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门前的那条狗

    更新时间:2018-10-18 16:17:48本章字数:3857字

    甲子镇是一个很普通的小镇,虽然说是南方,却是有着北方的天气,尤其是冬天的时候异常寒冷,零下十几度的严寒,经常让人承受不住那种即将窒息的温度。不过春天的时候却是非常的舒服,带着冬天即将溜走的寒冷,又有一种秋风的感觉,一切都是一种复苏的气息。走在悠扬的道路上,两边的电线杆一排排歪歪扭扭的竖立在土路的两旁。相比起春天,王小树更喜欢夏天。因为夏天更令王小树难忘。

    王小树生在一个极为普通的家庭里,父亲是一个经常外出公务的公司经理,时常不能回家,母亲是一个工厂工,因为生计,被迫背井离乡,跑去城里打工。

    在王小树八岁之前,王小树的妈妈还是带着王小树一起上下班的,等到八岁那年,才送王小树去上学。

    王小树出生的时候就哭了几下,然后就极其的安静,医生还以为王小树夭折了,直对着王小树的父母摇头。

    虽然呆,但是思维却异常的跳跃。总是能跟的上老师的大步伐。但有个“优点”就是喜欢安静。没事就被老师表扬,这个孩子除了成绩一般,其他多好,老实,以后有出息。

    奶奶琴丽娟又是一个非常强势的人,经常因为一些小事跟邻里不和,每次别人欺负王小树的时候,秦丽娟总是拿着锅就跑出来了,一溜烟的功夫,跑的跟短跑运动员一样。

    “我跟你们说,你们这些狗二仔,在欺负我们家小树,我拿着锅去堵你们家的门,敲爆你们这些瓜娃子的狗头”秦丽娟最喜欢说的话,隔三差五就喜欢跑到街上去骂街。

    因为是留守儿童,在偏僻的小农村,医疗条件差,从小的环境从小就跟个自闭儿童一样,小时候话说不全,在七八岁的时候就开始说些胡话,别人都说这个是个王傻子。幼年时没有伙伴,上幼儿园的时候最喜欢就是一个人默默的堆积木,还有玩石头去画方格。一个人倚靠在草堆后面看着天发呆,没事就默默到跑到邻居家蹭电视看,天天脑子里都是会有英雄来拯救他,能让他离开这个不喜欢的地方,离开这个街里邻坊经常小吵小闹的地方,离开这个充满着嘲笑和冷眼的地狱。

    “王傻子,你弟弟呢”赵小牛是王小树的儿时伙伴。圆圆的肚子下都快把最大码的童装都要撑爆了。

    每次一有空赵小牛都来逗王小树,虽然欺负王小树 但是不允许别人来欺负王小树,每次打架都是最凶的一个,打不赢就回去摸铁棍,从没有打输过 赵小牛的父亲赵大牛是一个游荡在村边的混子。一家都没有什么文化,没事停下来的时候打打麻将,最喜欢浪荡在街上抽抽旱烟,母亲之前是一个寡妇,后面改嫁给了赵大牛的父亲。

    “哦“王小树漫不经心的喊了一声,对着空气笑了一笑,对着风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歪,我问你话呢。”王傻子,奇怪的是赵大牛居然没有给王小树一脚。

    平时赵小牛最喜欢去踢王小树的屁股了。说完赵小牛顺势跟王小树一样靠在草堆上。两个人就这样并排的倚靠在草堆上。

    中午的知了声根本停不下来,喧嚣着整个天空,想要顺势而为,对着天空捅出一个大窟窿来。燥热的气息很容易让人昏昏入睡。

    “我问你弟弟去哪里了,唉认真跟你说的,那个大黄嘞?”王小树愣了一愣,这是赵大牛第一次这么认真的跟王小树讲话,之前话都还没讲完就开始拉扯王小树的衣服了。

    “你找大黄干什么?你去我家门口看看,真蠢,你不会自己去找啊。”

