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神卧雕榻 子建探渡船

    更新时间:2018-11-09 09:49:14本章字数:1953字

    祚荣携着任秀走回楼上房间,点燃灯盏,打量这房间布置,果然是豪华无比,一排翡翠屏风将房间一分为二,一半做会客之用,一半是卧室。会客室中,案几上置有琴、棋,壁墙上悬挂书画。茶桌上备有龙井绿茗,和一套宜兴紫砂茶县。墙上一幅工笔仕女图,题名是“洛神凌波图”图上有几句题字,是曹子建《洛神赋》中的句子,祚荣顺口读出:“凌波微步,罗袜生尘,转盼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读罢又看看那洛神笑道:“这幅‘洛神凌波图’ 真画出了这几句诗文的神韵了,果然是‘秾纤得衷,修短合度。环姿艳逸,仪静休闲。皎若太阳升朝霞,灼若芙蓉出绿波。’任格格若和这洛神比较起来也是毫不逊色啊!”

    任姑娘也在看图,闻言脸色羞红,又大觉惊讶,祚荣竟能顺口背出《洛神赋》中另外一些句子,真是令人难以相信,便问道:“祚荣兄,满腹文采,竟然看不出呢!”祚荣道:“都是跟师父学的,曹氏父子的文章我特别喜欢,曹子建的《白马篇》我百诵不厌。”

    任秀道:“我小时也读过几年汉人办的书塾,读过一点‘四书五经’ 现在都忘得差不多了,时间不早了,咱们进卧室吧!”

    任秀拉着祚荣来到卧室,这卧室中放着一张雕花床,床上一对鸳鸯枕,衾被上一幅龙凤呈祥图。一对檀木衣柜油漆闪亮……

    祚荣感叹万分:“这是专为才子佳人预备的,我们人住的撮罗子、地窨子,穿的、盖的除了兽皮就是粗麻布,相比起来真是天堂和地狱啊!我跟师父整整住了八年山洞,睡了八年石床无被也无褥,今晚让我怎能消受得了这等富贵……”

    任秀道:“快点歇着吧!”说着已将被褥铺好,一对枕头并排摆放停当。

    “你,你先睡吧,我得想想明天的事。”

    任秀打了个呵欠,“那我就先睡了”,脱去外衣钻进被中,一会儿似已进入梦乡。

    祚荣在室中徘徊良久,他在想明天渡河可能发生的种种情况,四人虽然易容化装,但男女性别未变,身量没变,年龄变化不大,对燕都督知道得甚少,万一露出马脚,自己当舍身保护三人,如果过黄河这条路走不通了,就得东奔走海路了……

    任秀翻了个身,嘴里说着梦语:“我等着你,我等着你……” 祚荣走过去轻轻给她盖了盖被,她的睡态是那样娇美,俊秀的脸上洋溢着甜美的微笑……祚荣已深深地爱上了任秀格格了,她聪明、刚强、果敢、心地善良、恩怨分明、又侠肝义胆,若娶其为妻此生足矣……

    祚荣宽衣解带正欲上床,忽然又呆住了,“我等着你……”多么熟悉的一句话,对了,这句话多容格格说过,在那片金色的沙滩上,她奔跑着,呼叫着……还有那片柳树林中……祚荣轻叹一声,系上衣带踱到窗前,掀起窗帘,推开窗户,见繁星满天,时辰大约已是夜半,渡口处灯火闪烁,人影晃动……

    祚荣决定到渡口上探探虚实,他飞身跳出窗户,轻轻落到一条顺河的马路上,下了马路是一大片洼地,洼地那边就是黄河宽宽的堤岸,堤岸很高,黄河水快涨满了,几乎欲与镇上的房脊拉成水平。西边堤岸上有一片杨树林,祚荣躲进这片林中可以看清码头上的房屋人影。

    一条十多丈长的大船停泊在码头前,附近还有百十条小船用一根大铁链锁到了一起,有三四十名羽林侍卫提着灯笼看守着这些船只。

    河岸上有几幢房屋,从一幢房屋里隐隐传来哭叫声、鞭打声、喝斥声,祚荣暗思:一定是在拷打审问抓住的那些可疑男女,这些人因我四人无辜受罪真是可怜……

    忽然听得一片马蹄声顺着西边堤岸传过来,一长串灯笼火把渐行渐近,有穿一身黑衣的羽林侍卫,一身白衣的黄龙帮帮众,还有穿黄色、灰色僧服的和尚。这些人边走边谈。

    走在前面的两个人十分气派,都有四、五个随从簇拥,有牵马的。有提灯笼照路的,有严加护卫的。那穿黄色衣袍的正是黄龙帮帮主陈云龙,和陈云龙并肩而行的是一披着甲戴着银盔的羽林军长官。

    只听陈云龙说道:“李将军,你看,这一带的民船都集中锁到这桃花渡了,可以说,黄河上所有的民船都由敞帮控制住了。”

    那李将军鼻子哼了哼问道:“尚有几处官渡还在摆渡啊?”

    “昨天查视的禹王渡,这里的桃花渡,还有东面的飞龙津,共三处,这三处渡口明里有将军麾下严加盘查,暗里有敝帮人手秘密监视。就是东海边上也安插了人马。”

    “黄龙帮是北方最大帮派了,可不要有负朝庭重望,出了差错,你我都难以向来大人交差啊……”

    中间走过的一伙人都是侍卫和帮众,各个精疲力尽,怨声载道,大骂四名逃犯,污言秽语不堪入耳。

    最后是一伙僧人拥护着冯小宝,净禅陪伴左侧。

    “冯爷,那四个狗男女在上面露下头,这些日子无影无踪,会不会逃往江南了?”

    “不会的,他们一定要回家过河的。可没成想白山中人和大祚荣都进了铁笼还飞了出去,妈的,什么羽林侍卫、黄龙帮高手都是废物!”

    “冯爷,桃花渡口到了,这是个大码头,往长白山去收山货的大多由此过河。”

    “那今晚找个好去处,咱们住下。”

    “那容易,这里的‘桃花楼’很有名,‘美人面如桃花’说的就是他妈的这里了。”

    这队人马径奔码头而去。祚荣欲尾随前往,忽听身后有轻微脚步声,忙隐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