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仗义化干戈 结拜效桃园

    更新时间:2018-11-20 16:30:24本章字数:1798字

    祚荣归心似箭,放开脚步,行走如飞。海伦还勉强跟得上,海塔肥胖,腿又短,常常落在后面,还不时回头看自己的山头,显得依恋难舍。祚荣不时停下脚步等着。不知不觉已走了两个时辰的路。

    海塔突然收住脚步,召呼海伦道:

    “眼看就要离开咱们的地盘了,按规矩,咱们出山得留下点什么,我看就留下肚子里的屎尿吧! ”海塔的眼睛狡黠地转动着。

    海伦拍拍头:“我还差点忘了。”

    说罢,哥俩解开腰围就蹲下拉屎。祚荣停下脚步,见二人如此,捂着鼻子说道:

    “哪来的这么个臭规矩,我先走一步,你们可快点。”祚荣走得远远的等着哥俩。

    海塔小声对海伦说道:“我这一招调虎离山之计还挺灵。”

    海伦问:“有什么鬼点子快说!”

    海塔叹口气:“我可走不动了,还不知走多远呢,我受不了这个罪,哪有当山罕自在,咱们现在就偷偷溜走吧!”

    海伦道:“这家伙行走如飞,能耐大着呢,咱俩是一根绳上的蚂蚱,由人家牵着,跑不掉的,再说,咱们已答应跟着他了,怎能变心反悔呢。”

    海塔道:“跑不掉——是跑不掉,咋办呢,有了,咱俩寻机杀了他,就跑得了了。这可是个好主意。”

    海伦道:“你小点声,这家伙非常机警,可不要捉蛇不成反遭蛇咬。”

    “怕什么,前面小路一边是悬岩绝壁,一边是万丈深谷,把他推下去,就完事了。”

    “这——不好,使不得。”

    海塔很不高兴,不再说话。哥俩站起身继续随大祚荣前行。又走了半个时辰,果然来到一个险要地带。

    看脚下是一条羊肠小道,竟然逶迤贴附在笔挺的绝壁半腰间,往上看不到顶端,往下是云雾茫茫,不知有多深。如此险路,祚荣还是生平仅见。

    祚荣走在前,海塔紧跟在后,海伦压后。三个人身体贴着绝壁,手拉着手,一点点前行,丝毫不敢大意,连话都不敢高声,真正是一失足便成千古恨。

    海塔心惊胆战,浑身透着虚汗,暗思:“就在这下手吧,可不能再走了,弄不好,自己得先掉下去,三人就自己笨了。”

    这时海塔的右手正握着祚荣的左手腕,他突然松开右手,照祚荣后背猛力推出,动作之快,方位之准,真是叫人防不胜防。然大祚荣仿佛脑后有眼,听风辨向,反应之快,匪夷所思,身子一蹲,后背牢牢吸贴在壁岩上,堪堪躲过了迅雷般的一掌。海塔一掌走空,心下一慌,脚下无根,一个趔趄,人就跌下去了。海伦正用右手紧紧抓着哥哥的左手腕,努力想拉住已不可能,反被带了下去。祚荣一见叫声“不好!”左掌疾伸,如鹰攫兔,刚好抓住了海伦上伸的左手腕。用力回拉,总算扼止了二人重愈千斤的下落之势。

    祚荣往上努力拉二人,可是双脚却在偏斜的岩石上下滑,祚荣不敢用力,说道:

    “你兄弟俩在便溺时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早有防备,你们要杀我,谈何容易,现在你们是自作自受,害人不成反害已,我一松手,你们俩就粉身碎骨了,我们的缘份也就到头了。”

    海塔道:“大人不记小人过,我海塔一时糊涂,你就救救我们吧!”

    祚荣道:“我不能同时救你们上来,海伦本没有害我之心,老天有眼,你松开海塔吧,我也许能将你拉上来。快,我有点坚持不住了。”

    海塔一听急了,哀求道:“兄弟,要死咱们死在一块,咱可是一个额娘养的,大祚荣,你饶了我吧,我愿鞍前马后侍候你,我对天发誓,再生歹心,五雷轰顶。”

    海伦力量也快枯竭了,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断续的话语:“我,我不能——松手,要死,就死——在一起,大祚荣,不连累——你,你,松手吧——”

    祚荣右手抽出妙德剑,对海塔说道:

    “我将剑抛下,切断你的胳臂,我只能救你的弟弟了,你怨恨我吧!”

    海塔道:“你砍吧,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我该死。”

    海伦道:“哥哥,你先去吧,在底下等着我……”

    大祚荣没有抛剑,他根本就不想抛剑,是想试试这哥俩怕不怕死,见哥俩都很激昂,不怕死,感到满意。他用剑在脚旁刺了个脚窝,脚挪到脚窝里,这样就可用力往上拉人了,他又给海伦预备了一个落脚的脚窝。然后开始往上拉弟兄俩。

    祚荣往上拉,一点一点的,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流淌。

    海伦被拉上来了,待海伦立稳脚,二人又往上拉海塔。

    终于,弟兄俩获得新生。

    三个人小心翼翼走过这段险路。坐在一处平坦的地面上休息。

    海塔的气还没喘得平匀,张嘴照自己的胳臂咬了一口,胳臂滴出血来,他举臂往天上滴了三滴血,又往地上滴了三滴,然后又往大祚荣的嘴里滴了三滴,最后自己也喝了三滴。祚荣知道这是表示最大最高的忠心方式。海伦也照哥哥的样子做了一遍。

    祚荣说:“咱们对天发誓吧!”

    弟兄俩说:“好。”

    “从今后我们三人亲如兄弟,永不叛离,望上天明鉴。……”

    三人宣完誓,祚荣叫海塔为大哥,叫海伦为二哥,三人对拜磕头,成为拜把子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