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殊传剑谱 碑石藏玄机

    更新时间:2018-11-02 10:40:01本章字数:2112字

    一直不语的大祚荣说道:文殊剑法是文殊菩萨一千年前创造的,这该不会弄错的,弟子刚才算了又算,产生个疑问,不知该说不该说?”

    通灵道:“尽管说出。”

    “祚荣向来直言快语,今日怎的吞吞吐吐起来。”白山中人语罢,盯视徒儿。

    祚荣便说道:“弟子既然是文殊剑法的第六代传人,算起来约二百年才传一代,师祖仅比师父年长十岁,那么前三代人的传人就差不多是三百年传一人了,所以弟子猜想,我不一定是第六代传人,或者,第一代传人不是文殊菩萨亲授。”

    通灵、白山两位大师闻听,讶然不语,良久,通灵大师才说道:“你是第六代传人一点不错。在老衲之前的三位师祖都是本寺中人,他们的墓碑可以为证,老衲刚才想,莫非先师祖假托文殊之名而创此剑学,此种情况,在世上也并非不可能的,阿弥佗佛……”

    祚荣道:“大凡一套剑法,都是一气贯通,首尾相应,天衣无缝,浑然一体的。弟子觉得,文殊剑法每招每式都精妙无俦,无可非议。只是结尾收势突然,给人意犹未尽,未达高潮的感觉。恕弟子无知妄言,乞师祖、师父赐教。”

    “这……”通灵大师抚须沉思。

    “弟子也有同感。”白山中人直言不讳。

    通灵正色道:“文殊剑法正待你二人发扬光大,岂能有微辞诋毁,你二人洗尘歇息去吧,老衲入室作课了。”

    通灵大师说罢,起身入室。

    “师父息怒……”“师祖慢走……”

    通灵此举,惊得白山中人、大祚荣师徒二人不知所措,起身目送,大为惭愧。

    不一会儿,执事僧过来引领二人去客舍休息。

    午膳之后,白山中人引领祚荣去拜访了寺中长老及白山中人的故交。一下午很快就过去了。

    第二日,师徒二人黎明即起,走出寺院。守门的僧人认识白山中人,也不询问,只是心里纳闷,“这大清早的,住持出去了,这两位也出去了,干什么去了呢?”

    沿着小路一直往北走了二里许,眼前现出一片塔林。这些塔有砖石砌的,有木头造的,也有泥土堆的,有的建造精美壮观,有的则简陋粗糙,有的年久失修已经歪倒,有的则变成一堆土木砖石,白山中人向满脸疑惑的大祚荣说道:“显通寺的僧人圆寂后,尸骸就埋葬于塔下,由于生前身份不同,造塔的材料和规模也就不同了,你看那座用砖新砌的塔冢定是玄明大师的了,咱们前去祭奠吧!”

    野草萋萋,秋虫”唧唧“,林木稀疏,露水打湿了二人的鞋袜,四周一片死寂,守陵僧人的房舍孤零零地座落在塔冢中。

    师徒二人跪拜在玄明大师的冢前,燃香焚纸,悼念一番。又去寻找三位师祖——文殊剑前三代传人的精舍塔冢。

    晨雾渐散,一山峰隐隐约约在烟云雾霭中显现,峰顶上可见几处红墙青舍。寺钟的独特声韵随风传来。白山中人、大祚荣驻足谛听,眼望山峰,疑心那便是西方极乐或是蓬莱仙境。

    “师父,你看这是从哪飘来的仙山?”

    “仙山?奇怪,怎么会出现仙山呢?”

    白山大师神情恍惚,眼前的景象迷惑了他。烟云渐散,山上的景物愈来愈清晰,白山大师摇头笑道:“真是人老眼花,连灵鹫峰都不识得了,祚荣,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灵鹫峰,那红墙青舍就是文殊院的所在。”

    祚荣赞道:“真如仙境一般,;知文殊菩萨最先是在哪个寺院落的脚?”

    白山中人道:“当然是在显通寺,显通寺称为‘祖寺’,在汉代就已建寺,文殊剑法也在那时创造,而文殊院的建立则在北魏时期。”

    祚荣道:“果真这样的话,必有《文殊剑谱》的存在了,不然我们的第一代祖师爷如何学到文殊剑法的?”

    白山道:“这次回来一定要把真相弄清。”

    祚荣道:“《文殊剑谱》如果存世,我们须设法得到,如果是子虚乌有纯属谣传,也要在中原武林中澄清,这样显通寺、文殊院、通灵大师才得安宁。”

    师徒二人转过几座塔冢,在一座砖塔前停下,这座塔的规格应属一流的。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便是文殊剑第三代传人无境大师的精舍了,祚荣仔细寻找碑文的所在。”

    这座塔的周围并没有石碑,通灵大师却说有碑文为证,师徒二人开始仔细检查每一块砖身。

    “师父快来看,这块砖上有文字,字太小了,真难辨认。”

    祚荣爬到塔顶发现了立在顶尖的这块砖,白山大师闻听便也爬上了一丈高的塔顶。果然见砖上刻有蚂蚁般大小的文字。依稀辨出所刻文字是:文殊剑第三代大师无境之墓。”

    “这是通灵大师亲手所刻,一点不错。”

    师徒二人接着寻找第二代传人的墓冢,查看了二十多个墓冢都不是。

    祚荣道:“师父,不必再找了,有无境大师的碑文足可为证,通灵师祖不会弄错的。”

    “既然来了,就该弄清楚,怎可半途而废。”

    苍老而熟悉的语声传自前方。师徒二人暗自惊异,寻声过去。

    在一杯土堆前,通灵大师正席地打坐,似在默诵经文。

    白山和祚荣上前致礼“师父何以至此,我师徒二人打扰师父清修了。”

    通灵大师道:“我比你们先到此半个时辰,这里有一块碑石早已沉入地土中,我想把它挖出来以证言辞,只是力不从心了。祚荣你把碑石挖出来吧!”

    土堆前果然已挖出了二尺深的坑。一碑石的顶部已显露出来。

    祚荣有的是力气。跳进坑中,抓起铁锹一阵狂挖,一块三尺长的碑石已现出,祚荣将碑石抛到地面。

    通灵大师赞道:“祚荣真是神力!”

    白山中人将碑石上的泥土清理干净,碑石上已显露出文字,上书“文殊剑第一代大师弘光住持之墓。”

    通灵大师叹道:我刚入寺时就见过这块当时只露顶端的碑石,百十年来竟然又沉下三、四尺深。”

    祚荣还在坑中不停地挖掘。

    通灵大师笑道:“傻孩子,就一块碑石已然挖出来了,还挖什么呢?”

    “师祖,你看,这下面还有一块更大的碑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