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湖士寻宝 失阿利护池

    更新时间:2018-10-29 13:48:25本章字数:2724字

    老僧不愠不怒,伸手将两条狗点了几下,两条狗立即活转过来,惶急地跑到主人身边,老僧又将刀扔了过去,口中问道:“小施主可听说过堂色台卢这个名字?”

    “当然听说过,我们靺鞨人原本叫勿吉人,堂色台卢是勿吉人的首领,也是位德高望重著名的大萨满,我们哈拉供的祖先神中就有他的牌位。”长白靺鞨人说到堂色台卢的名字时面目充满崇敬之情。

    “堂色台卢打败了扶余统一了挹娄人的各部落,把我们的祖先改称为勿吉人,这是他的大功劳,他手下有一个军师,也是他的徒弟,你晓得吗?”

    “你是什么人?敢说‘我们’,应该说‘你们’!”

    “小施主还没回答我的问话呢。”

    “告诉你,我阿玛说过,堂色台卢手下有个军师,是我们长白靺鞨人,此人神机妙算,武功超群。” 

    “说他神机妙算,武功超群,未免夸大其辞,他有个名号叫‘漠北第一刀’,小施主可知晓?”

    长白靺鞨人向池畔扫了一眼,那里仍在打斗,已有十几人倒地身亡。他“嘘”了一口气,面露得意之色。“哈哈……‘漠北第一刀’这个名号,在我们部落中都晓得,额娘哄小孩子睡觉时常用这个名号来吓唬小娃娃,不过,关于他的故事,人们知道得不多,大师既然提到这个人的名号,一定能讲一讲他的事了。”

    白山靺鞨人对老僧似乎已稍减敌意,但目光还是咄咄的。

    “阿弥佗佛,老僧对此人了如指掌。堂色台卢统一各部落后,横征暴敛,向外族发动战争,扩大地盘,使勿吉族内部众叛亲离,四分五裂。那军师劝谏无功,愤然出走,流落到中原,先在天台山国清寺削发为僧,后再拜五台山通灵法师足下。前不久他告辞通灵大师,回到了长白山故地,立志要在靺鞨各部落广布佛教,普渡众生。”

    长白靺鞨人听罢 ,掐指算了一阵,把头摇了摇,顿生怒色。“你说我们的‘漠北第一刀’现在又回到长白山了,是吧?”

    老僧点点头,“出家人不打诳语。”

    “哼,一派胡言!当年,我的翁古玛法(曾祖)和‘漠北第一刀’在一起过,难道他能活到现在?那该有多大岁数了,一定是很老很老了,不可能的事。”

    “是啊,很老了,就如同老衲的残年一般了,阿弥佗佛……”

    长白靺鞨人满眼狐疑,上下打量眼前的老僧:脑袋光光的,胡子白白的,眉毛长长的,脸色红红的,目光如激电,身躯如铁塔,黄色僧服,外罩红色袈裟,项戴念珠,背后别着一对似鹿角却比鹿角长得多的不知什么牲畜的角。

    “看大师的年纪也不过八十岁。”

    “小施主,你猜错了,老衲今年一百四十岁了。”

    “敢问大师从何处来,到何处去?”

    “老衲从五台山来,就住在这长白山,差不多快半年了。”

    “长白山一带人荒马乱,又无寺院,到这里做啥?”

    “落叶归根,长白山正是老衲的归宿,每天不过念经,译释经文而已。”

    长白靺鞨人关注的是池边人的打斗,老僧也放眼望去。

    池边仅剩二人在作拼死之搏,数十具尸体横七竖八不忍目睹,池水一片血红。看那拼斗的二人剑来刀往,在江湖上已属一流的高手,只是势均力敌,一时难分轩轾。

    长白靺鞨人对自称“白山中人”的老僧已无戒意,手舞足蹈,口里发出怪叫声,“打得好,看你们谁敢来天池盗宝,这就是下场!”

    “敢问小施主,他们是哪里人,盗什么宝,可否告诉老衲?”

    “这是秘密,不该出家人问的。”长白靺鞨人狠狠瞪了老僧一眼。

    池边的两人各使出了致对手死命而不顾己的招式,结果俩人前胸各插着对手的兵器,静峙良久,最后倒地呜呼。

    长白靺鞨人拾起弓箭,野雉,唤一声猎狗,也不理会老僧,拔腿就走。

    “阿弥佗佛,我‘漠北第一刀’竟被人冷落如此!”

