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逸尘

    更新时间:2018-10-19 15:50:26本章字数:2475字

    小乞丐现在正躺在一条幽静的巷子里,不是他想躺在这里,而是他不得不躺在这里,他已经昏了过去。

    他是被那些正阳门的白衣弟子丢到这里来的。

    ——

    华峰的脚狠狠地踩在小乞丐的脸上,那脚仿佛是重逾千斤一般,无论小乞丐怎么用力,都没法从他的脚底下挣脱开来,只能用目光恶狠狠地看着华峰那看似愤怒,嘴角却隐约带着微笑地令人恶心的脸。

    然而小乞丐越是这样,华峰就越是开心,脚下的力量不由得加得更重,直把小乞丐压得喘不过气来。

    周围的师弟师妹们纷纷劝阻华峰,“师兄别和这种东西一般见识”,“师兄看他不顺眼何必亲自动手,和师弟说一声,师弟把他赶走便是了。”……

    “师兄你就饶了他吧。”终于,玉珏也为这个小乞丐求情,而华峰等的也正是这个时候。他终于收回了他的脚。

    玉珏回到饭桌上,拿了一个鸡腿,用油纸包了又走到小乞丐跟前:“来,这个你给,快走吧,别呆在这儿。”

    小乞丐看了一眼玉珏,又看了看她递过来的油纸包,仍然是恶狠狠地盯着华峰,仿佛要将他的样子永远印刻在脑海中一般。

    华峰看到小乞丐如同恶狼一般的眼神,再加上他还不知好歹,竟然不领玉珏的情,心中不由得无名火起,有时飞起一脚,直踢在小乞丐的胸口,那小乞丐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落在了路中间。

    靠得近的几个白衣弟子赶紧走过去探了探小乞丐的鼻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一是师傅下山之前曾经叮嘱过不可胡乱伤人性命,二则他们本次下山只是为了追捕逸尘,纵使是一名小乞丐也不愿惹是生非,徒增麻烦,也怕败坏了正阳门名门正派的名声。

    “把他给我扔得远远的,别再然我看到他。”华峰说完这句话,便扭头走回了玉香阁,看也不再看一眼,而其他的白衣人见领头的师兄已经回去了,便也陆陆续续走了回去,只有玉珏回头看了一眼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小乞丐,叹了口气,也走了回去。还留下两个白衣人把小乞丐抬到离玉香阁有些距离的巷子里,往地上一扔,向他投过去一个鄙夷的眼神,又拍了拍手,仿佛是觉得脏了自己的手一般,径直走回了玉香阁。

    ——

    小乞丐醒了,但是他还是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两眼无神地看着天空。

    他的肚子很饿,他已经两天没有吃过饭了,他的肚子连叫都不会叫了。然而他还是拒绝了玉珏的好意,在他看来那不是好意,那是羞辱。小乞丐现在恨透了那些白衣人,在他看来,那些白衣人就像是野外的那些郊狼,大虫,他们不是人,就是野兽。小乞丐心想,总有一天他要把这些白衣人踩在脚下。

    然而他知道,他能做的也只是想想,就他现在这个样子,还能再活多少年恐怕还是个问题,更别说要去找那些白衣人报仇了。

    小乞儿时常想,自己的未来究竟是怎么样的,难道就真的当一辈子的乞丐吗?那是绝对不行的,他从来都不愿意当一个乞丐,不愿意去向那些披着人皮的野兽讨要食物,小乞丐认为,从某种方面上来说,他们比野兽更加像野兽。

    玉华城只有一所私塾,每当私塾上课的时候,小乞儿总会在窗边偷看偷学,私塾里的孩子们总是拿石头扔他,嘲笑他,他也只是躲得远远的,当作没听到,反而是以前私塾里的老先生对他是极好的,闲暇时也会教他认字,还时常给他些饭吃,虽然不算丰盛,只能说是勉强能填肚子的程度,但对于小乞丐来说已经是少有的,就这样他也认了不少字,差不多常用的字都认识了。

    然而现在那位老先生已经不在了,私塾换了一位年轻的先生来,这年轻的先生几次把小乞儿从私塾边上赶走后,他便再也没有去过私塾了。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幽静的小巷子里响起了脚步声。这脚步声很轻,如果不是这巷子实在太过安静,恐怕没有人能听出来有这样一个人来了。

    那人穿着一身布衣,长长的头发披在肩膀上,他的脸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特点,没有特点就是最大的特点。他的脸实在是太普通了。然而这张普通的脸上却挂着不不同的笑容,那张笑脸从心底让人感到温暖,丝毫没有作伪的迹象,就像是三月中的阳光一样。更加令人难忘的是无论是什么时候,你都能在这张脸上看到这样的笑容。

    他走到小乞丐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为什么还躺在这里呢?”

    他每拍一次,小乞丐的身体里都会感到有一股热流流了进来,这热流在小乞丐的全身游走一遍,让小乞丐的身体觉得微微的有些痒,却又说不出的舒坦,热流几次流过身体之后,小乞丐原先身体上的酸痛几乎都不复存在了,之前的淤青也消失了,这感觉惊得小乞丐立马从地上跳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陌生的人。

    那人微微一笑,从怀里拿出两个白馒头,又拿出一个油纸包来,递给了小乞丐,隔着油纸包都能闻到里面烧鸡的香味。

    小乞丐看了看面前这个面相普通的人,终于被他脸上的笑容打动了,从他的手中接过馒头和烧鸡,靠在墙边吃了起来。对于两天没有吃过饭的他来说,此时这没有任何味道的白馒头都能从中吃出甜味来,更别说烧鸡了。他三下五除二便将这些东西吃了下去,还显得意犹未尽的样子。

    吃完之后,他感觉自己的精神好了许多,开始仔细打量起了面前这个男人来。普通的面庞,温和的笑容,披散的头发,修长的身材,不知为什么,小乞丐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越看越觉得眼熟,然而却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见过他,自己明明不可能见过眼前的这个人才对。

    突然,他想到了,这个人就那些白衣人正在寻找的那个人,逸尘。

    他本以为逸尘是个比那些白衣人更加穷凶极恶的人,没想到竟然是面前的这个看上去像春风一般柔和的人,一时间竟然愣在了那里。

    “怎么突然这样奇怪地看着我,莫非我脸上有什么奇怪的?”逸尘又笑了笑。

    “你是逸尘?”小乞丐以一种试探的口气向他问道。

    “原来你已经认出我了,但是你不怕我杀你灭口吗?”逸尘稍微有些惊讶,又感到有趣,特意用一种恐吓的语气想要吓吓面前的这个小乞丐。

    听到他的话,小乞丐反而放下了心来;“如果你想杀我灭口,又何必如此麻烦,还给我吃的?”。

    逸尘又笑了,“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你知道我的名字,我却还不知你叫什么名字,这样似乎有些不公平。”

    “我没有名字。”小乞丐平静地说道。

    逸尘点了点头,仿佛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一般:“我要走了,如果在此地呆得太久,恐怕会被那些人发现。你我也算是有缘,如果你有什么困难,可以在晚上到城外五里坡来,最近这几日你应该都可以在那里找到我”

    说罢,逸尘就跳上了边上得屋檐,渐渐消失在了小乞丐的视线里,留下小乞丐一脸崇敬地呆坐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