    王小树刚出生的时候 大黄也一起出生了,所以赵大牛就一直拿这个问题经常去捉弄王小树。

    每天王小树都很想把话控制在指定字数以内。因为老师说,智者一般很少说话,都在思考。王小树想要成为智者,别人尊重的人,但开启自言自语模式的时候就停不下来,但王小树不那么认为,认为自言自语不算说出来的话,也只能算到作为智者来说思考的一种方式。

    小时候经常跑到邻居家看西游记,看到那个银角大王拿着葫芦说你敢应吗,王小树从此产生了阴影,以为自己也会被电视机里的葫芦吸走。

    “你弟弟可真凶,之前追着我叫,我都跟他那么熟了。”赵小牛生气的说道。

    “你快帮我找一下啊,唉,我求求你了”赵大牛一脸的紧张,肥嘟嘟的脸上多了几道红晕。

    平时也没有见过赵小牛这么紧张过,赵大牛没出息,总想着让他儿子努力学习,不要像自己这样没有文化,忙完田里的活就开始鬼混,每次看到赵小牛逃课的时候,满地跑,去找赵小牛,把赵小牛拽着耳朵拉回来,拿皮鞭抽,赵小牛都习惯了默不作声,从小到大赵小牛的字典里都没有紧张这个词。

    “要我家大黄干什么?”王小树瞬间就开始有了兴趣。

    “我想借你家大黄借几天,就借几天那个不行我回来请你吃糖或者饼干,你看怎么样?”小小年纪的赵小牛笑起来,脸上居然笑出了褶子,表情很是搞笑,两个粗胖粗胖的小手来回搓来搓去。

    王小树二话没说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屁股,二话没说,转身就走。

    王小树反应总是慢半拍,根本想不到理由去拒绝别人,别人说什么事情就去做什么事情。

    头也没回的甩出一句,“好啊。”

    “唉,你慢点啊,等等在这样我就打死你”赵小牛说道。

    “唉,王傻子我给你说,隔壁家林婶家的鸡又被偷了,你知道吗,听说是被黄鼠狼偷的,这年头哪里来的黄鼠狼啊,我看是被那个李二蛋偷得,那个李二蛋经常偷林婶家的鸡蛋,之前还被抓了一次,林婶堵在他家门口骂个不停”。

    “唉,王傻子我跟你说,我还知道那个李二蛋之前好像做过牢,犯过大错,那警察之前满村里找他,给他带上手铐以后,跳河了,别人以为李二蛋怕坐牢,想不开。谁知道他第二天又笑嘻嘻的跑到林婶家去打招呼,你知道他手铐是谁解开的吗?唉你说话啊,你猜啊,我想你肯定猜不到。”

    “唉,王傻子,我跟你说。。。”

    “哦,我知道”,王小树烦透了,内心一万个羊驼飘过,这人怎么那么啰嗦,要不是我打不过他,我就先一脚过去先。叨叨个不停。王小树满脑子都被些奇怪的问题绕进去了,听不进去赵小牛讲什么。

    王小树在想,幼儿园的老师讲课说苹果落下来,砸到了牛顿,然后牛顿就突然开窍了。我躺下草堆上,要是有什么东西落下来砸到我该多好,我也能变成一个智者。

    再分神的时候一头撞了过去,一比王小树大个好几岁的女生,梳的整齐的马尾,看了王小树一眼,尴尬的笑了一笑。

    王小树也很好奇,好像没怎么看到过这个女生过,邻村过来的?不过王庄这么大,不认识也正常。 

    女生笑着说:“小朋友,注意点路”。王小树径直的从那女生旁边走过。头也不回。心想:“这人是个傻子吧,那么远我不看路也就算了,你不看路撞到我还怪我,真的这人有点问题,有点虚伪“。

    赵小牛却突然紧张起来,结结巴巴的说“你好。。我叫。。赵小牛。”

    “哼,流氓加一个傻子 两个都是个神经病。”

