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水不示弱 粟末首告强

    更新时间:2018-11-26 16:53:40本章字数:1949字

    大祚荣、富察武功见夹谷清神色木然不知所措的样子,疾呼道:“快跳下!”“快!”夹谷清仿佛没听到似的,不慌不忙地左手握住头上横梁,右手从口中取下匕首,看着腾空扑来的猛虎,夹谷清身子一荡,脚在前仰面飞向猛虎,身如疾箭从虎腹下擦身而过,接着是一笼血光,一声惨叫,一声巨响,虎笼一阵巨烈的摇晃。

    众人偷觑笼中,看那夹谷清站立在笼子的东北角,无事似的,匕首并没有沾血。而那虎倒在笼中,胸膛已被剖开,随着它的垂死挣扎,五脏六腑已挤出胸腔。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夹谷清吊在半空,见那虎向自己扑来,单臂一荡,右手举刀照准虎的心窝插入,遂将虎的胸膛划开,那虎双腿一蹬也将夹谷清双肩之皮肉翻开。

    看那虎已奄奄一息,夹谷清走过去,手挥利刃,“刷刷刷”展眼已将一张虎皮剥下,搭在肩头,一纵出了虎笼。全场立时响起欢呼声。夹谷清是第一个将虎皮剥下的粟末的大英雄。

    大祚荣、富察武功迎上前,俩人将夹谷清抱住,激动地喊着:“巴图鲁,巴图鲁!”乌氏让人拿来红伤药。俩人给夹谷清流血的肩头敷上药,听得人们又是一阵惊呼,大家齐转头看去。

    原来是黑水的一名壮士已倒在虎口下。

    黑水的三名选手是玛哈、布里尔和恩特,这三人都有着铁塔般的身躯,在弱水(黑龙江)以北,他们不知擒获了多少西伯利亚猛虎。

    布里尔要求第一个出阵,他正狂热地追求着达丽,正想显露一下自己的身手,这也正合玛哈的本意。

    这更是一场惨烈的搏斗,倪属利稽和达丽目不转睛地盯视布里尔的生死一搏,达丽确实对布里尔有好感。布里尔是黑水部闻名的猛士,在一次抗击东突厥的大战中,他一口气斩敌二百余人,使东突厥人丢魂丧胆,以后再不敢与其交手。布里尔的弱点是头脑简单。有一次达丽独自上山打猎,布里尔偷偷跟随在后。达丽在与一只黑熊搏斗时,被黑熊打倒在地,黑熊正欲一屁股坐死达丽之时,布里尔一箭射死了黑熊,跑过去抱起达丽要和她野合,达丽说:“我口渴得很,你等着,我寻了泉子,喝完水就回来。”结果布里尔等了一下午,也不见达丽的影子,其时达丽早已下山回家了。达丽自见了大祚荣后,情有独钟,布里尔在她心中的位置已不重要。

    布里尔跳进笼中,那只猛虎竟然一动不动,好似根本没把来人看在眼里。布里尔与虎对视良久,布里尔先忍耐不住了,持刀向虎扑去。那虎待他近前了,狂啸一声,身形骤然跃起,以泰山压顶之势反扑过来,布里尔不敢硬拼,闪身让过了。待虎四爪落地,布里尔飞身跨上虎背,左手揪住虎的头皮,右手刀刺向虎颈,眼见得手,不料那虎十分机灵,来个就地十八滚,庞大的身躯差点将布里尔的骨骼压散。布里尔摇晃着站起身,还没立稳,老虎身躯一转,一条铁棍似的尾巴一扫,将布里尔的双腿斩断了。布里尔仰翻在地,眼见虎口大张,哪还有生理。这时恩特欲去抢救,被玛哈沉声喝止,只得眼睁睁看着那虎大嚼布里尔的骨肉。

    达丽先是惊恐地“啊呀!”一叫,赶忙闭上双眼,将头埋进阿玛的胸怀,肩头在不住地抖动。倪属利稽大为扫兴,皱眉骂道:“不中用的东西,让老夫丢脸!”

    玛哈坐在地上闭目养神,面无表情,恩特一脸沮丧,浑身的肌肉在抖动。

    这时其它各部都有人死于虎口,接着又有人跳入笼中,英勇顽强的气派,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大祚荣等人看那虎,风扫残云般将布里尔的骨肉吃光后,懒洋洋地爬伏在笼中,尾巴轻摇,意态遐甚。

    “少爷,让我去宰了这只虎吧!”恩特恳求。玛哈睁开眼摆摆手,勃然站起,“虎吃饱了,更难对付,我要亲自动手!”玛哈举身跳入笼中,倪属利稽对左右的酋长们说道:“看我的儿子如何宰杀这只虎吧!”

    玛哈鱼生活在日本海域中,这种鱼一到繁殖期就回游到黑龙江中上游产卵繁殖,每条鱼都有固定的产卵水域,回游时它们不畏生死,坚韧顽强,不达目的地绝不罢休,倪属利稽给儿子起名叫玛哈,就是要儿子具有玛哈鱼的精神。

    其它几个部的壮士都死于笼中,全场的目光都聚到玛哈的身上。

    常言道:“虎无伤人意,人有害虎心。”老虎本来是不大伤人的,除非饿急,或人惹怒了它。

    玛哈手持利刀一步步向蜷伏着的虎逼进。虎睨视着并不动,大概想故伎重演吧。玛哈是练过轻功的,他身形一晃,突然围着虎转了起来。脚下不知踏的是什么步法,在老虎的眼里,玛哈已不是一个人,而是无数个玛哈在周围闪现,使它无法适从。这种“幻影分身大法”是突厥一位大法师传授给玛哈的。

    老虎站立起来团团转,不知该扑向哪个目标,玛哈突然飞起一脚踢向虎头,这一脚有千斤之力,将虎踢得晕头转向,疯一般施展起三大看家本领,扑、滚、扫并用,玛哈身如幻影极力挑逗,那虎渐觉气力不继,生了厌倦之意,玛哈见时机成熟停步站立在铁笼的东南角上,那虎看清了玛哈的身影,用尽全力向玛哈扑去,玛哈仰面伏地身如游鱼竟然从虎胯之下滑溜而出,那虎一头撞向死角不及转身之际,玛哈一个鲤鱼打挺,转身、伸臂,;把二尺多长的利刀从虎的肛门插入,连刀把都送进去了。那虎痛急,满笼打滚,最后终于瘫倒在血泊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