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不该喝的酒

    更新时间:2018-10-15 13:38:32本章字数:2695字

    “去他妈的股市”阿华心里喃喃的骂着,跌跌不休的已经跌的不成样子了。每天都报着希望等开盘,却总是失望的等着收盘。

    这哪有心思工作,白天总是希望开始,失望结束。晚上,还不放过每一条新闻,同一条感觉有用的信息要看完所有的评论才罢休。

    十几年了,每天都这样过。十几年了,他妈的股市还是这副怂样,领导人也换了,证监会主席也换了几轮。哎,资本主义每几年就会有一轮经济危机,到头来受伤的总是我们。

    “ 骂如果有用的话,中国股市早上万点了。”阿华苦笑的摇了摇头,这倒已经成了一种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份,每天看一下行情,涨了也不会卖,跌了也没钱买了。从998到6124,从6124到1624,别的没学到,强大的内心俺们是有的,哎都扛过来了,不容易呀!

    国庆,应该举国欢庆的日子。可是美帝主义一点面子也不给,好好的涨了十年的股市冷不丁的大跌了近4%,这下好了,全球一片哎嚎遍野,什么港股,什么欧州,亚州股市。唱空的都来了,节前大A已经跌的不成样子了,本指忘着节后能稍微涨一点回来。他妈的又来这么一出,疯了,美帝是不是有意的。

    节日是无心过了。美帝涨了十年他们回调,我们应该不会起哄吧,我们股市已经跌了60%了,应该会有奇迹发生。阿华知道,这也只能想想,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这么多年的经验验证了,人家涨的时候我们走自己的路,人家跌的时候我一定是会国际化的,特别是熊市中。

    开盘下跌5%,收盘下跌了8%,疯了!这哪是股市,这他妈哪里来的价值投资,这就是一台绞肉机,这连赌场都不如呀。骂吧,如果能解恨就痛快的骂吧,骂完有用吗?生活不是还得继续?阿华有点慌了,他也算是老股民了,可以说大风大浪也见过不少。可是这种跌法与走势真的太疯狂了,阿华的承受力快支撑不住了。

    “阿华,今天下午我融资暴仓了,房子也抵押处理了,这么多年的奋斗一切都结束了”一个很好的朋友突然打了个电话给阿华,平时大家也很少联系,如此,阿华心里一惊。在安慰兄弟的同时,也庆幸自己没有做扛扞,可是内心的恐惧却更深了。

    这可是真金白银,这可是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呀。他知道今晚他肯定是睡不着觉了,其实这种日子,他经历过很多次了,可是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让他恐惧,就好像闻到了死亡的味道一样。平时上班,自己是衣着光鲜的白领,坐拥魔都黄浦江边,而到了晚上自己又像是偻蚁,俅缩在自己5个平方的合租房里。他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每日需要这样诚惶诚恐的生活着。

    “这也许就是生活,所谓生活就是不可能都如你所愿。”阿华无奈的笑了笑

    “今晚,我也许真该醉一场;有的时候,酒真的是治伤的良药。醉一场,明天的太阳照常升起,你最好还是那个能享受阳光的人“阿华挺了一下胸,喃喃自言道。

    ---- ----------- --------------------------------------------------------------------------

    ”老板娘,先帮我温一壶黄酒不带甜的,里面帮我切一点姜丝,温酒要用小火,酒的温度不要超过60度,再帮我上几个小菜吧,来一份鱼头,需要双椒的“阿华来到物华路的小绍兴酒楼,这家小酒楼他比较熟悉,比较接地气平时也来过几回。

    可是喝酒他这是第一次。而且决对是第一次打算喝醉的喝酒,买醉只有两可能,一、就是大喜事,喜事大了开心了自然容易喝多二、就是不开心了,心里闷着,就想着借酒消愁。一般买醉第二种情况会多些,借酒消愁也总是容易醉些,因为喝闷酒总是会醉的快些。