    女孩甩完这一句话就走了,气的越走越快,连头也不回。

    “你不是要狗吗?还不过来,你在不过来,我就顺路回家了。”王小树离着老远向着赵小牛招手。

    赵小牛暴躁如雷,跑过去就是对着王小树一脚,直接踢在屁股上,一脚就把王小树踹到了地上,边踹边骂,“智障儿童,你走那么快赶去投胎啊。”

    王小树从地上爬了起来,含着泪,一路跑回家了。

    “哎,我孙子怎么了又?谁又欺负你了?是不是又是那个赵小牛,他们一家都是孬种,不好好工作也就算了 还到处招惹事情”秦丽娟一边说一边跑到厨房把刚洗好的锅端在手上。

    王小树一声不吭,还一直忍着眼泪不让眼泪留下来,一滴滴的滴在地上。

    心想下次再也不去帮忙了,帮忙的都是傻子。

    “秦婶,你家狗咬人了,你快出来看看啊。”门口有人突然大喊了起来。

    “哎呦我乖孙子,等等我在来帮你。”

    王小树,委屈兮兮的坐在破旧的板凳上抽泣。却又对那个女生产生了好奇。

    虽然那女生比王小树大上个几岁,但是燥热声弥漫着空气,击打着王小树的心房,虽然还不明白那种感觉,忘不了的是那刚洗完澡一样肥皂的香气。

    想着想着忘记了身上刚刚那一脚的疼,甚至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要快忘记了。

    门口充斥着怒骂声和嘈杂声,赵小树提了提踩的稀烂的裤脚,顺着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

    “琴婶 早就跟你说了,你家的那狗让你栓你不栓,你看现在咬到人了吧。”

    王小树看到了一堆人堵在门口,有怒骂的,有七嘴八舌起哄的,也有劝架的,更多的是站在那里围观的,好不热闹。

    "哎,那个琴婶啊,早就跟你说你那条狗有问题,见人就吠,你赶快处理掉得了,别再这里祸害邻居。”

    琴丽娟怒骂道:“你们谁看到我们家的狗咬人了?别啥屎盆子都往我们家头上扣,站在这里的那么多人都看到了?就算你们·看到了,我又没看到,凭什么就说是我们家的狗咬的,平时不借你们点东西,你们就这样?你们就是想敲诈,想勒索。”虽然琴丽娟自己都觉得自己在做无畏的争斗,但还是硬着头皮,红着脸怼回去。

    这些邻居瞬间都安静了,那些乱喊的都是凑热闹的,主角家属都还没有来,自己吵什么,皇帝不急太监急。喊了两句瞬间也不喊了,凑热闹的人都往两旁站了站,中心圈瞬间扩大了很多,前面的人都慢慢往后退,开始了七嘴八舌的讨论中了瞬间场面凝固了起来,大家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琴丽娟。

    王小树拉了拉琴丽娟的衣服 “奶奶,我们回去吧。”

    琴丽娟开始跳起来边哭边骂:“&*&……*,你们这些龟孙子,平时没事就。。。”

    远处突然大喊了一声:“孩子没事,都回去吧,散了吧散了吧。"

    “没事?别就这么算了啊,你看看这人,刚刚多嚣张,刚刚还在骂你。"七嘴八舌声音更大了。大家都愤愤不平,感觉自己被狗咬了一样。

    诊所老板李兴华皱了皱眉:“我说没事了,你们还想怎么样?要不要都去我那里给你们看看,开点药?“看热闹的一群人觉得没趣,全部悻悻的走了,大家都在默默地背后讨论着,渐渐地谣言却开始散播开来了。

    琴丽娟脸瞬间红了起来,一直红到了耳根:“那个大哥,我这不是有意的,有点激动,你看。。”

    李兴华朝着琴丽娟笑了笑:"没事没事,孩子没多大事,那个注意好那狗就好了,大家都是邻居。"

    王小树默不作声的站在琴丽娟旁边,心里念叨的:”我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这个欺负我们家的地方,还有这群刁民们。“

    在甲子镇里,这种小事基本上每天都会发生,人们已经习以为常了,每天都是图个乐子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