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乞儿

    更新时间:2018-10-19 15:49:44本章字数:2763字

    玉华城是一座美丽的城市,虽然美丽,但是人烟稀少,因为这里的气候实在不适合人居住,那令人难以忍受的炎热使人一年四季都很难感到快活。

    除了炎热玉华城最让人难以忍受的应该就是这里的虫子,炎热的地方总是特别适合虫子的生长。在这里,每年都有旅客受苦于各种各样蚊虫的叮咬,至于本地人虽然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环境,但是也时常受到各种毒虫的关照。

    然而今天的玉华城却极其热闹。现在还是早晨,但是玉华城的街道上已经热闹了起来,大家都发现今天的玉华城多了一些和平是衣着完全不一样的人。这些人身上穿的都不是普通人家穿着的粗布衣服,而是一身素白色的长衣。这些人行走在玉华城的大街小巷,每条街上都能看到这些穿着白色衣衫的身影。

    除此之外,这些人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的手中都拿着一个画像,并且凡是看到一个人,他们都会打开自己手中的画卷,向路人询问是不是见过这样的一个人。那些路人看着画卷上对于自己异常陌生的脸,向着那些素衣人或是摇头,或是摆手,那些人也不多说什么便又问下一个人。

    玉香阁是玉华城最大的酒楼,凡是来到玉华城的客人向当地人询问应该去哪家酒楼,他们得到的回答八个中或许有七个会说玉香阁,因为这里的菜确实是一绝。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已经是吃饭的时间,但是还有一个人他没有吃饭,因为他没有饭吃。

    玉香阁的门口坐着一个身材矮小衣衫褴褛的人,他的脸上、身上满是泥土,瘦小的脸上全是肮脏的污渍,只有一双眼睛还闪烁着光芒。

    这是一个乞丐。不同于其他的乞丐,这个小乞儿连名字都没有,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叫什么,只知道不知道哪一天起,玉华城就多了这样一个小乞丐。据说他一出生就被遗弃了,自幼是被玉华城的一群乞丐抚养长大的。

    然而他乞讨的本事一点都没有学到。别人乞丐总是拿着碗,向路上的那些行人伸出去,请求他们给一些吃的。他不是。他也有碗,但是他的碗只是放在身前的装饰品,来证明他乞丐身份的东西,有人愿意给他吃的,他便吃,没有人给他吃的,他便饿着。老乞丐们曾经因为他不愿意乞讨把他毒打了不知道多少次,然而他仍然没有伸出过他的手,那些老乞丐也就不去管他了,让他自生自灭。

    小乞儿实在饿得不行了,就到城外的溪边喝一些溪水,然后再到树林里摘一些野果子,有时也会去偷一两个馒头,所幸的是至今他还没有在森林里遇到过野兽,也没有在偷馒头的时候被抓住过,不然,恐怕现在也没法在玉香阁门口看到他了。

    相比于其他乞丐,这个小乞儿还有一点与众不同,就是每到中午,他都会来到玉香阁门前坐着,并且不时朝玉香阁里面看过去。

    玉香阁的掌柜生怕小乞儿一直呆在门口影响他的生意,就让小二去把他打发走,然而无论小二怎么撵他,他都不走,甚至打断了骨头,过了一段时间他就又来了,掌柜见他每次都只是在门外看着,从来不进玉香阁一步,也从来没有向玉香阁的客人乞讨过,再加上一些心软的人求情,掌柜也就放过了他,不再让小二去撵他,随他去了,双方倒也相安无事。

