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朝辞洛阳邑 暮宿桃花津

    更新时间:2018-11-09 09:46:27本章字数:1720字

    从洛阳通往齐州府的官道上,一辆马车时而悠悠缓行,时而绝尘飞驰。宝马雕车通关过卡一路畅行,好不气派!

    车中坐着一对燕尔新婚夫妇。男的头戴青色丝葛幞头巾子,身穿棠苧襕衫,手摇鲁缟桃花扇;女的头挽高髻并以发虚绕为鬟,鬟插金钗,身着到颈绿罗银泥金镂长裙,罩以单丝红云帔子,手攥绣花手帕。双双大唐中原当时流行装饰。绣鸳珠帘倒卷,时而欣赏一路风光,时而倚窗调情,相依谈笑,让人好生羡慕。夫妇自言是幽州都督燕匪石的公子、儿媳,到长安、洛阳游玩归来。一路上逢州过县大小官吏无不笑脸迎送。

    赶车的老汉蓄着黑色胡须,头上低低压着一顶遮阳竹笠,身着蓝绸紫花大袍,手持马鞭,声音宏亮,驭术高超。身左盘膝坐一青衣小僮,目光闪烁,透露着机灵。正是主人自风流,仆人也儒雅。

    一路上晓行夜宿,屈指算来五、六天又过去了,终于到达了齐州府地面上的黄河要津——桃花渡。这桃花渡是山东、河北间最大的渡口。桃花镇因渡口得名,因渡口而繁荣。

    老汉驱车来到镇北头,桃花渡口旁的桃花客栈中。此时天色向晚,渡船已抛锚,燕公子决定住上一宿,明日早晨过河。

    客栈的客房是一幢两层楼房。燕公子夫妇住在二楼一豪华房间里,二仆人则住到底层的普通房间中。餐室在底层楼的东端,北窗外就是浑浑沌沌的黄河。公子和娘子都换上了轻软的便服,那娘子轻描淡写的化过妆更显得秀丽清雅。燕公子生得高大威武,携着娇小婀娜的娘子款款走下楼梯,一老一小两个仆人前后关照,四人先后走进了餐室。客栈的掌柜、餐室的伙计热情将夫妇让到座位上,并给每人倒上了一盏热茶。

    掌柜的五十多岁,生得十分精悍,见这对夫妻雍容华贵的气派,不知是何处来的达官贵人,搭讪着道:“敢问官人贵姓,府居何处,有何吩咐,小人好照应?”

    公子道:“晚生姓燕,幽州燕都督乃是家严,晚生携娘子到东西二京游玩归来,明早便过河归府,今晚便叨扰了。”

    掌柜的面呈惊讶惶恐之色:“哎呀,原来是燕将军的公子驾临,恕老朽未能远迎,燕将军是大唐宿将,燕公子一表人材,真所谓将门虎子,燕赵自古多豪壮之士,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公子到小客栈就如到家一般,有事尽管吩咐。”

    公子笑道:“掌柜的夸奖,令晚生汗颜。晚生听说桃花客栈一向生意兴隆,今日因何十室九空,给人一种门前冷落车马稀的感觉呢?”

    “公子刚到,有所不知,这几天黄河各渡口全都戒严,张榜画像,说是朝庭要抓四名杀人重犯,为首的是个老僧,还有个黄花姑娘,你说出家人和女人搅合到一起,还能是好人吗?这桃花渡口来了不少羽林军,盘查渡河的人十分仔细,凡是和画像有几分相像的都抓起来了,没有天大的要紧事,谁还敢轻易过河,我这客栈本来就是供来往过河之人歇宿的,生意怎么会不冷落?”

    公子道:“原来如此,这一路上关卡盘查得紧,大城小邑一入夜就霄禁,竟为这四个逃犯。这杀人越货的遍地都是,却这四个抓得紧。”

    掌柜的笑道:“这四个打了白马寺的冯小宝,自然是特大钦犯了。”

    娘子听得不耐烦了:“别唠这些了,怪吓人的,该吃饭了。”

    公子笑道:“倒忘了吃饭这等大事了,掌柜的,把最好的饭菜弄几样来,酒要兰陵陈酿,打上两觚也就够了。”

    掌柜的立即去厨间料理。

    不一会儿,酒菜齐整,端了上来,八样齐鲁名菜有黄河红鲤,登州紫蟹,菱白虾仁,樱桃火腿等,饭食是几样精致的糕点。

    公子吩咐酒保一边忙去,关严门,不听召呼不得入室。待室中只剩主仆四人了,那一直候立于侧、满脸恭谨的车夫、小童一反常态,毫不谦让地坐在公子左右,举箸豪吃,大有反客为主之状。

    那燕公子将一杯酒捧给车夫说道:“大师亲执鞭策,一路辛苦,可否破例?”

    白山中人摇头:“佛门戒律,为师不敢擅越,只好以茶代酒,祚荣、任秀格格,还有你这小宝宝扮演的角色都如真的一般,人逼到这份上,往往会有惊人之举,阿弥佗佛,善哉,善哉!”

    任雅的易容术很是高明,每个人都换上了一副新面孔,且个人的身份安排的也十分妥当。

    祚荣笑道:“都是任格格的功劳,见什么人该说什么话,她都教给我了。”

    白山大师又道:“这里的情况也很严峻,大家不可露出丝毫破绽。”

    “我们就如伍子胥过关,就看明天的了。”祚荣说道。

    “伍子胥过关多亏一夜间愁白了头,大师是一刻便愁黑了胡子,我看定能过河。”任秀的话逗得大家都笑了,只有小僮任雅饿极了忙于吃饭,没说也没笑。

    吃罢晚饭,四人各自回到客舍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