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年斗神鹿 壮士展虎威

    更新时间:2018-10-29 14:10:08本章字数:1947字

    月到中天,月色火光映照着大沙滩,人们仍在狂饮、狂歌、狂舞。乞乞仲象、乞四比羽都喝得八九分醉意。乞四比羽自吹自擂:“十几年前,我率领的靺鞨兵驻守高丽的平壤城,大唐将军薛仁贵攻平壤,我和他大战三百回合不分胜负,突然间天昏地暗……”

    “求大首领、二首领为小妇作主”一妇人领着六七个妇女跪在乞乞仲象、乞四比羽面前。乞乞仲象问道:有什么事,尽管说来。”

    那妇人道:“我的男人和姓‘裴’的女人通奸,那裴氏女人已被我们姐妹捆缚在林中,请首领发落。”

    乞四比羽被这妇人打断话头,好不恼火,挥挥手,“去罢,去罢,依照族规,将那妇人处死,你也该看住你的男人。”

    这群妇人飞快地向林中跑去,人们也不以此事为鲜,仍自喝酒、唱歌、舞蹈,乞四比羽继续讲他的故事。

    夜风渐起,海子响起波涛声,银白的浪峰涌向沙滩,发出“哗哗”的声响,海子里有很多鱼,好象容纳不住似的,不时的有鱼窜出水面,又“咕咚”沉入水中,天上有一轮明月,水中有明月一轮,四个摔跤的孩子,俩俩相对全不留意周边的一切。

    远处,一只硕壮的马鹿悄悄地在海子边饮水,突然间抬头“呦呦”叫了数声,四个孩子立时住手警觉地张望,然后不约而同的向鹿靠近,靠近……

    这只鹿长着粗长的角,奇怪的是双角发射着熠熠红光,上面莫非嵌着东珠?它摆着尾,意态悠闲。

    五个少年迈着猫一般轻灵的步子,逐渐接近了那只鹿。

    “呔!”祚荣大喝一声,身形跃起,双手直取鹿的脖颈。依常规,这一声吆喝,足可使本来胆小的鹿呆怔一会儿,但这只鹿头都不抬,只略一扬后蹄,便把扑上来的大祚荣踢翻到一丈开外。大查忽腾身略迟,那鹿接着一扬蹄,大查忽也摔倒在沙滩上。多容格格忙将祚荣扶起,问祚荣摔疼了吗,祚荣也不回答,复向那鹿扑去,五个少年从不同方向去捉这只鹿,但都连连扑空,每人嘴里倒吃进不少沙子。这鹿十分机灵,闪展腾挪无懈可击。五个少年都曾只手捉过这么大小的鹿,今天怎么就不能得心应手呢!更奇怪的是这只鹿要跑早就跑了,却有意和他们玩耍。

    多容格格说道:“咱们这样抓,累死也抓不住,还是想个办法吧!”

    于是五人聚在一起商讨办法,那只鹿站在原地似在等待。

    大查忽说:“我去取了箭,一箭射死就完事了。”

    祚荣反对:“我们应捉活的,这只鹿非比寻常,它有意和咱们比试,岂能用暗箭伤它。”

    “我想起个办法”富察武功说,“我们一起扬沙子,待鹿睁不开眼时,我们再捉它。”

    祚荣说:“这倒是个好办法,开始吧!”

    五个少年立即手扬沙尘,将那鹿埋在沙土尘雾中,大祚荣、大查忽飞身各抓住了一只鹿角,谁料那鹿四足一顿,身体凌空腾起,大祚荣、大查忽死死抓住鹿角不放,随着那鹿升腾,只觉两耳生风,天低地远。在半空中鹿猛一甩头,大查忽受不住,双手一松摔落在沙滩上。祚荣却借势跨到鹿背上,双手牢牢握住鹿角。鹿落地后跳跃翻腾,欲把祚荣甩掉,祚荣早已练就了精湛的骑术,任那鹿百般折腾,他如同粘在鹿背上一般。

    多容格格、夹谷清、富察武功围着摔得昏迷不醒的大查忽,有掐人中的,有拍后背的,大查忽总算醒了过来。

    那只鹿驮着祚荣还在翻滚跳跃。孩子们都束手无策。大查忽突然大哭大喊起来:“快来人啊,大祚荣被鹿抓走了——阿玛,快来抓鹿啊——报仇啊——不得了啊——”

    有人听到了这声音,立即报告给二位首领,“不好啦,海子边上有呼救声,说什么大祚荣被鹿抓走了……”

    乞四比羽放下酒碗:“噢?还有这等事,大哥,咱们去看看。”

    火堆旁的人们都随着二位首领奔向海子边。鹿能捉人?而且捉了功力不菲的大祚荣?简直是奇闻!

    两位首领跑到海子边定睛一看,惊诧不已!

    从没见过这般机敏、剽悍、胆壮、冥顽的鹿,它像一匹没经训服的烈马,又像一只凶猛的老虎。它跳跃翻滚闪展腾挪坐卧立爬无所不能。大祚荣骑在它的背上毫无惧色,可是要降服它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乞乞仲象担心祚荣失手摔伤,大叫道:祚荣快跳下来,我来制服这畜牲!”

    乞四比羽也喊道:“侄儿下来歇歇,二叔要生擒它做下酒菜。”

    祚荣顺从地飞身离开鹿背,站在一旁观看。

    乞乞仲象、乞四比羽展开手脚去擒拿这只马鹿,那鹿不慌不忙,巧妙地化解袭来的手脚。不时用四足搅起沙石向袭二人。飞沙走石象长眼睛似的,使二人防不胜防。二人在辽东沙场上屡建奇功,现在竟然擒不住一只鹿,在众目睽睽之下,显得十分尴尬。

    大查忽找来两把刀抛给二位首领,乞四比羽提刀在手发狠地说:“抓不住活的,就要死的吧!”

    两团刀影袭向那鹿,鹿迎刃而上以角相搏,立时火光迸发,“铿锵”之声不绝于耳。斗了数十回合,那鹿发出憾人的怪叫声,随之一阵金属断裂之声,二首领手中刀皆已断了数截,那鹿角愈加红光闪烁,灼人眼目。

    两位首领大惊失色,“这是神魔下界,快请大叉玛降服……”

    宁三女大叉玛早已披挂完毕,闻声蹿出人群,“阿达格在此,妖魔快快伏法!” 那年轻扎林紧随其后。宁三女大叉玛脸上戴着豹神阿达格的玛虎神具,身穿豹衣皮,手拿一柄钢叉,俨然是豹神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