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莺歌岭对策 忽汗海祭星

    更新时间:2018-11-20 16:36:06本章字数:1896字

    大祚荣如期回到了莺歌岭部落,消息很快传到了附近的大小葛珊,给仲秋节又添了一层喜庆。

    今晚全部落要举行三年一次的祭星礼仪,宁三女大叉玛和众叉玛正在部落的中央练武场上准备着。礼仪完毕,乞乞仲象、乞四比羽二主公要在松乙大厅中设宴招待远近各部落的穆昆达、葛珊达及叉玛们。

    大祚荣换上了新服装,头戴豹头单皮帽,两根银狐尾飘在胸前,穿一身窄袖白板鹿皮衣裤,都镶着五花串枝的绦子,脚穿一双黑熊皮靴,腰扎牛皮大带。海塔、海伦也穿上了鹿皮衣裤,体面得很,虽然觉得不大习惯。二人一直不离祚荣左右。

    哥仨来到演兵场时,场上已站了不少人,远近部落的头面人物也来了许多。语声鼎沸倒也十分热闹。长长的神案上供着众星神的偶像,供着八个酒盅、八个空碗、八个香碟,香碟中达子香已点燃,神案之下还置一木桌,木桌上放一猪钎了,桌子是准备放祭猪的,宁三女大叉玛站在神案北面的神树近处,身后站着二十多位叉玛。叉玛们每人都怀抱着托力,面向北方天空,一切准备就序。有人喊“灭火!” 场上及四周人家的灯火俱灭,就连场子南边的松乙大厅也熄灭了灯火。祚荣知道,祭星礼仪就要开始了。此时场上一片肃穆,没有任何声响。

    场上所有的族人,来宾都危立仰视,瞻望北方那片由女、虚、危三宿和河鼓、天桴星群组成的壮阔的神龟星阵。宁三女走到神树下跪倒在地,默诵祈祷词,然后站起,绕树走三圈,回到原处。有两个年轻人把一口猪抬到桌子上。猪头朝北。大叉玛走过来用酒领牲。拿猪的操起钎子将猪钎死,挑开四梢脱皮解肉,将猪耳、拱嘴、尾巴割下,分放在供桌上的空碗里。余碗则盛满猪血。宁三女大叉玛再次跪在神树下,所有在场上的人都随之跪下。神案上的香火,烟云弥漫,北方的群星闪烁迷离,令人敬仰。当月亮跃出东山,清辉洒地银光乍泻之际,宁三女大叉玛双手高举神鼓有节奏地敲起来,众叉玛站起身形翩翩起舞,腰铃的激越和着皮鼓的函胡,神秘的乐声在山谷中回荡。在这肃穆而欢乐的氛围中,众星神一定在满意地歆享着牲醴和香烟吧。大叉玛击鼓而歌,那是神的赞歌:时维八月,序属秋弥。龟寿临天,月辉铺地。北陆星神,遥遥在望,太清仙境,茫茫无际。佛里多神啊!至高至大,至善至美。恩泽下界,庇佑我民,安宁无灾,人丁不衰……

    大叉玛一口气唱出二十多位星神的礼赞之歌,祭星礼才告完毕.众族人站起,灯火齐明,场中燃起一堆篝火。大叉玛和几位叉玛将酒、碗里的猪耳、猪嘴、猪尾及猪血往火堆上抛洒,边洒边喊“乌里归索”(大喜),抛洒完毕,族人开始在火上烤猪肉吃,叫做吃祭星肉,边吃边载歌载舞,彻夜不散。

    远来参加祭星的客人则陆续进入松乙大厅,这座容纳千人的大厅是五年前建造的,圆木筑墙,茅草覆顶。厅内东、南、北三面摆放着木桌,桌上是丰盛的酒肉和新鲜果蔬。桌下铺着虎皮,供人席地而坐。东面是主座,南北是客座,到席的客人男女有二百多。

    大祚荣让海塔、海伦兄弟俩在场上维护安宁,安排就序,走进大厅时,主客差不多都已坐齐。众人得知他就是刚刚回来的大祚荣,莫不刮目相视,祚荣的威武仪表使众人赞口不绝。

    祚荣挨着乞乞仲象入座,主席上有乞四比羽、大查忽、宁三女大叉玛,还有祚荣小时的伙伴,现在已是两位主公所率靺鞨军正副先锋的夹谷清和富察武功。

    酒宴开始。

    乞乞仲象举起一碗酒,虽然白发又添了几许,声音却仍是洪亮如钟。

    “犬子大祚荣拜师学艺八年,刚刚从大唐国游历归来,今晚正值仲秋星祭之年,承蒙各位屈驾参加盛礼,共商粟末部大事,我大氏家族感激不尽,请各位同饮薄酒一碗。”

    众人将碗中酒一饮而尽。

    乞乞仲象又道:“请大家吃祭星肉及各种肉菜,咱们边喝酒边叙谈,不要有什么约束。”

    一老者说道:“大家早闻大祚荣之名,很想知道祚荣跟白山中人大师学到了什么本领,请大祚荣跟大家唠唠。”

    祚荣说:“白山中人大师年逾百岁,本长白靺鞨人,后到中原削发为僧,师承天台,五台名僧,通晓佛事,武功高绝,对中原的军事、文化、政治都有深刻研究,虽身入佛门,仍尊崇叉玛。我师父的艺业博大精深,祚荣愚钝虽倾尽一生也难以全部学到手,八年只不过学到皮毛而已。”

    又有人问:“大师为何没送你同归?我们都想见见他。”

    “我师愿在有生之年,将佛教传播于靺鞨各部,他已回长白山释经书讲佛道去了。”

    又一中年人说道:“我做交易生意,差不多走遍七部,各部都流传着你的大名,都说你会使靺鞨统一。你有这个志向吗?”

    祚荣笑道:“祚荣无德无能,但愿为靺鞨统一大业奔走呼号,我以为各部内部首先要团结,要学习中原文化,崇尚武技,建立自己的军队,靺鞨七部应联合起来,建立同盟,一部有难,他部支援,我们自己把拳头握紧了,外族就不敢奴役咱们了。”

    “说得好,我们现在受契丹人支使,真是愧对祖宗……”

    “唉!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众人议论纷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