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孝杰思救国 尽忠筹迎敌

    更新时间:2018-12-04 16:28:43本章字数:2034字

    一太监开始宣旨:“奉天承运,大周皇帝诏曰:契丹首领李尽忠反叛朝庭,杀死命官,占据营州。朝庭即刻发兵征讨。任命建安王武攸宜为清边道行军大主管,王孝杰官复原职任副总管兼檀州都督,左鹰扬卫将军曹仁师为先锋兼平州都督,文昌左相武承嗣,检校天官侍郎姚璹为正副安边巡抚使,左拾遗陈子昂为行军司马,狄仁杰为魏州州长,随军将领有金吾卫大将军张玄遇,左威卫大将军李多祚,司农少卿麻仁节,……以上共二十八人。……”

    当下武攸宜等人各接了印信,各行其事走马上任。

    上官婉儿对二名太监说:“你二人分头去通知王孝杰和狄仁杰,要快!”

    东都最繁华的地方便是洛河两岸,天津桥一带了。洛神酒楼上,三个月来有一中年落魄汉子整日在这喝酒,这人生得魁伟身材,黄发黄须黄眼珠,一幅吐蕃人的长相,此人正是大名鼎鼎的王孝杰,正喝得烂醉如泥,伏在桌上,鼾声如雷,客人们都远远地离开他喝酒,并窃窃地讲述关于此人的传说,津津有味。洛阳酒楼近来生意特好,很多人是以一睹王孝杰的尊容为快事的。

    突然间楼下传来吆喝声,即刻闯上楼来的是几名大内卫士,还有一个黄门老太监。一名卫士指着王孝杰道:“刘公公,此人便是王孝杰!”这伙人立即将王孝杰围住,唯恐他跑了。一名卫士上前小心翼翼地将王孝杰喊醒,扶他坐起,刘公公则用公鸭嗓喊道:“王孝杰还不跪下接圣旨!”

    醉眼朦胧的王孝杰以为又是那些市井顽徒前来寻开心,正欲挥拳逐之,那刘公公喝道:“王孝杰好大胆子,敢打大周公差!”王孝杰这才定睛细看,此人不正是内宫副总管刘公公吗?收拳吼道:“王某已是平头百姓,每天只与酒打交道,再不接什么圣旨了,罢了,罢了,刘公公请回,不要打扰我的春秋大梦,好不好!”刘公公道:“契丹人李尽忠作乱,正欲大举进攻河北,军情十万火急,皇上没有忘记你,重新启用官复原职,任副总管镇守檀州,这可是封疆大吏,建功扬名的大好机会,很多人求之不得的啊!”谁料那王孝杰埋头不理,鼾声又起。刘公公无计可施,正在犯难。

    这时又有三人上得楼来,二名卫士,一名官员,卫士见刘公公等人在场,便喊道:“右拾遗陈大人到!”刘公公固然瞧不起右拾遗这样的小官,但陈子昂刚刚得到武皇的青睐,又任命行军司马的高职,也就不敢装大,忙迎上去,“陈司马来得正好,王将军正在小睡,老奴不敢打搅。”子昂道:“公公有公事在身,可先行一步,子昂只是想来讨一碗酒喝!”

    “伯玉快过来,我正愁没人和我一道喝酒呢!”那王孝杰闻声坐起。

    子昂直趋王孝杰桌前,施礼道:“王将军别来无恙!”

    “天天和神仙打交道,好得很,来,咱们痛痛快快喝几杯。”

    子昂道:“在下冒昧向皇上举荐王将军,恐王将军已淡泊名利,会怪罪于我,所以急急赶来请罪。”

    此刻刘公公进退两难,便也和侍卫们在另桌坐下,召唤酒菜,以坐收渔利。

    王孝杰敞笑道:“知我者,伯玉啊,如今我只不过是洛阳街头一酒徒而已,醉生梦死,自得其乐,岂敢领受朝庭大任。”

    子昂笑道:“闻听王将军每当出战时,常鼓励将士说:‘大丈夫当为国请缨,扬名沙场,以马革裹尸尔!’将军还常讲马援的故事,那马援不怕失败、不怕诬陷、不怕革职、不怕流言,忠贞报国,留名青史。王将军收复安西四镇,令天下万民景仰,而今契丹兵临幽燕,百姓落于水火,将军若袖手旁观坐视不救,岂不令天下人失望,而发出‘将军何至于此!’的慨叹。”

    王孝杰沉默不语,在场的差使皆不作声,陈子昂的这番话若不奏效,别人的话定然是画蛇添足了。

    王孝杰大喊道:“拿酒来!”

    伙计拿来两坛酒过来。王孝杰抢过一坛,“伯玉,喝酒!”王孝杰一饮而尽,陈子昂也一气喝干。

    王孝杰一掌击下,桌案支离,“听伯玉之言,孝杰难以自抑,就作最后一行!”

    子昂击掌笑道:“壮哉,王兄真大丈夫也!”

    营州可汗府赵文刿寿归正寝的床铺上躺着一个人,正在养伤,此人对大祚荣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他就是李楷固。

    那天他被放出囚笼,不得不承认是他杀了长白三兄弟,因为大祚荣已从骆务整口中了解了当时的经过。愤怒的靺鞨兵士要杀他抵命,多亏乞乞仲象赶到营中,说服兵士,宽容大量地留住了他的性命。当时李尽忠也在场。双方通过和谈制订了条款,在众目睽睽之下,李楷固当场被撤掉先锋将军之职,挨了一百军杖,打得皮开肉绽。

    他躺在这张床上已二十多天了,府中的侍卫们侍候他,这些人和他一样,一谈起八阵图中被困的事,无不咬牙切齿。李楷固气急了,就摔饭碗、茶杯,摔砸室内的珍稀器皿,什么玉器、唐三彩、玛瑙瓶、西域玻璃鱼缸……赵都督平日赏玩的宝物让他摔得所剩无几。他不习惯住在这个地方,城池里就象个大蒸笼,这屋子就象一口棺槨闷得他汗流如注,杖伤的痛楚加深着他对大祚荣的仇恨。他盼着李尽忠快从长白山送葬归来,好恢复他的职务。

    李尽忠回到了可汗府,他的神情有些沮丧,靺鞨人惩治了他一把,连绵的阴雨,不能到河北去抢掠,征调的粮食又迟迟不到,军队的粮食已告短缺。

    这天他召集各州、各部落百官议事,下令各州各部落筹集粮草,征调兵员务必届期送往大营,百官对他无不逢迎奉承,有送来金银珠宝的,有送来美女佳酿的,李尽忠的心情大好,办完府中事,转到后院来看望李楷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