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手各行路 合谋共登船

    更新时间:2018-11-08 14:40:44本章字数:1523字

    大师道:“这黄河南岸已遍布陷井,防备森严,他们好象都知道咱们的长相,我们硬闯不会成功的,必须得想个办法。”

    任秀对任雅说道:“咱们走吧,白马还在山上,咱们欠人家的救命大恩已还,还是到江南去吧。”

    “姐姐,咱们不是说好了吗,回长白山报仇去,怎么又改变主意了?”

    “快走吧,小孩子懂得什么?”

    祚荣忙道:“还没感谢二位救命大恩呢,在下这里有礼了”祚荣两手按膝,深深打个千。

    白山大师双手合十,“老衲也向二位小施主深表谢意。”白山正欲施礼,被任秀慌忙止住:“大师不必认真,咱们后会有期。”

    任秀、任雅说走真的走了。

    祚荣、白山大师看着他们的背影,默默不语。

    白山大师说道:“任格格,好象对你很不满意,你得罪她了吗?”

    祚荣茫然道:“祚荣刚才忙于应敌,并没跟她说一句话,也没看上一眼……”

    “这就是你的过错了,她对你一片深情,你对她冷淡如斯,任秀格格自然对你不满意了,他姐弟俩要过河的,看来我们四人是栓在一起了。”

    祚荣惊喜道:“大师答应我们四人同行了,太好!,咱们去追他们。”

    任秀、任雅跑到山顶栓着白马的地方,都累得气喘呼呼,二人一屁股坐到地上再不想站起。

    任秀心事重重,任雅撅着小嘴无精打彩。一路上都没说话。

    任雅嘟哝道:“好容易见到老师爷、大哥哥了,还没来得及亲热呢,又分手了。人家没提出分手,自己倒先提出来了,将荷包都送给人家了,那就表示相爱之意,走时也不理人家,忽冷忽热的……”

    任秀“卟哧”一声忍不住乐了,“你人小鬼精,大人的事知道的倒不少,其实姐姐也不愿意离开的,咱们还是各走各的路为好,何必给人家添麻烦。”

    “姐姐,我肚子饿了。”

    任秀从马鞍上解下包来扔给任雅。

    “吃吧,吃饱了还得赶路。”

    “上哪去?”

    “当然是回家了。”

    任雅打开包袱,包袱里还是那天四人吃剩下的食物,一路上姐弟俩饿了吃些野果子,还没舍得吃呢。

    “哈,哈……有这么些好吃的也不招呼一声。”大祚荣,白山大师突然出现在姐弟俩面前。

    “是大哥哥,老师爷!”任雅跳起来,拉住了二人的手,“快坐下,咱们一起吃,这些馒头和肉都快变成馒头干、肉干了,姐姐说,留着给老师爷、大哥哥吃,我姐姐一路总给我念叨祚荣大哥如何如何好,我就说老师爷怎样怎样好。”

    任秀羞得满脸通红,幸亏是黑天大家看不到,伸手拍了任雅一掌,佯怒道:“不许瞎说!”

    白山大师抚摸着任雅的头,“这小宝宝,真会说话,老衲再舍不得和你分开了。”

    “是啊!咱们生就生在一起,死就死在一处,省着相互牵肠挂肚的,是吧,任雅。”祚荣说这话时,眼睛一直看着任秀,任秀觉得这目光火辣辣的,顿觉浑身舒畅。

    四人围坐了,吃馒头吃肉,互相看着都不禁失笑,原来四人各个衣衫褴褛,满脸污垢,都成了叫花子了。大家笑了一阵,话题转到过河大事上来。

    祚荣道:“偷渡黄河不大容易,我们若能冠冕堂皇的从津渡码头上过河,说不上可能成功。”

    任秀道:“我懂得些易容之术,咱们须得改变本来面目,只是我那些用来易容的物什都丢在白马寺前了。”

    白山大师看了看身上的破烂的衣衫:“老衲这破烂袈裟也该扔了,可是到哪弄象样的衣服呢?”

    “我有个主意,”任雅道:”我们到黄河岸边抓四个巡逻的羽林军,换上他们的服装,就可以大摇大摆地过黄河了。”

    祚荣笑了笑:“别人都好办,就是你不好办,个子太小,怎么能再接上一截呢?”

    大家又笑了一阵。

    任秀道:“在这山的南坡,有个小小的庄园,用这匹白马去换几件衣服和易容的用品,我们先对付着混进白马镇,一切就都好办了。”

    祚荣道:“这事由我办吧!”

    任秀笑了笑:“你一个阿哥闯进庄去,还不把你当强盗赶出来,再说你怎么开口要那化妆易容的香粉胭脂,又知道哪些衣服适合咱们穿,这事只得我去办,不过要等天亮了才好进庄。”

    白山大师道:“任格格想得很周到,大家都睡一会儿吧,养好精神,明天还要赶路。”四人说睡就都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