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五台拜祖 救祖寺请缨

    更新时间:2018-11-01 11:10:19本章字数:2044字

    师徒二人施展轻功,日夜兼行,横越大漠,过雁门关,只十几天的功夫便来到山西境内。师徒俩举头一望,有五座山峰环抱如莲花,峰顶平坦如台,云蒸霞蔚,殿宇相望,时隐时现,好不壮观!

    白山大师指点着说道:“眼前就是中原四大佛教名山之一的五台山了,共有东台、西台、南台、北台、中台五座山峰。山顶寒冷,九月积雪,四月解冻,这个时候正好气候凉爽,所以中原人也叫它清凉山。”

    “不知师祖的宝刹座落在哪座山顶?”

    “你师祖所在的显通寺建在中台山顶,是五台山历史最古老、规模最大的寺庙,俗称‘祖寺’,在这寺的北侧有一山峰叫灵鹫峰,峰上有文殊寺,文殊菩萨在那里创造了文殊剑法,就是我传授于你的那套剑法了。”

    “师父知道的真多,我到这中原就成了木头人了。”

    “哈,哈……经一事,长一智,广见博闻自然变得聪明了。”

    师徒俩说笑之间,已到了中台山脚下。

    光滑的石阶如一架云梯,曲曲折折直达山顶,正午时分二人登上山顶,一阵凉风袭来,一路上带来的暑气顿失消散。只见七进大殿依次排列在一条中轴线上,四周的楼宇屋舍有三百多间。这些建筑均用三彩琉璃瓦覆顶,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气势恢宏金璧辉煌。显通寺的大门前,有两队手持棍棒的武僧守护。大门紧闭,香炉内烟火断绝,显然寺中发生了什么事。

    白山中人、大祚荣急急步上台阶,未到门前,二十条杀威棍已横住去路。

    白山中人执手施礼道:老衲乃显通寺出山弟子白山中人,今日特领徒弟大祚荣拜见通灵大住持,请通报引见。”

    一执事僧马上进院传报。

    不一会儿,执事僧转回来说道:大住持在后院道场中主持事务,命小僧领二位前往相见,请!”

    执事僧引二人先进大雄宝殿。殿内正中台座是铜身文殊菩萨坐狮像,师徒俩燃香拜过,执事僧这才领人们穿越五重大殿,来到道场大院中。

    只见院中数百僧人如蚁般忙碌着,扛木头的、拉绳索的、架梯子的、指挥的、喊号子的,都围着院正中的旗杆团团转。

    这根旗杆也是稀罕之物,是来自云南的冷杉原木,高九丈九尺九寸,干笔直,根径二尺,到梢头只有胳臂粗细。树立在这已有五六十年了。木身有的地方已腐朽,偏在根部又新添了数道深深的刀伤,山顶风急,这旗杆便“咔咔”作响,摇摇欲折。

    大祚荣顺着旗杆往上看,顶端挑着的并不是旗,而是一块长方形的匾。金光闪烁,在空中晃来晃去。祚荣见师父也看着旗杆皱眉,便小声问道:

    “师父,这木杆上挑的是什么?”

    “这是寺中极珍贵的东西,是唐太宗赠给本寺的一块金匾。上面御笔书写两个隶体大金字,是本寺的莫大荣耀。”

    祚荣仔细辨认,“是‘祖寺’两个字吧?”

    “正是,我看那旗杆根部,被人砍了数刀,入木咫尺,功力不凡,这种冷杉木,硬如钢铁,现在底部受损,下面动一分,顶端动三尺,木杆在一个时辰内必要折断,无法可救了。不知何人胆敢砍这木杆,一定是强盗入寺了。”

    祚荣打眼观看院四周的楼阁,左有钟楼,右有鼓楼,南是天王寺,北是藏经阁。院落方圆十五丈左右。旗杆无论倒向何方,都会砸坏这些数百年的精美建筑,那顶端的金匾必然成为碎块,无怪满院僧人一片惶急。

    眼见年长的僧人指手划脚,年壮的僧人手忙脚乱,用木架支,用绳索绑,都无济于事。祚荣暗道:这些人真是无用!”转头对白山中人说道:“师父,快见了师祖,好解此危急!”

    白山中人道:“师祖在那边,跟我来!”

    年逾百岁的通灵大住持由一名童僧扶着,双眼微闭,双掌合十,口念佛号,祈求菩萨保佑。白山中人和大祚荣“卟咚”跪在通灵的脚前。

    “师父,别来无恙!白山中人带徒儿大祚荣拜见师父。”

    通灵忙伸手扶起二人,“快起来,不必多礼,本寺遭遇危难,未能远迎二位还望包涵。”

    “怒祚荣冒昧,以如此方法,万难保住旗杆不倒,祚荣能在杆倒之前,爬上顶端取下金匾!”

    通灵审视大祚荣,见他面如重枣,身似铁塔,朗目如星,仪表堂堂,大感惊讶欢喜。摇摇头道:这旗杆早就该换了,只是新的还没运到,没想到雪上加霜,昨晚来了一伙强人,欲砍倒旗杆抢夺金匾,经过一场拼斗,强人被打走了,但玄明大师为护旗杆,身受重伤,已圆寂了。现在旗杆岌岌可危,有几名武僧要爬上去解金匾,却被我阻止了。这旗杆已历五十多年风雨,跟老衲一样,已是风烛残年。大祚荣如此伟岸身躯,老衲是万万不答应的!”

    祚荣再三恳求,通灵置若罔闻,白山中人素知通灵大师向来是一言九鼎,毫无回弦余地的。便对祚荣道:咱们另想办法吧!”

    祚荣道:“如果有重弓利箭,祚荣就有办法取下金匾,然后不损片瓦的将旗杆废除。”

    白山中人道:“寺里库中倒有一把硬弓,数只利箭,不知现在还在否?”

    师徒二人的话,入到通灵耳中,通灵心神一动,盯视祚荣:“弓在箭也在。千余年来,本寺出类拔萃的武僧无一不望之生畏。现在恐怕早已埋在尘埃之中了。你打算将金匾射掉谈何容易,那金匾是系在手腕粗的铁链上的,这百尺竿头摇摆不止,要射中铁链除非后羿下凡,由基再世,要射断铁链就更不能想了。况且这金匾重六十斤,落下之重力何止千斤,如何保证它落下无损呢?”

    白山中人道:“大祚荣自幼学射,就让他试试吧!”

    “祚荣虽不是师祖入室弟子,却是文殊剑的衣钵传人,祚荣怎能袖手不救,见了硬弓之后,祚荣自有道理。”

    通灵唤来掌库僧,吩咐取弓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