长得很帅气,年轻女子长得微胖,不漂亮,但是模样很可爱。

    这对男女急匆匆的推开道宗堂的门,奔着王祥云的身边就走了过去。年轻男子我见过,今天上午十一点多钟,我还给他送过外卖。

    “王道长,我媳妇怀孕了,你能不能帮我算一下她肚子里面怀得是男孩还是女孩。”男子用手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指着他媳妇的肚子兴奋的问向王祥云。

    “把你们俩的姓名,农历出生年月日写在纸上,我帮你们推算一下。”王祥云将一张黄纸一支水性笔推到了那对年轻夫妻的面前。

    年轻男子拿着笔在黄纸上写上了他们两口子的姓名,还用他们的农历出生年月日。

    王祥云看了一眼两个人的姓名以及出生年月日,他同时伸出左右手用十根手指掐算了起来,王祥云掐算的时候,嘴里面念叨着一些我们听不懂的词语。

    “算完了!”王祥云放下两只手对年轻男子回了一句。

    “能算出是男孩女孩了吗?”年轻男子急切的问向王祥云,坐在沙发上的我不由的向王祥云看了过去,我也好奇这个年轻女子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我有言在先,我给人算卦,向来是实话实说的。”王祥云对年轻男子回道。

    “你放心,不管我老婆肚子里的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能接受。”年轻男子向王祥云承诺道。

    “你老婆她根本就没有怀孕。”王祥云随口对年轻男子回了一句。

    “不可能,早上我用试孕纸验了一下,是两道杠,明明就是怀孕了。”年轻女子听到王祥云说她没怀孕,她气愤的拍了一下办公桌对王祥云吼道。

    “旁边就是中心医院,你们俩若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就去做个检查。”王祥云指着中心医院对他们两口子说了一声。

    “行,我现在就带着我的媳妇去做检查,要是她怀孕的话,就证明你说的话不准,到时候我会回来你这个店给砸了。”年轻男子愤怒的对王祥云说了一声,就拉着她媳妇的胳膊要去医院做检查。

