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祚荣射金匾 住持诉苦衷

    更新时间:2018-11-01 11:14:03本章字数:2154字

    不一会儿掌库僧取来一张巨弓,三支长箭,都是罕见之物。场中僧人见了都很惊奇,一边干活一边觑视。

    祚荣取弓在手,拂去灰尘。弓身是一根百年紫藤做成,弓弦是数十根钢丝拧就,长逾五尺。“好弓,好弓!”祚荣赞罢,左手握弓,右手扣弦,大喝一声“开!”两臂一张,弓弦立成满月,场上僧人一片惊呼,都停下了手里的活计,一长老喝道:“赶快干活,不许观望!”

    通灵赞道:“好膂力,没有千斤之力怎能扯动弓弦,只是三只箭太少了。”

    掌库僧道:“仅此三支,住持是清楚的。”

    祚荣放下弓接过箭来看,这是一种铁箭,箭簇成月牙形,用镔铁打铸的,锋利无比,满意地点了点头。

    掌库僧说道:“这种箭簇,据说是秦国发明的,专门射城门吊桥上的铁索的。”

    祚荣道:“正好,正好!”说着将一只箭的箭簇拔掉,将箭杆装入袖中,然后又拾起一箭搭在弦上,“师祖,祚荣以性命担保金匾的完好,我可要射了!”

    通灵只是闭目摇头。是不同意呢,还是无可奈何,听之任之呢?玄机莫测!

    白山中人也感到底气不足。本来就三只箭,还毁掉一只,似是作“破釜沉舟”之举。要射断三十尺开外,摇摆不定细若游丝的铁链谈何容易!一旦失手……祚荣已许下诺言了。

    “祚荣且慢!”

    祚荣放下手臂。“师父有何指教?”

    “古时羿射九日箭无虚发,射蚁如射牛,心无旁鹜无所顾忌。你是羿的传人,为师的一生心血全寄托在你的身上,师父相信你此举必能成功。师父能接住那坠落的金匾,你专一射断那铁链吧!”

    “师父切不可接匾,那匾一落重千斤,岂不让徒弟又生一段牵挂之肠。祚荣无忧无虑才好射出此箭。”

    “既然如此,师父便依你了。”

    通灵主持喝道:“众僧暂且躲在屋檐下休息吧!”

    众僧人都四散躲避了。祚荣走至旗杆下,选好角度,拉开弓步,仰身拉弓,“刷”地一声,铁链中断,木杆不惊,金匾遽落。众人惊呼不及,祚荣已发射出第二支无簇之箭,这只箭不疾不徐,恰到好处的迎向坠落的金匾,两物一碰,两力相抵,金匾下落之势一顿,祚荣接着腾身跃起,伸出双手牢牢将金匾接住,然后飘然落地。

    众僧一片惊呼:“真是羿的传人啊!”“薛仁贵三箭定天山,小施主二箭取金匾,都是惊人之举啊!”

    众人赞不绝口,祚荣置若罔闻。他双手托着金匾,捧到通灵面前。“请师祖查验!”

    通灵细细看了,无一丝磨损。

    “好!果然身手不凡,第一箭就已超凡,第二箭可谓神射。”

    祚荣道:“弟子侥幸成功,全赖佛主保佑,祚荣这就去除掉旗杆。”

    祚荣来到师父面前说道:“师父,将你的宝刀借我一用。”

    白山中人从背后抽出宝刀交给祚荣。“祚荣,师父能帮你做点啥?”

    祚荣道:“我要用飞刀从中间切开这旗杆,要这半截旗杆竖着落地,而不损坏周围建筑物,师父只把刀接住就行了。”

    白山大师道:“这种杉木硬如钢铁,中间直径也有一尺,一刀怕砍不断吧!”

    “一刀砍不断,可以砍第二刀,咱们开始吧!”

    师徒二人在距旗杆三丈处站定。

    祚荣手握宝刀身形旋转,越转越快,一片刀影逐渐掩没了他的身形。突然间这团刀影旋转着腾起一丈多高,祚荣“呔”地吼了一声,宝刀旋转如轮疾射旗杆,“咔嚓”一声,宝刀横着切开旗杆。刀往下落,上半截旗杆也歪斜着落下来!白山大师飞身在空中将刀捉到手,祚荣也随之跃起,双手一推旗杆,歪斜的旗杆竖直落地,然后倒下。下半截旗杆,祚荣运动双掌一推,旗杆从刀伤处折断,轰然倒地。

    众僧欢呼着跑了过来,将祚荣高高举起,绕场跑了一圈,然后放到通灵大住持近前。通灵说道:你一人之力胜过百人之力,寺中的一件天大难事迎刃而解,老衲十分感激你!”祚荣道:“这是弟子应该做的,不过尽了一点棉薄之力而已。”

    通灵大住持命众僧人将院中收拾利索,然后各行其事。领着白山中人,大祚荣回到自己的禅房中。

    通灵大师的弹房座落在大雄宝殿的东侧院中,环境幽雅,十分的安静。

    进了禅房,待通灵大师坐下后,白山中人与大祚荣也择座而坐。所说的座位不过是放在地上的圆圆的蒲团而已,有小僧端过茶来,放在三人面前各自的案几上。

    白山中人问道:师父说昨晚寺中来了强人要夺取金匾,金匾这种神圣之物非一般人所敢取,他们会不会另有所求呢?”

    通灵大师道:“此事看来是瞒不过你的,近年来江湖上风传,说是我寺中藏有《文殊剑谱》和妙德剑这两样东西。昨晚这伙人潜入藏经阁和兵器库房,护院武僧发现后,鸣钟示警,武僧们全力以赴,却敌不过这十几个强人。老衲亲自与他们动手,也挨了一掌。他们逼我们交出两件宝物,否则砍倒旗杆,毁掉金匾。我们交不出这两样东西,他们果然挥刀砍旗杆,玄明大师冲上前去护旗杆,被他们一刀砍死,全院僧人同仇敌忾奋勇拼杀,终于将这伙强人赶走。阿弥佗佛,罪过罪过啊……”

    白山中人道:“看来这些人是很有来头的,必是江湖上名帮大派的人物了。”

    “看他们刀剑的路数,很象太行山黄龙帮的人。待红拂回来,去拜访拜访便清楚了。”

    “师父往常提及的红拂师妹,又无缘相见了,真是生之憾事!”

    “会见面的,她也要去漠北的,这个人来无影、行无踪,没有事从来不回五台山的。”

    白山中人笑道:“不然,-湖上怎么称他们是风尘三剑客呢!世上很多奇人奇事都是扑朔迷离,让人摸不着头脑。就拿文殊剑法说吧,本是承师一脉单传至今,如今已传授六代,未闻有什么《文殊剑谱》,更何谈有妙德剑存世,江湖上忽起风浪,无中生有,弟子认为,谣传慢慢自会平息,师父不要过虑。”

    通灵大师摇头道:“无风不起浪,也许真有此二物存世,若旁落他人之手,那可是咱们三个传人的奇耻大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