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龙帮夺宝 妙德剑放生

    更新时间:2018-11-02 10:45:21本章字数:2158字

    灵鹫峰上刀剑之声骤停,数十条人影自石径倾泻而下。师徒三人立时警觉。

    白山中人道:“这伙强盗有可能还要去显通寺,师父当速回,主持寺中防卫,远离此剑谱以避嫌疑,他们若去寺中必经此地,我师徒二人在此拦截,并当面销毁《文殊剑谱》,中原江湖之人要找《文殊剑谱》、妙德宝剑,到漠北找我们好了。”

    通灵道:“强盗势大,师父怎能舍下你们一走了之。”

    祚荣道:“师祖放心归寺,为了显通寺、文殊院的安宁,为了师祖的安宁,只能如此。来个百八十人祚荣一人就可抵挡,请师父也先离此地吧!”

    通灵道:“好吧,师祖先行一步了,不知何时再能见面,祚荣啊,千万不可杀戮太重。”

    祚荣道:“此地乃是众位大师的宿地,怎能让污血玷染,师祖快回吧,日后我们必来看你,多多保重。”

    “阿弥佗佛……”通灵大师转身离去。

    “师父您先躲开,由我一人料理。”

    “怎么嫌师父碍手碍脚?”白山笑问。

    “祚荣怎敢,说真的,祚荣没杀过人,也没遇过如此多的强敌,心里慌乱乱的。”

    白山道:“一会儿《文殊剑谱》将不复存在,你抓紧时间将之熟记于心。”

    太阳将金光铺到山顶,万物清晰地显露出本色,从灵鹫峰窜下的强盗业已发现祚荣舞出的金光闪烁的剑影,很快就围了上来。

    当时大江南北九帮十八派拥戴巫峡绿林总兵元帅罗振天为盟主。大有与当朝分庭抗礼之势,唐高宗李治软弱无能,一任武氏集团发号施令,大肆挞阀李氏皇族,再加上西、北边境吐蕃、突厥的不断侵扰,已无暇顾及江湖豪侠的作乱。

    这伙强盗是太行山黄龙帮的高手。黄龙帮遍及山东、山西、陕甘一带,此次帮主陈云龙亲率十大分舵主到五台山各寺寻找传说已久的《文殊剑谱》和妙德剑两件至宝,凌晨到文殊院杀戮搜查一阵,一无所获。正要重洗显通寺。现在发现一僧一番人舞剑,大感奇怪,便围抄过来。

    白山、祚荣师徒仿佛没有发现这伙人的到来,祚荣全力舞剑,白山凝神观看。

    陈云龙击掌三下:“好剑法,请问二位是何方人氏,何寺中人?”

    白山与祚荣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继续舞剑,观看。

    “老秃驴,我们陈帮主问你话,听到了吗,找死啊?”一舵主叫道。

    祚荣停剑喝道:“敢骂我师父,看剑。”

    “祚荣住手,阿弥佗佛,我二人在此练剑,请各位给个方便,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自然,自然,在下是黄龙帮帮主姓陈名云龙,看两位也是习武之人,‘以武会友’这句话必是听说过吧。”陈云龙边说话边往前走,他早已注意到那块碑石,并看清了‘文殊剑谱’四个篆字,心中窃喜万分,表面上却不露半点声色,他要将那些小字看个清楚。陈云龙在剑学上也是造诣很深的人物,刚才他却没看出祚荣舞的是什么剑路,只觉剑法玄妙高不可测,剑也是罕见之物,不觉垂涎三尺。现在他已断定,自己梦寐以求的二件宝物就在眼前。若失之交臂,必痛悔终生,今日是必取之而后快了。陈云龙说罢“哈哈……”大笑不止,飞步向碑石奔去。

    师徒俩早已识破此人伎俩,白山大师庞大的身躯将碑文掩个严实,大祚荣横剑已挡住陈云龙。

    “大靺鞨粟末部大祚荣在此,请陈帮主止步,前面是禁地,任何人不得擅入半步!”

    “哈哈……在我黄龙帮的地面上还没听说有什么‘禁地’,你这个外帮胡人竟敢到这里动土,并阻挡本帮主查问,看来你已死在临头了,弟兄们,将这二人给我拿下!”

    “住手!”白山中人喝住蠢蠢欲动的黄龙帮众。“听老衲说清楚了,各位再动手也不晚。”陈云龙挥手止住帮众“有话就请快说,不然可就成无名之鬼了。”

    白山中人不愠不怒“老衲本是漠北游僧,法号‘白山中人’……”

    “啊,原来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漠北第一刀’幸会,幸会!”陈云龙冷笑数声。

    “不瞒各位,老衲和徒弟大祚荣本是‘文殊剑’的传人,今日到此祭奠先师祖,不意得到《文殊剑谱》和妙德剑,便在此演练,老衲乃出家之人,清心寡欲,不问尘世之事,不知因何得罪各位,欲置老衲于死地?”

    帮众闻听各个欢喜若狂“原来二件宝物藏在这里。”“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哪有在咱们地盘拣东西的,乖乖交给我们吧!”

    祚荣飞身回至碑前,将手中剑晃了晃,

    “我手中所持就是贵帮寻找的‘妙德’剑,我身后碑石上所刻的就是《文殊剑谱》,都说妙德剑锋利无比,不妨试试让大家开开眼界。”

    说罢,祚荣挥剑朝碑上文字劈去,只见一片电光石火,妙德剑已将碑石刮去一层,文字全无,不待众人惊呼出声,祚荣又将碑后图文刮去。

    陈云龙暴跳如雷,狂叫道:“杀死他们,夺下妙德剑者,升任副帮主!”

    十名舵主率领手下蜂拥而上,十八般武器各显神威,齐齐打向一老一少。

    白山中人没有拔刀相搏,他不想杀人。他一掌击出,冲上来的人就如墙般轰然倒下;他一拳挥出,就有数人喊爹叫娘;他一脚踢出就有人飞出圈外,没有人能靠近他。

    祚荣见师父如此威力,自己也陡然增长了勇气,他右手挥剑用来抵挡袭来的各种兵器,这些兵器一碰到妙德剑没有不断的,有时他也挥出左掌,或双脚轮番踢扫,如秋风扫落叶,倒地者不是胳膊折就是腿断,只是没有流血毙命的。

    战到后来,已成十大舵主专攻白山中人,帮主陈云龙独斗大祚荣的局面。

    十大舵主各个都怀有成名的绝艺,他们或一二个,或二三个轮番攻击。白山中人不能置他们于死地,又不忍将他们打成重伤,这些人便觉有恃无恐全力使出看家的本领,白山中人要将他们治服,必然大费周折。

    帮主陈云龙先是袖手观战,见这漠北师徒二人如入无人之地,将手下人打得如此狼狈,二人的不杀人之术比杀人还叫人难受,简直是在玩弄黄龙帮众位高手。陈云龙忍无可忍才决定出手独战大祚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