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神能附体 立杆将冠摘

    更新时间:2018-11-15 16:09:42本章字数:1714字

    他拉伊罕妈妈又对哈坦说道:“哈坦格格,都说你聪明勇敢,文武双全,我要亲眼见识见识,你要完成立旗杆和取柳冠两件事,你敢吗?”

    哈坦道:“不知怎么个立法,怎么个取法?”

    他拉伊罕妈妈手指场上唯一的一棵红松树说道:

    “这棵百年松树有八丈八尺高,要把它砍倒做成九丈的旗杆,然后立在七个山头中最高山头之上,你能办到吗?”

    哈坦似乎没加思索回答道:“我能办到,他拉伊罕妈妈,我现在就完成这件事吗?”

    他拉伊罕妈妈说道:“你先说说怎样做吧。”

    哈坦说:“一棵高大的树,地下部分也可使用,我掘出土从地面二尺以下的地方砍伐这棵树,自然能达到九丈的高度。然后我挑选身长不过一丈的健马十八匹,每两匹马为一组,左九匹右九匹把旗杆驮到山顶上,立到凿制好的石座上”。

    他拉伊罕妈妈先是点头后又摇头,说道:“九丈长的旗杆说立起来就立起来了,能那么容易吗?”

    哈坦道:“这也有办法,我把旗杆顶端对着风的方向,在顶端先拴好十八根长绳,绳的另一头系在十八匹马的身上,再把二十张缝成一大张的牛皮的四角上的长绳也系在旗杆顶端。山上风大,十八匹马顺风一齐用力拽,牛皮必然被风鼓起,两股力量合一,足有万钧,旗杆岂能不被拉起。等杆立起,立即用箭射断牛皮上的绳,骑手将马止住,这件事就完成了。”

    在场的先是被这个难题难住了,一个个唉声叹气地,替哈坦担忧着急。现在听哈坦说出这般巧妙的方法,立即都伸出大拇指赞不绝口,欢呼雀跃起来。

    他拉伊罕妈妈赞许地点了点头:“这是最打准的办法,在族民协助下,一定能实现。哈坦格格我要亲眼看你完成第二件事。”他拉伊罕妈妈让一个女叉玛把一顶用新柳枝编的柳冠放进桦树盒里,又让她把桦树盒挂到一棵高树上。

    一切就绪,他拉伊罕妈妈说:“现在已把喜鹊送来的穆昆达的柳冠放置在桦皮盒里了,它高离地面三丈三尺,勇敢的哈坦格格请你骑在马上将它从盒里取下来吧,如果你取不下来,只得由别人取了”。

    哈坦一打量可就犯难了,人站在马上伸手也达不到二丈高啊,自己从马上跳起,也跳不了一丈三尺高啊!”

    哈坦左看右看一副无可奈何的神色,大祚荣站在她的身旁,用只有哈坦能听到的声音说道:“选一匹善跳的马,你和马先后跃起,要让马在下面接住你,试试吧!”

    聪明的哈达心领神会,她牵过自己的率宾马,拍着马头说道:“马啊马,有这么些人看着咱们,可要争口气,我让你跳时你要高高跳起,然后回到跳起的地方等我落下。”哈坦的马是千里挑一的良马,会意地用前脚踏着地。

    哈坦飞身上马,双腿一夹,坐骑疾驰绕场一圈,场上的人都不眨眼地盯视着哈坦,看她怎样飞身取冠。

    骏马眼看飞驰到桦皮盒下面了,哈坦娇喝一声“跳!”一拍马屁股,那马凌空而起,哈坦已在马背上站立起来,就在马腾起到顶点,正要下落之时,哈坦在马背上箭一般跳起,正好在伸手可及处从桦树盒里取下了柳冠。

    骏马腾起落地止住脚步,转身奔向桦皮盒的下面,刚到地方,哈坦已落下,刚好落在马背上,哈坦成功了!高兴极了,双手举着柳冠,绕场跑了三圈。

    整个场上都是欢呼声,都是赞叹声,哈坦,也只有哈坦能取到柳冠,这是公认的事实。没人敢和哈坦比试争夺。虽然他拉伊罕妈妈多次问谁还能取柳冠。

    哈坦将柳冠捧给他拉伊罕妈妈。他拉伊罕妈妈宣布道:

    “哈坦格格已办好了两件事情,从现在起你就是乌苏占部落的穆昆达了,让我给你加冠吧!”

    哈坦快步走到他拉伊罕妈妈面前跪下,他拉伊罕妈妈将柳冠戴在哈坦的头上。

    他拉伊罕妈妈又下令道:“请前任穆昆达乌云珠将鹿角传给新任穆昆达哈坦!” 他拉伊罕妈妈让哈坦站立起来接受鹿角,乌云珠捧着权力的象征——鹿角,跪在哈坦脚下,双手将鹿角捧给哈坦。哈坦接过将额娘拉起。

    他拉伊罕妈妈宣布最后一项旨意:“哈坦穆昆达向神宣誓”。

    哈坦被一步步推到穆昆达的位置,不给她选择和推辞的余地,神的意旨怎能违背!哈坦对上天众神宣了誓,说了些如何治理好部落的话,话音一落,扎林手打神鼓,唱着神歌,唱着唱着大叉玛突然仰身倒地昏迷过去了,扎林,用神鼓在她头上扇了几下,她苏醒过来,恢复了大叉玛的常态,这表明他拉伊罕妈妈的魂灵已走了。

    接着大叉玛主持部落成员向新任穆昆达行拜见礼。拜见礼完毕。

    大叉玛说道:“请新任穆昆达完成前任穆昆达一件没有完成的事,对违犯族规的两个骚货处以火焚之刑!”

    哈坦闻听,大叫道:“我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