    阿华是南方人,但是因为在外面生活习惯的原故。也喜欢一些吃一些比较辣的口味了,可是喝酒的口味倒还是没变,特别是在这种方,一个人喝酒的时候,喜欢弄点黄酒。实际上这种小酒楼,也不适合喝红酒,那样会显得你很另类,同时有些习惯东西是骨子里的,一下子很难改变。

    阿华是个讲究的人,喝酒也喜欢慢慢的酌几口,决不是那种大碗喝酒的汉子。酒家的服务员也不敢殆慢呢,他们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能将黄酒分辨出糖分,还要求小火温酒+姜丝,酒温度不能超过60度的人,要么是个及讲究的人,要么是个穷书生。阿华也知道他们在打量着自己,想想自己也真像孔乙已,这种地方喝酒哪来这么多讲究。旁边桌上的人喝着啤酒都是直接用瓶吹的,自己是不是过了。

    阿华慢慢的喝着酒。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很慢,因为他在品,他喝酒是为醉,可是醉之前,他希望能偿到最好的酒,因为一旦醉,再好的酒也品不出味道了。

    半壶酒下肚,一开始的不自在。现在好很多了,你们喝你们的,我喝我的。你们猜拳划掌,我亦可自饮自乐。阿华解开了领带,除去了外衣,这一刻,他才感觉自己是来喝酒的。不需要太自意别人的眼光,不需要再揣摸别人的想法。现在,他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喝酒”

    “老板娘,再来一壶”阿华舌头也有点大了,声音也不像刚来那么细小了,脸颊也微微泛红了,眼角里有点充血了。

    喝酒喝多了,容易舌头大,呵呵估计自己是不清楚的。阿华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形象,尽量让自己保持着清醒,可是旁边的人都知道他喝的不少。 

    “酒还需要温下吗,跟前面一样?”服务员喃喃的问着

    “行”阿华答到。

    喝酒,是很耗时间的一件事情。特别是像阿华这种喝法,他总是用嘴呡着一点一点眯。酒没有喝进去多少,时间倒浪费不少,现在诺大的酒楼也就只有他一桌了,服务员也都到了差不多的下班的时候了,这时候这么多人服务他一人,气氛又让人感觉有点不自在了。

    也许阿华本来就不是真的来喝酒的,他不过是想让时间流的更快一点而已。可是生命最怕的就是数着秒过,你越希望他过的快点,你感觉他仿佛停滞了一样。

    “ 买单吧”阿华低咕道。最后一壶酒还剩一点,没有完全喝完,阿华意识还很清醒,他只是实在不好意思再喝下去了,因为一帮人围着他一个人他是怎么样也喝不下去了的。他从位置上站起来的时候,脑袋嗡的一下,脚也有点轻浮了,他努力的平衡自己,走出了酒楼。

    时间已经快晚上11点了。初秋,阿华不自觉的拉紧了衣服,刚才挺热的身体被凉风一吹,嗖的一冷。一股热气从胃里冲上来,一下子就吐了出来,还好夜晚旁边的小道上也没有什么人,要不然就丑大了,阿华心里想着。

    实际上绍兴的黄酒,本身酒劲也是挺大的,常言好上口却难脱手,很容易上口,甜甜的,却不知不觉就会喝多,后劲很足,如果不是很熟悉的人。一般3两黄酒就能让人头犯昏了,照这么算,阿华酒量还算不错的了。

    经冷风一吹,这么一吐。

    酒也差不多醒了一半,原来买醉也是一件挺困难的事,阿华想着。

    走吧,回去吧。明天生活不还得继续吗?晃晃走了一段。正好前面有酒酒吧,平时阿华也是每天都经过这里的,只是平时一般也不在在意,因为很少去酒吧的,可是今天。

    “LOCLOC,可可酒吧,走再喝一杯去,不然也对不起自己在这里生活这么多年“阿华喃喃的自言自语道。

    阿华有点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