    今天的玉香阁客人和往常一样,客人很多,座无虚席,然而却没有往日那么热闹。

    整个玉香阁大部分的桌上都坐着几个白衣人,这些白衣人的脸上都想僵尸一般面无表情,只是默默地吃着饭菜,有时小声地交谈几句。

    华峰也是这些白衣人中的一员。

    此时他正坐在正对着玉香阁大门的位置,和他同桌的还有三个白衣人,两个人是他的师弟,还有一个是他最爱的师妹。

    他的师妹叫玉珏,此时正坐在他的右手边,瓜子脸,柳叶眉,一双眼睛柔情似水,再配上纤细的腰肢和一身素服,简直就是落入凡尘的仙子。

    然而她现在眉头紧蹙,华峰更是因此而感到心烦。

    因为华峰知道,玉珏现在正在担心那个他们现在正在追捕的人,那个获得了师妹青睐却爱上了魔教妖女,更是不惜为她叛逃师门偷取丹药的人——逸尘。

    一整个上午,他们都在搜寻逸尘的踪迹,因为他们得到消息,逸尘已经来到了玉华城。他们除了派出大部分人进城明目张胆地搜索逸尘的下落以外,在四个城门外还另外布置了暗哨,一旦有形似逸尘的人出现,便立刻阻拦他,同时给城中的人报信。

    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没有得到任何和逸尘有关的线索,这对于华峰来说实在不算是什么好消息。看着边上师妹充满关切又充满忧虑的眼神,华峰的心情更加糟糕了,因为他知道师妹现在正在为那个叛徒担心,更加因为到现在为止,师妹都没有正眼看过自己一眼。

    华峰自认为自己的相貌所不至于貌比潘安,但是也相去不远。说实话,这评价实在不算过分,华峰的面容着实算是少有的英俊,剑眉星目,眸子中透露出锋利的气息,鼻梁高挺,薄薄的嘴唇,再配上白皙的皮肤,着实是少有的美男子。

    如果说还有什么缺陷的话,恐怕就是他眉目中常年不散的那股阴郁的气息。曾经有过很多师妹追求过华峰,华峰对她们也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玉珏,自那时起他就对这个师妹充满了兴趣,他自以为凭自己的相貌,玉珏应该是手到擒来,然而这一回他失算了。当他被玉珏拒绝的时候,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挫折,然而越是这样,就愈发激起了他对玉珏的兴趣。

    他经过多方的打听,终于知道玉珏师妹喜欢的是逸尘,这个他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的人。

    是的,如果没有那次宗门内的比试,可能永远没有人知道逸尘的名字。他的面庞不算英俊,或许只能说是普通,然而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高深莫测的武功,和那永远不会消失的微笑。

    那次比试,华峰一直打到了最后,他最后的对手正是逸尘。

    在此之前,华峰看了每一场逸尘的比试,每一场的结果都是逸尘险胜一招,这给了华峰战胜逸尘的自信,因为他自觉可以轻松打败逸尘的那些对手,同样,他也是轻松打败自己的对手的,

    最后的比试,华峰因为一招之差输给了逸尘。

    真正在和逸尘交手之后,华峰才知道逸尘的武功是多么的可怕,自己的每一招似乎都在他的意料之中,逸尘的任务只是在时间差不多的时候,胜他的对手一招。

    就这样,逸尘成了他们这一辈的首席弟子,所有人都向逸尘投去崇敬的目光,除了华峰。

    自从输给逸尘以后,华峰就一直勤练武功,希望有朝一日能将逸尘踩在脚底下,终于,现在被他等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逸尘已经成为整个正阳门的叛徒,如果能由自己将逸尘捉拿回山,想必那些师弟门会以比看逸尘当年更加崇敬的眼神看待自己,而玉珏师妹想必也会对逸尘失望透顶,到时候岂不是手到擒来?

    想到这里,华峰的心情突然就愉悦了起来,他已经想到了到时候遇到逸尘应该怎么将他踩在脚底下,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终于,华峰找到了一个让他实验的对象——他看到了坐在门口一直朝玉香阁里张望的小乞丐。

    在这个小乞丐的身上,华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逸尘,那时候他被废掉了全身的武功,逐出师门,是不是也会像这个小乞丐那样?

    “小兔崽子,别在这影响老子吃饭。”不知怎么的,华峰走向了这个小乞丐,一脚踩死死地踩在了这个小乞丐的脸上,看着这个小乞丐扭曲的脸和那狠狠地盯着他的眼神,华峰心理涌起一股异样地快感,仿佛现在在他脚底下地就是逸尘。

    华峰突然的举动让玉香阁里的其他人吃了一惊,赶紧围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