    “你真的是‘漠北第一刀’,怎么能让我相信呢?”

    长白靺鞨人止住脚步,狐疑的目光打量着老僧。

    老僧略一思索,从腰间解下一个饰物,这是一块野猪的獠牙,上面刻着一只鹰,“大勿吉堂色台卢”七字清晰可见。

    “小施主可认识此物,当年大勿吉堂色台卢的将领都有此物。”

    长白靺鞨人一见,面呈讶色,迅急地也从腰间解下一块同样的猪牙牌,仔细地比较了一番。

    “这就奇了,我翁古玛法的这块,怎么跟你的一模一样?”

    “阿弥佗佛,如此说来,小施主的翁古玛法必是堂色台卢手下的将领了。”

    长白靺鞨人不置可否。冷冷地说道:

    “谁知你从哪里捡到的,若让我相信你便是‘漠北第一刀’,须将你的刀法亮给我看看。”说罢将手中刀抛到了地上。

    白山中人碰着如此倔强的人,也便无可奈何了,便拾起刀,闪展腾挪,展开了‘勿吉快刀十二式’。长白靺鞨人看得眼花缭乱,只见一片雪白的刀影在他前后左右翻滚,这种刀法哪里见过,自己虽然跟一个高丽武士学到一手刀法,足可立足长白山,但要跟老僧的刀法比起来,实是小巫见大巫,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看来此人必是“漠北第一刀了”。

    长白靺鞨人自忖无疑,高叫道:

    “大师罢手,请受晚生三拜。”便跪在地上磕起头来。

    “你是真正的巴图鲁,我们靺鞨人的勇士,快起来吧,你该回答老衲刚才的问话了。”

    “噢!是这么回事,近二年江湖上有个传闻,说是长白山天池里有三件至宝,若能得到就可称雄武林,独步天下,这三件宝物是千年人参、火龙珠和麈尾。一年来接连不断地有人到这里探险取宝,葬身池底的有名震中原的‘巫山四剑’、‘百越魔王’、‘契丹双魅’等魔头。刚才打斗的两伙人都来自中原,在池畔徘徊数日,都希望对方先入池取宝,自己好坐收渔利,我用箭射杀了他们一个,目的是挑起双方的争斗,果然中了我的计。”长白靺鞨人讲到此,十分惬意。

    “这叫‘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小施主一箭射出,中箭的一方怎会认为是对方射的呢?除非你用他们的箭才能成功。”

    “大师说得对,昨天他们为了找吃的,都曾射杀过猎物,我拾到一方射空的箭,用它射另一方的人。结果不用我出手,他们就残杀了断了。”

    “小施主真够聪明,这天池若果真有宝,就任他们取好了,你何必拦阻呢?”

    长白靺鞨人听老僧如此说,暴跳如雷,“我可不会象你们出家人好发慈悲,这天池在长白部落的领域内,就不许外人到这取什么宝,这是天神阿布凯的旨意!”

    “阿弥佗佛,原来如此,小伙子,老衲请教你的姓名,可否相告?”

    “我姓排磨申,名字叫失阿利,我的父亲叫多蒙,我的祖父叫巴特克鲁,我的曾祖父叫……”

    “叫布哈特,对吧?”

    “你怎么知道?”

    “你的翁古玛法是长白勿吉的部落长,我们曾在一起跟随堂色台卢统一各部落,你的祖父是名声很响的大将军,在同室韦人的一次战斗中他战死了,当时只有三十岁,真可惜!阿弥佗佛……”

    “大师说得一点不错,我失阿利承继先辈的职位任长白靺鞨部的酋长,我一定要守好这片山林,任何人也休想动一草一木。”

    白山中人心神一颤,“失阿利酋长,老僧已然做错了一件事,正不知酋长如何处置老衲?”

    “请大师直言,我自当公平处置的。”

    白山中人自后背取下一对麈角交给失阿利,然后说道:

    “今春,我自五台山临行时,通灵大师手持一柄麈尾拂尘说:‘这麈尾拂尘乃是旷世之宝,有祛疫、驱毒之用,我将传给你的师妹,你到长白山后要靠自己的缘份寻找三件宝物……’

    “你也是来寻三宝的!”失阿利大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