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剑谱归少主 宝剑配英雄

    更新时间:2018-11-02 10:42:56本章字数:2283字

    通灵和白山师徒二人往坑底一望,果然祚荣又挖出一块碑石,刚刚露出顶部,好像是一块碑座石。

    通灵大师道:“是这块碑的座石,祚荣若不怕累就一并挖出来吧。”

    “师祖放心,祚荣身上的力气正愁没处使,不用一会儿的功夫,就把这碑石挖出来了。”

    通灵和白山便席地坐下叙谈。

    通灵问道:“刚才你二人有什么发现?”

    “我二人只找到了无境大师的精舍,而且发现了塔顶刻有文字的碑砖,当是师父的手笔。”

    “是的,是我亲手所刻,北面那座石塔就是我的师祖的精舍,那块碑石的文字已被青苔所掩,上面有‘第二代传人’的文字,不信,你可去找找看。”

    “不必了,文殊剑已传了六代,白山丝毫不怀疑。祚荣说,‘一千多年前文殊菩萨在此山修身创造文殊剑法,无论如何也不会过了五百多年才传给弘光大师的’。这话很有道理。”

    通灵道:“这的确是个谜。”

    白山侧耳听了一阵“这灵鹫峰顶似有刀剑碰撞之声。”

    通灵点头“肯定是在文殊院中,莫非那伙强盗又进了文殊院,阿弥佗佛……”

    “师父,师祖,快助祚荣一臂之力!”

    祚荣已把所谓的‘底座’全部挖出,他先把这块巨石抱到大腿上,然后蹲下,双手托出底部,将石举起,坑深,没能送到地面,才召唤师父、师祖帮忙。

    两位大师伸出双手抓住碑顶部,三双手一齐发力,将一块长六尺、宽三尺、厚一尺约有二千多斤重的长石推拉至地面。

    这哪里是什么底座,分明又是一块碑石,一块碑石立在另一块碑石之上,如果不是巧合,定有其奥秘。

    师徒三人将碑立起,把碑身上的泥土揩净。碑上的文字已清晰可见。

    碑文是十分难识的篆字,通灵大师细读碑文,大惊道:“这是《文殊剑谱》,怎么会埋在这里!”

    “是《文殊剑谱》,有这等事!”白山中人大为疑惑。

    通灵道:“不知是哪位前辈用利剑刻划的一手苍劲的李斯小篆,你们看,这是第一式。‘观音拜手’,第二式是‘拂柳扬花’,第三式‘大转相轮’,第四式‘追星逐月’,……怎么?还有第二十五式,叫作‘佛法无边’,第二十六式’立地成佛’ ……第三十二式‘回头是岸’,正是三十二式,正好比祖传的剑法多出八式。”

    祚荣道:“师祖,师父,快看碑的这面,刻有图画和诗文呢!”

    通灵、白山看背面,原来刻的是文殊剑法三十二式行剑图,图下还有一首五言古诗。

    “碑从天上降,下地枕黄梁。有朝露天日,剑自有锋芒。”通灵读罢沉思不语。

    白山中人道:“这首诗不难理解,当年弘光大师将剑谱刻到碑石上,不想说出剑谱的来历,便说碑石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他将碑石埋到地下,定有多种原因,总之,不想让他的徒弟看到,但又希望有朝一日碑能重见天日,使文殊剑法大放光芒。师父你以为呢?”

    通灵摇头道:“寺中传说,弘光住持在圆寂前数日就为自己营造了土坯墓塔,亲手刻了碑石,并埋于此地。刚才我看到这首诗的字体、刀法和弘光的碑石字体没什么两样,但和剑谱比较起来却大相径庭。因此我推测,弘光大师先得此剑谱碑石,也许就在此地的荒草乱石之中发现的,他秘密习练了这套剑法,然后将碑石埋于地下,并将自己的碑石立于上面,以防别人在此建塔,动土而暴露之。听我师父说,我的师祖性格暴戾,初学此剑法便想在世上扬名立万,也许弘光大师因此留下后八式没教他,并将此剑谱碑石深埋于地下吧,但这些都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弘光大师的黄梁梦想已成真,祚荣,发扬光大文殊剑法的重任就落在你的肩上了,这是天意。我们先祭拜弘光大师的在天之灵吧!”

    祚荣将弘光大师的碑石埋于另处,三人焚纸燃香跪拜祝祷完毕,通灵和白山开始依照剑谱,剑图教授祚荣习练三十二式文殊剑法。

    从头至尾习练了一遍,三人都吃惊地感到文殊剑法奥秘无穷,后八式如虎添翼,使整个剑法完美无缺,天衣无缝。

    祚荣以树枝为剑,文殊剑法让他发挥的淋漓尽致,他步法轻灵,闪展腾挪如春燕戏柳;他矫健勇猛,刺撩挑削似猛虎出山,练着练着突然他停了下来,望着那首诗出神,原来刚才他一个转身正好横着看到了这首诗每句的头一个字。

    “师父,你看这首诗每句的头一个字连起来读是什么意思?”

    “碑下有剑”“难道这是一首藏头诗!”白山、通灵皆惊讶不已。

    白山道:“祚荣不妨下坑找找,也许真有妙德宝剑。”

    祚荣甩掉树枝,抓起铁锹跳下坑去轻轻一掘,一把古色古香的带鞘宝剑破土问世。祚荣手捧宝剑跳出坑来献给通灵师祖。

    通灵大师拔出剑来,三尺秋水寒气逼人,剑柄上刻有“妙德”二字。

    “正是妙德宝剑,江湖所传不谬,祚荣已将文殊剑谱记于心中,再用上这把剑,必然如虎添翼,使文殊剑法重放异彩,祚荣接剑!”

    祚荣道:“弟子怎敢受此神器,当归师祖使用。”

    通灵道:“我和你师父都是行将西游之人,且这把剑非同凡俗,乃是旷世神兵,不是常人所能驾驭的,祚荣得此剑,弘光大师的夙愿得以实现了。”

    白山中人道:“祚荣还不跪下接剑!”

    祚荣接剑在手,谢过通灵,又谢弘光,然后拔出剑来演练全套剑法。

    练过几式,祚荣自觉浑身气涌,中府、天池、极泉之穴位尤甚,接着握剑之右臂如电火经行,强烈的内气沿着手太阴、手厥阴、手少阴三经脉直冲少商、中冲、少冲三指,三指之气与剑气几次碰撞,终于贯通,剑气骤然大增,剑身金光灿烂如闪电裂空般发出劈拍炸响之声,周围树叶为之震落。通灵、白山中人见状神色大惊,被剑气逼得连连退步。

    祚荣演练了三十二式收住剑,自觉浑身舒畅,内气源源,再无阻遏之感。

    通灵道:“祚荣凭自身内功已打通剑脉,可自如地驾驭妙德剑了。”

    白山更是欣喜万分:我想当年弘光大师得此剑后一定是不能驾驭此剑,剑气逆回伤了自身脏腑,这套剑法的后八式内功不达者无法演练,他的徒弟也无法胜任,便只得将剑谱与剑埋于地下了。”

    通灵道:“你说得有道理,祚荣刚才以树枝为剑,我见那新折的鲜树枝逐渐干枯,内心赞佩不已,我料想,你我二人若持剑演练也必自伤肺腑,弘光大师的用意老衲终于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