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扮鹿僧收徒 天骄子离家

    更新时间:2018-11-01 11:05:32本章字数:1811字

    二人开始做法,扎林引路在前敲得神鼓“咚咚”作响,大叉玛如豹蹦跳咆哮于后,钢叉舞得风车一般。二人轮番唱起降魔歌来恐吓警告那魔鹿。扎林先唱道:“昊昊苍天、朗朗月明。有魔猖狂,危害八荒。天神震怒,遣吾下界,不听降服,骨碎肉裂!” 大叉玛将铜托力朝那魔鹿晃照数下,接唱道:“神刀宝叉世无双,神鼓神鞭震八方,托力闪光妖魔惧,腰铃响处全杀光。”

    祚荣站在鹿的近旁,见那豹神张牙舞爪咄咄逼人,口唱咒语渐渐杀来,真为那鹿捏了一把汗。

    那扎林又唱:“阿格达是镇妖神,鼎鼎威名天下闻。一朵黑花打过去,九头魔神也丢魂。”

    祚荣早就听说这豹神身上有一百朵黑色花,威力无比,恶神耶鲁哩手下的九个妖魔祸害百姓,阿格达扔出九朵黑花变成九座大山将九个妖魔压在山下。祚荣真担心豹神打出黑花。他觉得这鹿绝非妖魔,若是妖魔早把自己和伙伴们吃掉了。但这鹿又绝非平常的鹿,究竟是什么呢?他也弄不明白。

    豹神一个跳跃,手中叉直向鹿刺去!

    那鹿向后几个翻滚,脱落毛皮,长身而起,发出人的大笑之声:“哈,哈,哈……镇妖天神,手下留情,情愿降伏,听候发落。”

    宁三女大叉玛止住身形,定睛一看,眼前站立的竟是一位须眉皆白,身披袈裟的僧人。

    在场的族人更是吓得魂飞魄散,敛气息声呆望着老僧。

    “阿弥佗佛!众位施主受惊了,贫僧不是妖魔,乃是凡胎俗骨普通一僧,今晚所为,是为了选择一徒儿而已。”声音苍老而洪亮,乞乞仲象疑惑地打量这僧人,竟也和见过的中原僧人没什么两样。

    老僧话音甫落,大祚荣一跃,拜跪在老僧的脚下,鬼使神差地连声说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弟大祚荣三拜。”

    老僧待祚荣拜过,抚须敞笑数声:“你就是大祚荣了,你确是天之骄子,有王者之相,只是浑金还需火炼,璞玉尚待雕凿,为师虽无德无能,但愿将平生所学传授于你,阿弥佗佛,善哉!善哉!此乃天意不可违,咱们就此上路吧!”

    老僧向伏地众人连施三礼,从鹿皮上取下一对鹿角,

    长啸一声,一只巨鹰自天落下,老僧携起大祚荣,往鹰背上一跨,那鹰双翅一振扶摇而上……

    多容格格冲出人群,急声呼叫:“大祚荣,你等等,等着我啊,我……我等着你……”多容格格语无伦次哭着喊着。

    两位首领如梦初醒,眼见祚荣飞走了,乞乞仲象大呼:“请大师留步,敢问大师法号,欲带犬子何往?”

    半空传来话音:“贫僧法号‘白山中人’,前往山高云深之处,八年之后送子归还……”

    “等着我,我会回来的……”是祚荣的声音。声音变得遥远,无法再听清了。

    身怀六甲的乌氏眼见儿子被人带走,心痛如绞,向前踉跄数步,“啊哟”一声竟气绝倒地!

    好半天,大叉玛才将乌氏唤醒。乌氏眼望天空,默默祷告不已。

    白山中人大师携大祚荣乘骑海东青神鹰,飞越忽汗海,转眼来到湖面北头的瀑布处。这是偌大的湖水出口处,瀑布如九天垂下的白练,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倾泻而下的流水凿出一个巨大的深潭。柔软的水是最伟大的力,着实令祚荣心惊。海东青“唿啸”一声,穿过瀑幕将二人带进一石洞中。

    数日前白山中人大师离开长白山,正是海东青把他带到此洞中的。

    白山中人连获三件至宝,特别是得到大祚荣为徒,感到十分的欣慰。

    师徒二人就常住在这个洞中,动手凿做了石桌石床,祚荣跟师父学武功、学汉文、研兵书、诵佛经……师徒俩有时也回长白山住一阵子,协助失阿利除掉或赶走那些盗宝的恶魔。有时到各部落走走,师父讲佛义,徒弟讲各部统一的道理。

    “十年磨一剑”,弹指一挥间,正值盛夏流火的季节,这天白山大师对祚荣说道:

    “祚荣,再有两个月就是八月十五了,我该送你回家了,这两个月我要领你到中原走一走。”

    祚荣道:“师父常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大唐是我十分向往的地方,咱们什么时候动身?”

    八年的时间,大祚荣已出落成为英俊的小伙子,两道剑眉,一双豹眼显露着威武,铁塔般的身躯,显示着强壮。

    白山大师看自己的徒弟气宇轩昂,浑身飘逸着英侠之气,心中感到十分的惬意。

    “你随我春秋八载,现已长大成人,今后你要自己去闯世界,为师有三个愿望……”

    “师父请讲,祚荣洗耳恭听,唯命是从。”

    白山大师屈指道:“第一,你要完成统一靺鞨部的大业,有信心吗?”

    祚荣慨然作答:“有!”

    “第二,你若成为靺鞨之王一定要隶属大唐,不可妄自尊大,能做到吗?”

    “能!”

    “第三,你要在靺鞨广兴佛教,爱民如子,可以吗?”

    “当然可以!”祚荣之话落地有声。

    “好!咱们马上打点行装,先到五台山拜见你师祖去。”白山大师言罢唤来海东青,“鹰儿,你要看好麈角洞和本洞中的经书,我去去就回。”海东青点了点头。

    师徒二人离开忽汗海,开始了中原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