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上布鱼网 船头对情歌

    更新时间:2018-11-21 14:22:08本章字数:1928字

    乌氏道:“那就由大叉玛定日子了,可别忘了。”

    接着又商量结盟会的程序,比武的方式,如何准备等事宜,众人都进行了具体分工,祚荣和夹谷清,富察武功,大查忽四人负责往远近部落发出建盟比武通知,海塔、海伦负责训兽。

    整个莺歌岭部落都在忙,前所未有的忙,要有数千人到这里集会,可不能失了部落的脸面。男人们要上山打猎,下湖捕鱼,完成自己摊派的份额,女人要将渔猎之物去皮毛除内脏,还要臼米、酿酒、打糕、缝制皮衾、皮褥……

    乌氏与乞四比羽之妻慕氏主管来宾的吃住,每天都要到各家各户去督促检查。

    莺歌岭部落各家的居室一般都是半地下半地上的,已经开有门窗,但都很狭窄,乞四比羽指挥工匠建造供来宾下榻的房屋,全部是模仿营州的建筑样式,比自家的房屋更漂亮。

    大祚荣、大查忽、夹谷清、富察武功四人更是马不停蹄地忙,到各部落选拔参赛男女,还要协助大舍利动员南迁的户口。海塔、海伦到大顶子山训兽去了,屈指算来,离九月初九只有五天了。

    昨日大叉玛为大祚荣进行了成丁礼,! 语称之为“井玄多罗”,是族中盛礼,是在大祚荣家举行的,将上屋的南北炕上的排插打开,上屋和堂屋通开,参加成丁礼的共有本族的十个后生,是由族长在图喇(图腾椿)上验明身高后引荐的,一般分半成丁,成丁两阶,成丁的年龄在十三—十八岁之间,成丁方可准许立家室参加各种礼仪活动。今天一早乞乞仲象就传过话来,让大祚荣和大查忽陪夹谷清、富察武功去二顶子山给夹谷义蒙和富察灵智两老将上坟,顺便到大顶子训兽场看看海塔兄弟,给二人带些吃喝用物。

    到二顶子山要乘船从湖上走,大家好久没下湖捕鱼了,去时下了网,回来收网,一举两得,四个人兴致很高,一大早就做好了准备。祭猪两口、纸钱、燃香、火石、糕酒衣物、鱼网等都已备办齐全。

    四人在祚荣家吃了粘米饭焖湖鲫,乌氏嘱咐四人早点回来,明天就要练武训兵了。

    大家答应着,将各样东西分放到院中的两只小船上,小船制造十分简便,将一段长十尺,粗三尺的红松木从两头的中间锯开,将中间部份凿空,就成为两只小船了,这种小船在湖上捕鱼十分灵便,如追赶鱼群用鱼叉叉鱼,更是别的船只不能代替的,渔民也叫它“小威呼”。

    大祚荣和夹谷清合抬一只船,大查忽和富察武功抬另一只,一前一后,不一会儿功夫,就到了忽汗海边。

    还是那片沙滩,还是那两条流入湖中的小河,西边的叫房身河,东面的叫松乙河,还有那片柳树林,一个令人回忆的所在。

    天气格外的好,秋高气爽,海蓝色的天空玫瑰色的太阳,黄绿相间的山色,碧波万顷的湖水,湖岸上零散的房屋,湖面上依稀的渔船,静谧而柔和。

    “久违了,忽汗海,我来了……”

    祚荣兴奋地喊叫,惊得嘻戏的水鸟发出悠悠的鸣叫,冲向高空,飘浮着不敢落下。声音在湖面上向远方荡漾,余韵久久不歇。湖上风烟俱净,游目聘怀,无遮无拦;岸上万山环抱,倒影摇光,虚实难辨,俯仰天地水天一色,云鸟渔舟,孰为上下?

    “上船吧!”夹谷清已将两只船棹分挂在左右船舷的木桩上,左手握右弦之棹,右手握左弦之棹,两臂交叉,躬身等着呆呆远望的大祚荣。

    祚荣“喔!”地一声收回游目遐思,“嗖”地跳上小船,小船无一丝摇晃。夹谷清道:“身轻如燕,祚荣的轻功真是妙绝!”

    “如此平静的湖水,怎能打搅,你划船,我下网,必拉妈妈(河神)保佑咱多捕鱼了。”祚荣拿起挂网。

    另一只船上,大查忽捉棹,富察武功拿网。

    大祚荣和富察武功将网头接到一起,齐齐扔入水中,随着船的缓缓前行,祚荣站立船头将长长的挂网一点一点的投入水中。网是麻线织的,用油血涂过,网漂是用黄菠萝树皮作的。网坠是石头磨制的,三尺高的网身入水后徐徐伸展开,网眼能插入并排八个手指,这种网只套二斤以上的大鱼。二只船相去越来越远,百丈远时,俱转船头向西北方向的二顶子山摇去,,后的网布成了一个巨大的口袋阵。

    湖面上远远近近有几十只渔船在下网起网,这时听到一阵歌声传入耳中,十分悠扬悦耳:

    嗨哟——呼尔嗨哟——

    哟哈哈,咿哈哈

    哈啦姆必哟哈哈

    忽汗海水波连波,

    撒网的阿哥多又多。

    必拉恩都哩牵红线,

    他把线头抛小哥。

    爱小哥、恨小哥,

    船儿摇得象穿梭,

    为啥不当小妹把话儿说;

    爱小哥、恨小哥,

    格格大了不知哪天坐喜车,

    你咋还不把媒托。

    哟哈哈,咿哈哈

    哈啦姆必哟哈哈

    嗨哟——呼尔嗨哟——

    祚荣听罢赞道:“这格格唱得多好,又大胆又活泼,只可惜我不会唱,清哥,那格格一定是唱给你的吧,还不唱一首答复人家?”

    夹谷清嘿嘿笑道:“我就知道骑马打仗,嘴笨得要命,那里会唱!”

    俩人正感失望扫兴之余,那边大查忽唱了起来:

    嗨哟——呼尔嗨哟——

    哟哈哈,咿哈哈

    哈啦姆必哟哈哈

    忽汗海水深又深,

    撤网的阿妹别伤神。

    摇船摇到柳树下,

    唱歌唱给心上人。

    思小妹、想小妹,

    看不到你就丢了魂,

    摇过来让我亲一亲;

    思小妹、想小妹,

    满船的金银做聘礼,

    明儿就娶你入家门。

    哟哈哈,咿哈哈

    哈啦姆必哟哈哈

    嗨哟——呼尔嗨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