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婆娘展眉眼 儿媳讲风尘

    更新时间:2018-11-28 08:45:13本章字数:2405字

    今晚乌夫人正憋着一肚子气,在下屋哄着大野勃入睡。大祚荣一回来她就留神了,从门缝里已将一切听得明明白白,看得清清楚楚。她再也忍不住了,一头闯进来,指着祚荣斥道:“大祚荣你瞒着额娘做戏,害得我错怪了任秀格格和红拂大师,看我打你不。”

    乌氏果然照大祚荣的肩头捶了两下。

    祚荣笑道:“是祚荣目不识珠,惹额娘着急生气了,祚荣愿让额娘打一百下。”

    任秀忙站起施礼:“请老夫人不要生气,戏是任秀演的,要打就打我吧,祚荣无过。”

    乌夫人变怒为笑:“怎么,我这媳妇还没过门,就不跟我一个心眼了,你就不怕我这婆婆厉害,日后报复吗?”

    说得众人笑了,羞得任秀格格将红脸转到了后面。

    乌夫人见过红拂大师,问红拂年龄,红拂道:“我已虚度一百多年了。” 不但乌夫人不信,在座的都不相信。乌夫人疑惑地说道:“可看上去,你老人家比我大不了几岁啊,大师红光满面的,真是天人那!”

    任秀扶乌夫人入座,乌夫人见任秀格格不仅武艺超群,长得端秀,而且性情贤惠,心中不知有多高兴,“我要挑选的儿媳正是你这格格啊!”

    任秀不好意思地说道:“老人家可别看走了眼,我原本是丽人格格啊!”

    “哟,你敢揭我的短呢!”

    说得众人又笑了一阵。

    乞乞仲象正色说道:“大师能光临敝舍,我等感到万分荣幸,听祚荣说过,大师与白山大师来到漠北是要弘扬佛教,我等对此事十分感兴趣。”

    失阿利道:“我们靺鞨人自古信奉萨满,正像中原人原本信奉儒教道教一样,中原人早已接受了佛教,我们当然也欢迎,我们靺鞨各部渴望统一、自立,要摆脱强族的侵凌,望大师给予指教。”

    红拂道:“我听说大祚荣身负天神的使命,有振兴靺鞨的宏愿,现在又结成联盟广招人才,听说还要率本族迁往营州以学习中原文化习俗,这些都是必要的举措。贫尼一路上见靺鞨人勇敢、勤劳、正直、豪爽,民风淳朴,思求开化,贫尼将竭尽残年余力广播佛教以不辱使命。”

    乞四比羽道:“我们这些人生于闭塞之地,对外面的世界一点也不了解,大师闻多见广,给我们讲讲李渊父子建唐的事吧!”

    红拂道:“贫尼是出家人,久不问红尘之事,任格格曾到过中原,还是让她讲讲吧。”

    众人一致同意,催促任秀讲讲见闻。

    任秀无法推辞。“那我就讲了,不过在我讲的时候,不要打断或阻止我讲的故事。你说呢,奶奶?”

    红拂笑了:“我不干预红尘之事,你尽管讲。”

    任秀清了清嗓子开始讲道:

    大唐开国元勋李靖在年轻时,有一次去见隋朝司空杨素。杨素为人骄傲奢侈,坐在床上接见李靖。李靖作揖后说:“现在天下动乱,豪杰并起,你是朝庭重臣,应该有收罗豪杰的打算,不应用傲慢的态度对待宾客。”经过一番交谈,杨素才知道李靖确实是个有雄才大略的人,对李靖很是敬重。俩人谈话间,有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姑娘手拿拂尘一直注视着李靖的言谈举动。李靖回到旅店,睡到五更时,听见敲门声,李靖开门一看,是个身穿紫色衣服,戴个大帽子,用一根棍子挑个行囊的人,来人说:“我们今天已经见过面了,我很佩服你的才能,愿协助你干一番事业。”说完脱去衣帽,竟是那手拿拂尘的美丽姑娘。这姑娘的姑姑是隋炀帝的嫔妃,在宫中是很有地位的。这姑娘假说自己姓张是个侍女。李靖看她肌肤、仪容、言语、气质不同凡俗,既高兴又害怕,俩人当即乔装回太原。这天走到灵石旅店住宿,李靖炖上羊肉在外刷马,张姑娘梳理头发之际,忽然一位中等身材,长着络腮红胡须的人骑着瘸驴而来,进屋把皮囊扔在炉前,拿个枕头斜躺着看姑娘梳头。李靖非常生气,张姑娘示意李靖不要发怒,张姑娘梳好头,问那人姓什么,客人答:“姓张,排行第三。”张姑娘说自己也姓张,应兄妹相称,于是喊李靖:“李郎,快来见三哥。” 李靖急忙拜见了来客,三人围坐在一起,客人问炉上煮的什么肉,张姑娘说:“是羊肉,估计已经熟了。”客人说:“我饿了!” 李靖就到街上买了胡饼,客人从腰里抽出一把匕首,切了肉与胡饼一块吃,也不让主人,又把剩下的骨肉都拿给驴啃。客人问:“看李郎你是个贫士,怎么会得到这么漂亮的姑娘?”李郎道:“萍水相逢,结伴回太原而已。”客人这时又要吃酒,便去打开自己的皮囊,从中取出一个人头和心肝。他把头送回囊中,切心肝来下酒,边喝边说:“这是个天下最忘恩负义的人,我恨他已有十年,今天才找到他,杀了他,解了恨。”又说:“我看李郎真是器宇轩昂,是个有出息的人,你听说太原有出奇的人物吗?” 李靖说:“我曾见过一人,姓李,刚二十岁,是个非凡的人物。”客人说:“你能约他在汾阳桥见我吗?”李靖说:“可以。”

    不久,李靖领着李公子和这客人在汾阳桥见了面。客人见这李公子神气扬扬,仪表堂堂,同饮数杯之后,客人对李靖说:“这人才是真天子呢!”又约定下次在此见面的时间。

    约下的日期到了,李公子如约而来,这时客人与一道士正在下棋,那道士见李公子清朗的神态,就说:“这一局棋全输了!”罢棋离去。客人邀请李公子下棋,客人先下四子,把住四角,说:“我出数子争四方。”李公子从容投子到天元处,微笑说:“我出一子定天下。” 客人自叹道:“我不如你。”于是告辞,带着李靖到京师自己家中。李靖见到客人的妻子,家里罗列奇珍异宝,奴婢满堂。饮完酒,客人叫家人搬出二十张床,上面盖以锦绣,揭开都是珍宝钱财。客人说:“这都是我的钱财,全部送给你。为什么呢?要在这个世界上成就事业,得奋战二三十年,现在天下将有主人,我还在这里住着干什么?太原的李公子是真的英明国主,三五年内天下就会太平。李靖你有奇才,如辅佐英明之主,尽心竭力,必位极人臣,我今天把财产给你,请你用它辅佐真主,赞助他成就大业,望你多努力。过十年后,东南方数千里外会有奇怪的事情发生,那就是我成就事业的时刻,你和张妹可以向东南方洒酒相贺。”说完便与其妻带一仆从乘马而去。李靖得到他的宅院成为豪富,利用钱财帮助李公子取得了天下,这李公子就是李世民,那客人就是风尘三侠之一的虬髯客,后来听说虬髯客做了东海岛国的国王。李靖便与张姑娘向东南洒酒遥拜,李靖的兵法,据说都是这位虬髯客传授的。我这个故事都是道听途说得来的,也不知是真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