    “如果你媳妇没怀孕呢?”王祥云站起身子对着要离开的年轻男子问道。

    “如果她没怀孕,我给你1000块钱。”年轻男子咬着牙对王祥云回道。

    “小赵,你跟着他们一起去,我怕他们耍赖。”王祥云胸有成竹的对坐在沙发上的我吩咐了一声。

    “好的。”我点着头对王祥云答应了一声,就站起身子跟着这对年轻夫妻向中心医院走去。

    年轻男子给自己的老婆挂了个号,就带着他老婆去了二楼妇产科,我像个跟屁虫紧紧的跟在她们两口子的身后。

    到了妇产科,女医生给年轻男子的老婆开了一个B超检查单,让她做个B超检查一下自己到底有没有怀孕。

    年轻男子屁颠屁颠的跑到楼下交了钱后,又带着她老婆去B超室做检查。过了能有十分钟,年轻男子的老婆失落的拿着B超单从B超室里走了出来,对着她老公摇摇头,就哭了起来。

    “怎么了,真没怀上。”年轻男子上前一步问向他媳妇。

    “没有。”女子对她老公回了一句,就把手中的B超单递了过去。

    “这个王道长还真是厉害。”年轻男子接过他老婆手中的B超单苦笑的嘟囔了一声。

    “老公,咱们真的要给他一千块钱吗?”年轻女子看了我一眼,问向她老公。

    “愿赌服输。”年轻男子对自己的老婆回了一声,就拿着B超单带着他老婆向道宗堂走去。

    我跟在这对年轻夫妻的身后,心里面暗叹着这个王祥云还真是厉害,居然能算出那个女的没有怀孕。

    “王道长,你算的很准,我媳妇确实没怀孕,我愿赌服输。”年轻男子走进道宗堂对王祥云说了一声,就从钱包里掏出一摞百元大钞点出十张放在了办公桌上。

    年轻女子看到自己老公给了王祥云一千块钱,脸上露出一副心疼的表情。

    “等一下。”当年轻男子拽着他老婆的手准备离开时,王祥云喊住了他们俩。

    年轻男子停下身子回过头一脸疑惑的向王祥云看了过去,不知道王祥云要干什么。

    “从你们俩的姓名,还有生辰八字上看,你们命中有一男一女,要孩子这事不能操之过急,一切顺其自然就好。”王祥云笑着对那两口子说了一声。

    “王道长,如果我媳妇真能给我家添个一男一女,我一定会重重的感谢你。”年轻男子一扫心中的阴霾露出一脸微笑对王祥云说了一声,就带着他老婆离开了道宗堂。

    “大叔,你算的真是太准了。”我走到王祥云的身边,竖起大拇指对王祥云夸赞道,同时我对王祥云佩服的真是五体投地。

    “赚了一千,有你一百。”王祥云笑着对我回了一声,就从一千块钱中抽出一百块钱给了我。

    “谢谢,谢谢。”我连着对王祥云说了两声谢谢,就把一百块钱拿起来放在了钱包里。

    早上王祥云给了我二百,这又给了我一百,加上我中午送餐赚的五十块钱,我今天一共赚了三百五十二。此时我心里面打算着今天晚上先把欠张嘉元的两千块钱还上,虽然张嘉元没催着我要这钱,但欠人家的感觉是真不好受。

    外面的雨还真如王祥云说的那样,下了一个半小时就停了,随后天上的乌云散去,出现了太阳。

    “大叔,我要去接单送餐了。”我从沙发上站起来对王祥云说了一嘴。

    “去吧。”王祥云回了我一句,又继续玩起了电脑棋牌游戏。

    从道宗堂走出来,我开始接单送外卖。一般下午四点钟,是没有多少人下单的,晚上五点到六点半是客户下单的高峰期,也是我们外卖骑手最赚钱的时候。

    我骑着电动摩托车送餐到六点,就没再继续接单,因为电动车摩托车所剩的电很少了,只够我骑回租住的小区。

    到了小区,将电动摩托车推到车棚里冲上电后,我掏出手机就给张嘉元的微信转去了两千块钱。

    “嘉元,我在微信上给你转了两千块钱,你收一下。”我打通张嘉元的电话对他说了一嘴。

    “福鑫,我手里的钱够我零花用了,那两千块钱你先拿着用吧,我不急。”

    “我手里的钱够花,那两千块钱你就收着吧,我要是用钱,再跟你借。”

    “那好吧,你要是没有,就跟我要。”

    “行,那就这样了,有事没事常联系。”我回了张嘉元一句,就把电话挂断了。

    天天吃面条,也有点腻歪,我跑到附近的市场买了十个馒头,两包小咸菜就返回到了家中。

    十个馒头,我分给佩奇六个,自己留下四个就着两包小咸菜吃了起来。

    佩奇吃完六个馒头后,我给它倒了一碗水,等它把水喝光,我又带着它下了楼。

    “这头猪是你养的?”佩奇在花坛里拉屎的时候,一个身穿保安服的中年男子背着手走到我面前指着佩奇问了我一句,他应该是这个小区新来的保安,年纪看起来能有四十多岁。

    “没错,是我养的。”我点着头对中年男子回了一声。

    “小区里不能养猪,你赶紧把这头猪送走。”保安黑着脸子指着佩奇对我命令道。

    “小区里可没规定不准饲养宠物,况且我养这头猪又没扰民。”我对保安反驳道。

    “猫狗算宠物,你这猪怎么能算是宠物呢,它最多算是家畜。”

    “它在你眼里是家畜,可在我眼里就是宠物,就是我的小伙伴。”我偏执的对保安说了一声。

    我和保安斗嘴的时候,有不少人向我们俩的身边涌过来。

    “小赵养的这头猪羔子有段时间了,没出现过扰民的情况,你就让他养着吧!”吴大爷走过来为我向新来的保安求着情。

    “对呀,对呀!”周围看热闹的人,一同帮我说话。

    保安一看到大家帮我说话,他没再说什么,而是转过身就向保安室走去,我能看出来他心中有点不痛快。

    “谢谢大家了。”我拱着手对在场的人说了一声谢谢。

    “客气了,客气了。”大家笑着对我回了一声,就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虽然我租住的小区很老,但我庆幸着我的身边住着一群善良朴实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