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上列美景 人中展风俗

    更新时间:2018-11-22 08:27:00本章字数:1766字

    大查忽一棒朝海塔滚圆的脑袋砸下,海塔本来就愚钝,听到风声棒已到头顶,躲是躲不及了,双眼一闭,叫道:“哥们,来世再见了……”

    千钧一发命系毫端,祚荣疾伸猿臂,以快逾闪电的速度将海塔拉到身边。大查忽一棍打空,勃然大怒,抡棍再次打来,没等棍落下,祚荣已一掌推出,一股强劲的掌风逼得大查忽倒退数步,同时厉声喝道:

    “不许胡来,都是自家兄弟!”

    大查忽翻了翻眼睛:“这两个强盗,不是好人,他俩是有意放虎伤人,像这般驯虎,还不把自家人都吃了。”

    海伦道:“你说这话,可冤枉人,虎是自己跑出来的,我们弟兄立马就追过来了,请大少爷原谅。”

    海塔睁开眼睛,摸摸脑袋还在,自语道:“一棒打入阴间更好,做鬼倒比做人轻松,只可惜阎王爷不收咱。”

    大查忽骂道:“你这臭小子别太得意了,老子早晚得收拾你!”

    祚荣道:“大哥,你不该不问青红皂白就往死里打人,好了,咱们收拾收拾上驯兽场走走!”

    “哼!要去你们去吧,我可害怕老虎再跑出来,我船上睡觉去了。”

    大查忽气呼呼地走了。

    谁也没劝阻他,祚荣道:“由他去吧,他本来就不愿来,咱们走!”

    来到大顶子山头上的驯兽场已是午时。

    大顶子和二顶子毗连,是湖南头一座最高的山,山顶极平坦,柞木杆栅栏围起的驯兽场,周围约有五、六百丈。场中有天然的虎洞、熊穴,这里的虎和熊是分开驯养的,都在五十只上下。有几个阿哈正给虎和熊喂食,虎离不开肉食,熊吃杂食,吃饱了便在场中奔逐撕打或睡懒觉。

    五个人站在栅栏外观看,祚荣饶有兴味地看着,一边对夹谷清和富察武功讲述海塔弟兄指挥熊虎打仗的故事。

    听过有趣的故事,夹谷清说道:“我知道大首领让兄弟俩驯兽的用意了,原来这些猛兽可以替人打仗。”

    祚荣道:“自然,不过在人烟密集的平原地带可不能用它们。海塔、海伦你们要抓紧驯服它们,过几天就有用场。”

    海塔拍拍胸脯:“小弟放心,我们哥俩干这个也不十年八年的了,保证没问题。”

    海伦道:“肚子饿了,该吃东西了。”

    海塔拍了拍脑袋:“哎哟,三位都是贵客,我把喝酒吃饭的事怎么忘了,你们站在这先看看景色,我们弟兄弄些吃的。”

    弟兄俩去洞中准备吃的,三个人走到山的东北角,要观看忽汗海的景色。

    果然是站得高看得远。金秋时节,湖上长烟一空,半个忽汗海竟然尽收眼底,宛如欣赏一幅展开的山水画。周围是百万群山雄列,挨挨挤挤,中间是一泓碧水平铺,舒舒展展,此是山中有水;水中又疏密有致地耸着数个山岛,各领风骚,标新立异,这是水中有山。

    大祚荣用手指点着,如数家珍:“那两个如船的绿影是大孤山和小孤山,那两个对峙的山丘是珍珠门,那是闫王鼻子,那是老鸹砬子。”

    夹谷清道:“如果近看,这些岛上遍是怪石峭壁,倚松卧柏,奇花异草,珍禽异兽,令人留连忘返,真是人间奇境啊!”

    祚荣感慨万端地说道:“我们家族从长白山来到这里已四十多年,我们是在这里生、这里长大的,过几天我们都要走了,就要离别这销魂的山山水水了,不过,这只是暂别,总有一天我们会回来的。我们要在这片土地上,建造我们的都城,在这片水域上建造我们的战舰,要让这里人烟密集,要让人们幸福美满,……”

    祚荣正在憧憬未来,西面海伦在呼叫:

    “喝酒了,吃饭了,快回来吧——”

    离九月初九还有二、三天,各部落人马开始陆续来到莺歌岭部落,到这儿的山岭上一望,到处是稠李子(一种野生结桨果的灌木),方知这部落名称的意义。不过这稠李子并不好吃。来的人除了首领,便是前来应征比武的男女青年,他们服饰各异,语言大致相通。

    那些耳上、颈上、手腕、脚脖上佩戴着五光十色形状奇异的贝壳装饰的是东海各部落的。男人赤裸上身,纹身,大概是从日本学来的,纹绘的是各种鸟兽的图形,腰间围的是鱼皮短裤。格格则在胸部围一圈鱼皮,鱼皮五光十色,制做十分精巧。男人一律光头,女人的头发编成密麻麻的小辫子,上面有珍珠闪烁。男女一律骑着雄壮的率宾良马。

    长白部、粟末部的人受中原影响,大多穿着丝绸或麻布服装,也有保留习俗,仍穿兽皮衣的,长白靺鞨的格格须戴鹿骨耳环,粟末靺鞨格格头上常戴几朵艳丽的花朵。

    大体上说,男人的头发千奇百怪,女人的头饰光怪陆离。

    凡初次走进莺歌岭部落的人,都会觉得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都会觉得到处是新鲜、是惊奇。这里的房屋高大雄伟,这里有各种作坊,有没见过的铜铁作坊,这里有油漆的木器,还有各种玉器,这里的酒美,这里的食香,这里的男人豪爽,女人漂亮,这里有热情的款待,彬彬的礼仪,严格的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