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贼花下死 奸雄刀上生

    更新时间:2018-11-30 14:50:44本章字数:2249字

    不一会儿达丽已是晕红双颊,施尽千般旖旎、万种风流,直教赵都督神魂颠倒如入洞房,乘着醉意,左手肆意捏着诱人的乳峰,达丽轻声哼着瘫软在他的怀中。

    在座的有好酒的、好色的、好谈的、好静的,皆各得其所各行其乐。李尽忠与下属们谈笑畅饮,偶尔斜睨一眼达丽的动静,虽不堪入目却也无半点醋意,其城府真是深不可测。

    大祚荣早就看破了达丽的行藏,知道一场好戏已经开场。他厌恶这种混浊的场面。邀夹谷清离开席案来到敞开的窗前。远望迷迷蒙蒙的长白山,祚荣说:“天色阴沉,好象有一场暴雨就要来临!”夹谷清朝天空望了望,说道:“将是黑云压城啊!昨晚就已酝酿这无边风云了吧!”

    祚荣不答,负手吟道:“步出齐城门,遥望荡阴里。里中有三坟,累累正相似。问是谁家墓、四疆古冶子。力能排南山,又能绝地圯。一朝被谗言,二桃杀三士。谁能为此谋,相国齐晏子。”

    “这是诸葛亮喜欢吟唱的《梁父吟》吧?”夹谷清问。

    “大哥怎么知道这首诗?”

    “我读过诸葛亮的兵书,这‘二桃杀三士’的计谋和‘借刀杀人’之计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大哥不单忠勇而且睿智过人啊!”

    都督似已酩酊,让达丽扶着踉踉跄跄隐入内室。

    祚荣又道:“咱们该做好应变的准备了。”

    李尽忠轻轻舒了口气,脸上已有杀机隐现,正是金风

    未动蝉先觉。

    都督似醉而非醉,醉翁之意不在酒,不入内室怎得享云雨之乐。这叫寿归正寝。

    李尽忠走过来给乞乞仲象、乞四比羽倒酒,三人举杯欲共饮,尽忠说道:“二位兄台忠勇可嘉,我李尽忠是个粗汉,平日里言语不周体恤不到的地方要多加原谅,现在我们都在都督治下服役,任人驱使如犬马,我知道二位早有异志,今日咱们就携手努力吧!如能同心咱们就干了这杯吧!”乞乞仲象道:“将军虎威,在下敢不效力。”三人共饮杯中酒。

    李尽忠一一给各官员首领敬酒,言语中多有指责赵都督做威做福,压迫各族的所作所为。一时大厅之内,众人窃窃私语,多是对赵都督不恭之辞,赵都督被李尽忠放到了火山口上。

    都督在内室中肆行无忌,脱得赤条条的。他动手扯下达丽最后一层遮掩,达丽故意躲闪,引逗得都督气喘如牛,急不得怒不得,纠缠了好一会儿,达丽才顺从地躺在床上。

    在契丹的将领中,最显赫的最勇猛的最有谋略的该属孙万荣了,他是归诚州刺史,契丹军副元帅,李尽忠是他的妹夫。孙万荣得到李尽忠的暗示后,佯装酒醉到茅侧去,走出了大厅。

    达丽已将胖都督折腾得精疲力尽,见他已酣睡如猪,达丽便扯过棉被给他盖上,盖得严严实实,达丽虽然武功尽废,但要制赵都督于死地,此刻还是游刃有余的。都督被她全力闷死在被中,达丽沉着利落,穿好衣服,突然嚎淘大哭起来。

    卫士们冲进内室,官员们也都闻声入室,见赵都督赤裸着,鼻口无息,见那舞女云鬓散乱,哆嗦在墙角处,人们立刻意识到是怎么一回事了,凭这样一个弱女子怎能加害于都督,都督身上无伤痕,看来是暴亡!

    都督已死,引起都督府内外一片混乱,李尽忠不失时机地闯进内室,一把揪起抽泣不已的达丽,喝问:“小贱人,都督怎么死了?”达丽战战兢兢地“他强暴我之后,就……就死了,与妾无干,是醉死的,累死的,说不清……”

    李尽忠环顾满室的人,冷哼一声“你是我的爱妾,我一向厚待你,今天竟背着我干出这等伤风败俗的丑事!”

    “并非小妾情愿——”

    “住嘴!你这个骚货!”李尽忠不容她分辨,将达丽拖到殿堂。达丽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主意是你李尽忠出的,难道要假戏真做,将罪过加到我身上不成?”达丽请求李尽忠放手之际,大殿外喊杀声突起,孙万荣首当其冲,率领混进城内的契丹武士杀进了都督府。都督府的卫士立即分作两伙,一伙抵挡孙万荣,一伙围杀李尽忠。

    李尽忠不愧是契丹名将,辽东枭雄,一手夺过劈来的一把刀,一手抡起达丽作盾牌,立斩数名武士。“李尽忠造反了!”“杀死李尽忠为都督报仇!”都督府的大周朝卫士见到契丹人就杀,契丹卫士源源涌来,逐渐由劣势变为优势。

    李尽忠得意地狂笑,“诸位首领,不要害怕,赵文刿向来歧视虐待东北各族,今日又强奸本将爱妾,现在我的三万铁骑已包围了营州城,而大周军正在西方和突厥作战,营州城即将归我契丹所有,有敢轻举妄动,不拥戴李某的,请看我手中刀。”李尽忠手中刀竟向达丽砍去。

    大祚荣早已贴近李尽忠,表面是在保护李尽忠,实际是观看形势,若契丹势弱就除掉李尽忠,眼见契丹势强,李尽忠欲杀死达丽的当儿,祚荣手中妙德剑一挡,磕飞了李尽忠手中刀,祚荣挟过达丽脚踏乱兵的肩头如飞一般冲出大殿,无人能挡得住,无人能追得上,转眼出了都督府院墙,不知去向。

    李尽忠大怒,但又无暇顾及,率领契丹将领们与孙万荣里应外合,很快一百多名大周卫士成了刀下鬼,孙万荣率领几百名武士拥入厅堂,各个满脸杀机,八方来宾苟全性命的无不匍匐于地,面如死灰,整个殿内血流成河。

    乞乞仲象、乞四比羽等靺鞨将领一直佯装和大周卫士

    搏击,寻找机会杀掉李尽忠,见大祚荣的突发之举,夹谷清欲随着冲出援助,被乞乞仲象厉声制止住了,乞乞仲象看到契丹的势力已不可遏止了。轻举妄动会误了大事。他大骂了祚荣一阵,又向李尽忠赔罪。李尽忠道:“你们尽管杀敌,此事以后再理会。”

    守营州城的只有三千多大周官兵,赵都督一死,军心涣散,城门很快被攻破,契丹兵涌进城来,烧杀抢掠,唐人几乎被灭绝,营州倾刻成为一座血城!

    孙万荣在都督院中发现大祚荣携达丽冲出厅堂、府墙,问明原由,急令十名贴身武士追捕,勿必要斩杀达丽以灭口实。

    祚荣跑到北城门,城门刚好被契丹兵攻开,契丹兵蜂拥而入,祚荣从他们头顶上飞纵而出,追来的十名契丹武士都是好身手,在城门处受到阻滞,待挤出城门,遥见祚荣、达丽的身影已在二里之外,众卫士要来十匹快马,扬鞭急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