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山善语劝 净禅恶意生

    更新时间:2018-11-05 15:16:54本章字数:2215字

    净禅取剑在手,左手中指一弹剑身,一把上好的剑自中间断开。净禅连连得手,满脸淫笑,“哪来的小妞敢在爷爷面前卖弄,识相的话,就随我进寺吃粥去吧!我们的冯大将军会好好照顾你的,来吧!”

    任秀正色道:“出家人六根清净,四大皆空,白马寺是天下名寺,像你这样的僧人就不怕玷污脚下的一方净土吗?”任秀姑娘面对这凶恶和尚处之泰然,一脸正气毫无惧色,俨然一副“老江湖”的气派。

    “说得有理!”“说得好!”许多围观的人已是气不公。净禅脑羞成怒,挥拳向任秀击出,任秀早有防备,一个“铁板桥”躲过,左手疾出抓住净禅的右手腕,顺手牵羊将其送出,右掌接着照其背一击,净禅没提防姑娘出手这般快、这般狠,踉踉跄跄向前撞去,!任雅双脚踢起两枚鸡蛋,直击在跌撞而来的净禅脸上,蛋白、蛋黄糊住了和尚的双眼,任雅飞身一头撞向和尚的肚皮,将和尚撞得仰翻在地。围观的众人哄然大笑起来。

    倒地的净禅岂肯罢休,一个鲤鱼打挺立起身形,暗运内气,左右掌齐齐击出,分取姐弟俩。净禅的功力十分了得,二股凛冽的掌风,以排山倒海之势逼得姐弟俩倒退数步才止住脚。姐弟俩便与这和尚展了一场恶斗。

    任秀也以拳掌相敌,奇险招术连连递出毫不示弱。任雅抓起棍棒,施展靺鞨人的打虎棒法,也是厉害非常。双方你来我往,一时难见胜败,冯小宝早已垂涎欲滴,一挥手,早已跃跃欲试的二个和尚立即跳进圈中。

    白山中人声如雷霆“阿弥佗佛,罪过罪过,光天化日之下,古刹名寺门前,堂堂僧人竟然无理取闹,欺负妇孺!”

    冯小宝早就注意到白山中人和大祚荣了,见这俩人面貌非凡气慨不俗,必不是等闲之辈。现听老僧言语,极尽讥讽之能,岂能充耳不闻,但他必竟是见过世面的,懂得先礼后兵的道理。肃容一敛,笑意微启,双掌合十,略一点头:“请问这位高师法号,何寺修身?”言毕一挥手,“都给我住手!”

    净禅和两个和尚还没沾到便宜,见主子神色威严地发下令来,只得退了回来,任秀、任雅便也住手。

    白山中人大师手拈佛珠:“老僧法号‘白山中人’,云游四方,今日是来白马寺拜访圆觉大师的,不想碰到了这等事,使老僧大感意外,阿弥佗佛……”

    一个精瘦和尚凑近冯小宝,指点白山师徒耳语一番。冯小宝脸色阴沉,负手踱到师徒俩近前,审视二人一番,鼻孔里轻“哼”数声。

    “白山中人,久仰久仰,这位定是你的徒弟大祚荣了。”

    “正是爱徒。”

    “你们都是靺鞨人?”

    “是的,都是靺鞨人。”

    “这就对了!”冯小宝踱回原地,“一年前,我的几名兄弟到长白山天池游玩,是你二人率领一群靺鞨野人将他们赶下山的吧?”

    白山中人坦然道:“凡到天池企图盗宝的都要遭到驱赶,你的兄弟该不是仅仅去游玩吧?”

    不待冯小宝说话,净禅大叫道:“你这老家伙敢顶撞我们冯爷!正是你二人赶我们下山的,现在我身上还留有一块剑疤呢,就是这小胡人崽子刺的,哈……,没想到,你们自己送上门来了。”

    祚荣讥笑道:“一年前我的确在你身上留下个记号,是在心窝上吧!若不是我师父及时阻止我,你早成游魂野鬼了。”

    净禅欲冲过去打祚荣,冯小宝将他喝住,一脸无赖相露出,“我的兄弟到长白山拜山,这长白山原是高丽国故地,高丽国亡已无归属,你们靺鞨野人无国、无帮、形如散沙,居无定地,行无定所,怎敢以主人自居伤我大唐僧人,请问白山大师该当何罪啊?”冯小宝大有兴师问罪之势。

    白山大师不紧不慢地说道:“荒谬啊,荒谬!长白山自春秋起,就有我靺鞨人的先祖肃慎人在那里生息,读过《国语》的人都知道孔圣人识肃慎的楛矢石砮的故事。以后的挹娄、勿吉也都是靺鞨人的先祖,长白山一度曾被高丽国占据,现在物归原主,谁敢到天池去取宝,当地的靺鞨人自然是不允许的,罪在何人,天理昭然!阿弥佗佛……”

    “你有什么证据,说我们是盗宝?”净禅发问。

    祚荣回答:“你们一共去了十五人,自称是少林寺的僧人,你们来到天池边,先推选五人手持利刃下池盗宝,那五人下去后,很久没上来,你们不甘心又选出五人,正欲下池时,我们师徒俩还有失阿利酋长领着十多名长白部落的人赶到池边,我们劝你们回去,你们不听,你拔出剑,向我刺来,然后我们打杀起来,双方都有人受伤,你们打不过我们才狼狈逃命下山的,有人将鞋都跑丢了,我拾到一双穿着和脚,这次来中原就派上了用场。”祚荣抬起右脚,“大家请看,这敞口千层底鞋正是白马寺的特产,哈哈……”

    众人看过祚荣的鞋,又看白马寺僧人的鞋,果然一模一样,有人讥笑道:“不知是哪个和尚丢的,还不认领……”引起人们一片哄笑声。

    净禅语塞,十分狼狈,他心里明白,当时自己就是光着脚逃下山的。

    冯小宝一阵冷笑后说道:”我们的兄弟就是下池取宝去了,这天池三宝是天地造化所生,当为天下人所共有,谁能取到便归谁,刚才我听黄龙帮的弟子说,你们师徒俩公然到中台山上掘坟盗宝,毁了什么剑谱,黄龙帮飞鸽传信已布下天罗地网,我大唐天网恢恢,你二人插翅难逃,弟兄们动家什,将这四人给我一并拿下!”

    冯小宝收揽的四五十个凶僧早已持棍待命,这时一阵“哇啦”怪叫,就朝四人动起手来,观看的老百姓吓得远远躲避了。

    “且慢!”白山大师一声断喝,声如洪雷,吓得众和尚止住手脚。白山大师坦然说道:“白马寺前大动干戈有辱名寺声名,我师徒二人去中台山,只是取本师门先祖藏物,黄龙帮所言纯属诬蔑,在事情没弄清之前就动干戈,冯将军的胸襟有失大将风度,况我们都是佛门中人,是非思怨当以言辞化解,以老僧之见,且放那姐弟俩别处谋生去,我们找圆觉大师理论如何?”

    冯小宝道:“圆觉算什么东西,早已叛离本寺出走,白马寺的事我一人做主,弟兄们,除了这小妞,尽可往死里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