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静夜

    更新时间:2018-10-20 14:41:46本章字数:2273字

    纷乱的夏天总是来得那么晚,王小树躺在大黄的身体上,王小树家里有一个特别大的院子,要比其他人家的院子大个几倍,因为是乡村,王小树家里直接把全部的地推平用来盖房子,后来因为贫穷就只盖了一圈围墙和一两个小破屋就没有盖了,后来几间要凑出来,就用泥来搭,连厕所都没有个顶,只是用砖头稍微围起来就好了,每次下雨天王小树去厕所都是最疯狂的时刻。要么直接淋着雨什么都不管,要么就去其他地方施肥。

    院子里种满了奇奇怪怪的东西,枣树梨树,花树,石榴,还有各种各样的菜,只要能想到的都种上了,初夏的季节里有些就已经可以开始吃了,比如枣树,王小树无聊就拿砖头或者杆子对着天空甩,擦擦就直接开始吃。

    “大黄,你今天为什么咬人去了呢?你平时只是叫个两声也就算了,你平时很乖的呀。”,王小树抚摸着比他还要高几个头的大黄说道。

    大黄是一个远方大表哥送给王小树的礼物,虽然叫大表哥,却比王小树大了三十多岁,差的却是辈分,当王小树出生的时候其他人都带来了贺礼,大表哥王鹏在外地做生意回不来,思来想去就给寄过来一头西伯利亚犬,平时特别凶,但却很有人性。

    大黄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在厨房门口等着,口水直流,之前只要进厨房就会被挨打,渐渐地就老实了,傻狗一样的瞪着饭,两个前脚上下摆动,每当王小树丢骨头给大黄吃的时候,大黄都会摇摇尾巴然后叫上两声,开心的像个小孩子一样。一开始大黄极为挑食,只吃肉不吃菜,一开始还给大黄抓一些鸟来吃,后来觉得太麻烦了,就啥也不管了,每次就给大黄倒些剩菜残羹来吃,一开始每天晚上狂吠,饿了一段时间好了,安静了很多。

    王小树之前教过大黄作揖,但大黄并不想学,每次王小树教大黄东西的时候,大黄就会用那硕大的头去顶王小树。后来王小树也不耐烦了,就啥也不管了,但大黄悟性却很好,精的像一个猴子一样,啥能做,啥不能做,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别人家的狗都是圈起来的,王小树家的狗直接放养起来,每天就乐呵呵的在院子里乱跑,看到陌生人只会猛地叫,却从不咬人。有时自己饿了就跑出去自己找东西吃,晚上关门了就自己翻围墙回来,别人说狗不会爬树,大黄就是个例外,爬起树来比谁都快。上去掏鸟蛋,水里抓鱼,样样都行。

    邻居们都相传这是个邪气的狗,把王小树的魂还有智商都给吸走了,所以王小树才显得那么傻气,王小树的母亲张琼云一开始不信,每次邻居说要驱驱邪气的时候,张琼云都是嗤之以鼻,觉得儿子可能年龄还没有那么大,等长大以后就好了,后来慢慢发现这个傻儿子越来越有问题,在邻居的鼓动下请来了神婆,大黄对着神婆就是一顿乱叫,追着神婆咬,凶的几个人都拉不住,后来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被唠叨的大黄一声不吭,把身体移了移,硕大的尾巴扫了扫草地,委屈的趴在地上吐着舌头,嘴里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像是对真相的审判的反抗。头确很诚实的低了下来。

    “大黄你知道吗,今天我好难受呀,被赵小牛打了一顿。大黄我跟你说,过两天我又要上学去了,你就不要在跟着我去了,你呆在门口就好了,呆在门口等我记得哦,每次跟到学校的话我会被骂的,欺负我的都是些智障儿童,我不理他们就好了,他们无趣了自己都会走的。那些老师好虚伪,每次对着那个光头胖子笑嘻嘻,然后进了教室对着我们冷眼相对,每天不要我们闹事请,不许哭,不许闹,真的很令人讨厌,大黄 你知道吗,我跟你说。。”王小树每天憋了一堆话没人说,一开始跟张琼云讲,张琼云一开始还耐心的给王小树讲大道理,发现讲到后面居然把自己给绕进去了,后来就觉得儿子问题有点严重,王小树慢慢的看出了张琼云的眼神,话越来越少。

    每次看电视上说,精神有问题的都要去医院里面,要治疗,恐怖的电影里的场景充斥着王小树的脑子中,那些精神病人每天要吃药,要打针,像是普罗米修斯里讲的地狱场景一样,王小树心想:“老老实实就好了,这样对大家都好吧。”

    每次张琼云有什么东西都会给王小树准备好,生怕儿子走丢了,上学要吃的饭,甚至都要贴上标签,上下学本来要送的,因为工作越来越忙,没有时间照顾,渐渐地,王小树一个人回家,张琼云看没有什么事情,虽然傻,但智商还是够的,慢慢就放下心来了,不跟小朋友玩,不跟小朋友说话,听话到让人说不出来的舒服,站在那里别人也可能要忽略掉,慢慢的也只有大黄陪着了。

    夜晚却不安静,褪去了白天的燥热,凉爽的风吹得却很让人舒服,一条条天空的银带连在一起,漂洋过海,没有月亮,却闪着银色的光,照满了整个的·天空,洒在了院子里,洒在大黄银色光亮的皮毛上,洒在了王小树稚嫩的脸庞上,别人口中的小土孩,别人经常欺负的小土孩,这时候却显得非常的安静,美的像个小天使。

    蟋蟀声,各种昆虫的声音,叮叮当当的声音,滴滴答答的声音,蟋蟋嘘嘘的声音,弥漫在寂静的空气中,增添了一点亮色,烛火通光,屋里一点亮色。

    “都几点了,赶快进屋里睡觉了,等等还要屋里锁门,你赶快进来吧。”张琼云站在屋门口冲着王小树摆了摆手。

    “哦,我知道了,你先睡吧,我等等再睡。”王小树头也不回的敷衍应和着。

    “那等你记得锁门。”

    “知道了知道了,不用管我了。”

    张琼云从屋里面拿了一个小的毯子盖在了王小树的身上,温柔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儿子,叹了口气,进屋睡觉了。

    王小树自言自语的说,“大黄我们可以一直这样吧,到时候我带着你去其他地方,离开这个鬼地方,离开这个令人厌烦虚伪的地方,到时候一定带走你,带你去城里,带你去生活。“

    院子墙上像贴了护身符,充满着安全感,空旷,逐渐能让人静谧下来,不知不觉一人一狗就这样睡过去了。

    大黄又往王小树的背部蹭了蹭,还是傻傻的吐着舌头。偶尔别人家的狗叫,大黄也会喊个两声,就这样,一人,一狗,一间小屋,一间院子,慢慢进入了王小树的生活中,又随着记忆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