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坦箭脱靶 祚荣剑生威

    更新时间:2018-11-15 16:03:09本章字数:1796字

    丹坤沙德一愣,失望之余大为恼火,将手中石刀一丢,回到自己的马前,飞身上马向部落外跑去。

    老女王对哈坦说:“她要背叛祖宗,赏她一死吧!”哈坦犹豫了一下,还是拈弓搭箭,射出了一箭,但没射中,丹坤沙德跑进了森林,老女王不满地瞪了哈坦一眼。

    老女王又喊下一个名字,一个叫爱丽沙德的格格选了一个身强体壮面目丑陋的汉子,心满意足地领着男人回到原处。

    很快十几个俘虏都选走了,现在只剩下大祚荣和一对少男少女还捆缚在树上,少男少女要受火焚之刑那是晚上的事,现在人们关注的是大祚荣的归属。

    黄昏,太阳落山,鸟雀归巢,祚荣在异乡的树上等待发落,等待原始的选择,是嫁人,还是跟少男少女一同接受火刑,祚荣都不想,他想看看命运如何同自己开玩笑。

    老女王没有问祚荣选择什么,似乎没有这个必要,她看着正在梳理坐骑皮毛的哈坦说道:“哈坦,你过来,到讷(额娘的另一称呼)跟前来!”

    哈坦知道额娘要惩罚自己了,刚才她确是有意放走了丹坤沙德格格,以她的箭法,射杀一个没跑出百步的人该是百发百中的,额娘是深知自己的箭法的,这箭法是额娘亲手调教的。哈坦知道额娘是个恩怨分明,杀人不眨眼,霸道十足的女王。

    哈坦大踏步走了过去.

    “请额娘处罚!”

    老女王道:“自从你到了我们乌苏占部落之后,我们乌苏占部落就因你的吉祥而强盛起来,你的智慧,你的勇敢使我们总是打胜仗,论功劳你最大,我怎么会因你小小的过失而惩罚你呢?我要奖赏你,这几年我给你物色了多少个阿哥,你都没看中,今天在鹿窖中意外地得到一个,你看,就是捆在树上的那一个,这小阿哥穿着神奇的衣服,带着发有神光的武器,他肯定不是凡人,你看,他有着宽阔的胸膛,足可容纳天地,他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可以远看八荒,他是天下难寻的巴图鲁,你要寻找的那个人怎么会赶得上他,你忘掉他吧!你已经二十岁了,是族中最大的格格了,答应我,投入他的怀抱,我立马就把王位传给你,然后选个吉日良辰,你以女王的身份和这小阿哥成婚,我要把周围十几个部落的葛珊达、穆昆达、大叉玛请来祝贺你的婚礼,那一定热闹得不得了。” 老女王显得异常兴奋。

    额娘这份苦心,哈坦理应感谢,只是她心中实是早有心上人,他不会舍弃那个人而和这个人结合,又不能拂逆额娘的心意,以前每次都要和额娘挑选的男人比武,条件是自己输了就娶那男子,已经比试了八次,她都胜了。她相信这次也不会输。

    “额娘,一个男人首要具备的是胆量和打仗的本领,我要和这人比试比试,然后再决定。”

    老女王心想:你总是自视很高,这次你不会赢的,以我七十多岁老婆子的眼光……

    “好吧,这人要是个……也就不配做我的额驸,来人,将那树上的阿哈放开!”

    哈坦道:“不必费事,看我的!”哈坦已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弓拉成了满月,一只梏矢石弩箭在紫藤弓的皮弦上对准了百步开外的大祚荣。

    “这不公平吧!”老女王急欲阻止。“嗖”地一声,箭已射出。

    此时正是白昼将尽,夜晚欲临的时刻,哈坦主要凭感觉射出这一箭,祚荣听风辨向也是凭感觉判断箭的最终归宿,他没有动,甚至连眼睛都没眨一下,镇定坦然象一座山!

    那箭正中祚荣左胸侧的树干上,箭杆没入三寸有余,不偏不倚正将捆缚大祚荣的鹿筋绳射断了。祚荣心中赞道:“这哈坦格格好箭法!”

    现在大祚荣只要一挣,绳索就会脱离自己,他没动,他等待这格格下一步的举动。

    哈坦收起箭说道:“象个男子汉,你走过来让我仔细看看!”

    这声音象布谷鸟那样清脆宛转又潜藏着一股虎啸般的威严。即是一种诱惑又是一种指令,漂亮的格格有着不可抗拒的磁力,无怪乎很多男人要在女人面前倾倒折腰。

    大祚荣仍然一动不动。

    “你这个阿哈敢不听我的命令!”哈坦勃然,折身从作坊操起三支箭,瞄也不瞄,连续向祚荣射去。第一箭直取大祚荣的咽喉,大祚荣头一低用嘴接住了,第二箭射向他的心窝,祚荣忙挣脱右手,用两指将箭夹住了,第三箭已来到小腹紧要处,祚荣一脚将箭踢飞了。

    三箭不中,哈坦气急,从作坊取过一对石锤,娇声喝道:“看姑奶奶砸碎你的猪头!”老女王担心大祚荣有性命之危,颤声喊道:“哈坦,你不能欺空手之人,这有违族规,凡察去我屋里将他的家什取来给他,快,快,快!”哈坦将冲出的脚步煞住,做无可奈何的等待。

    凡察如脱兔神速地将妙德剑交给了大祚荣。祚荣接剑在手,抖掉绳索,仰天长啸一声如出柙猛虎,震得树叶纷下,群山颤抖,手中剑划了一个圈,剑气四溢,金属的音响如天上的纶音般悦耳,一个顶天立地的巴图鲁,真是美奂美伦到极致。惊得围观的男女“轰”地一声倒退数步,各个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