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酒桌上气氛好,无从穿针心焦急

    更新时间:2018-11-05 16:53:45本章字数:2672字

    当晚,派出所对面的小白鸽大酒楼洒扫庭除、张灯结彩,全体从业人员新鞋新衣、笑意盈盈。从派出所院子里都能看到对面架势与平日大不相同,眯眼端详,果然有蓬荜生辉之人莅临,原来系那苦寻隐者不遇的丁院长。院长笑容可掬、门前恭迎,刘影照所长假意推说公事繁忙,稍微来迟,尔等皂隶杂役鱼贯而入,靠门扎堆。但见:

    圆桌丈二差三尺,如罐酒盅摆数十。

    院系领导靠边坐,两位主官分你我。

    顶上华灯灿夺目,脚下红毯水洗尘。

    只谈风月莫国是,一派挤场欢乐状。

    寒暄礼毕,相拥就位,丁院长欣然问道:“我原籍江南人氏,虽在贵地萍飘多年,亦不知各位饮食习惯,可有禁忌?”

    学院保卫干事易红、史红科暗中纵俑:“没事没事,随便些,啥贵就点啥。”刘所长欠身答曰:“无妨,多为乡土之人,粗茶淡饭而已,不必讲究。但借机闲聊,还是简单些好。”一干同事,多有附和。

    丁院长执拗不过,将菜单推与学院保卫处卢处长面前,侧首面对刘所长言语:“今来亦无它意,盖因致力躬行民办教育,事务繁杂,几欲款待贵所上下,聊表保驾护航之功,奈先后不能成行,内心情谊,着实不忘。在此略备薄酒,不成敬意。”

    言毕,院长敛容少顿,顿后摇头四五之多,又感叹道:“今番,若非刘所长麾下虎将大员来回奔波,娃娃离校失而复得之事,几不知何年、何月、何日、何时平安归来?故此酒席,你我不要谦让,由肩负学校安危的卢处长定夺如何?理由有三,一来代表全院上下表达感谢之情,二来进一步加深彼此情感,三来有事更加相互照应。”

    刘所长闻言点头称是,并答谢曰:“保一方平安乃本所分内职责,况先生声震民办,创东方哈弗,能尽些薄小力量,大家颜面亦属有光。今小事一件,何必兴师动众、亲自出征?”言罢,刘所长目向卢处长:“本所屋小人少,但亦精兵强将,校园内外之事,以前怎样尽心,日后如常竭力。此餐既由卢处长定夺,贤弟亦勿要推脱,千万由繁就简,心到即可。再若如此,日后如何相见?”

    那卢处长早按捺不住,刘所长音落便接:“今院长欣闻学生平安归来,喜不自胜,置要事不顾,特连夜赶回,敕令属下早等,晚间亲自移步答谢。令我点菜下单,极乐效劳,便代诸位院长书记做主,置浆备酒,信笔勾画,好歹将就慢用,亦属犒劳全体将士小小心意。”

    俄而,菜来杯满,待应川流不息,只见那镜面圆桌,好不丰盛,亦有诗为证:

    鸡鸭鱼肉十余色,糖醋里脊冒香气。

    大碟小碟都摆满,再上叠盘又架碗。

    奔走相聚互敬酒,三杯下肚再又来。

    号码留存耳正酣,直欲环颈不复开。

    众皆欢喜,惟某心事烦重,数次默数,伺机上前,待酒过三巡,捧杯踯躅于院长身边。刘所长见状,扬手旁白:“此系鄙所得力干将,街道一应大小之事,均系他招呼操劳,市井泼皮,全然俯首听命。也兼顾校内安全,万不可小视。”

    院长含额点首、和蔼可亲:“此非妙笔生花、能文善武之管片民警田辉耶?多有耳闻、多次见面,就是不曾近睹。今不意喜逢,实属幸事,见面端详,不同凡响,果为刘所长手下英才,幸会幸会。”

    那卢处长端的站起,真心实意,隔座而来,搀扶小弟:“院长不知,学生吃喝拉撒睡,田警官那样未操心留神?白天奔走校内校外,夜晚凌晨回所,不管周末假日,还是半夜四点,只一个电话,放下碗筷,披挂上阵,飞马流星,不妥不归。从来爱岗敬业,汗流浃背,视学院之事为自己之事。经常加班加点,水泡干面,置私事应酬于脑后,全无半点推脱和怨言。”

    院长肃然起敬、趋步上前,“田警官且坐,我和全院中层代表四万师生连敬你三杯。”闻言后,我手足无措,受用不起:“果欲强托举我于云层顶端?这里实在惶恐不安,受之有愧。容某啰嗦数言,又恐扫诸位雅兴。奈众师长已经站起,在下唯有先干为敬”。

    仰脖酒尽之际,众人赞口不绝:“果工作敬业,性情豪爽,知书达理,拿捏有度,有幸亲睹尊颜,相识相知,光荣之至,愿常来往”云云不题。

    尔后,辉煌宽大的包间内又觥筹交错、场面热烈。

    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只把我急的抓耳挠腮、咬牙跺脚,如若心中所思不借此机拍下板来,岂不知下次机会怎样才能千年等上一回?恰巧刘所长外出透气,我亦紧随其后,像樊哙在灞桥固原尾随密语刘邦一样,我攀住刘所长衣角,急切提醒道:“领导,再不言明学院校卫队上街巡逻之事,以后怎样择此良机?”

    刘所长侧首相讥:“此时不语,更待何时?”“弟之所想,尽于哥同,席间数次暗示于你,均无反应。这才借故离席,欲电话召唤,与你面授机宜。未料不待发号,你便随来,还算机灵,我心甚慰。你可先回包间,我随后就到。你且言明美意,如若不成,某自会与你策应加力”。

    二次返身后,我皱眉垂头,闷闷不乐,一副有气无力摸样。

    几位院长见状,注视丁院长,丁院长微笑稍敛,“小田有何心事,何故不欢快畅饮?”闻言后,我早有说辞:“方才分局督察队内应打来电话,言称街道学生手机被盗案件频发,分局欲发通报,点名批评,并将联合督导,以观后效。奈我一己之力,日均案件多起,侦办不及,那有心力专司巡逻?又想斗胆问询院长,能否组织百余校卫队员上街,一来贯彻街办党委政府综治会议精神,二来互利互惠、互通有无、精诚团结、达成共赢,三来保卫学生在校外安全不受泼皮混混侵害,又恐地位卑微,勉强张口,却失薄面,内外交加,犹豫不决,故此不快。”

    言毕,仰声长叹,旋又佯装喝茶解渴,静待肯定答复。刘所长等单位领导同事,亦停箸放杯,闻听院长如何表态。岂料,丁院长昂头端坐,目视前方,半响不语,若有所失。我心里大叫不好,但看刘所长如何应对?

    稍后,丁院长侧首向刘所长发问:“何不早说?我有此意久矣。”

    刘所长一时耳听不太仔细,回头看我,我赶快详细翻译一遍,“丁院长言他早想把校卫队纳于刘所长麾下统一调遣,只嫌所里说的太迟。如早说,街道应该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久矣。非特甘露天降,解派出所警力紧张之水火之急,更众星拱月,使咱们大家的西安翻译学院英名远播,早日实现跻身世界一流大学的奋斗目标。”

    刘所长闻言大喜,敛容整衣,端起酒杯,低头猫腰:“来,我们太乙所领导班子和全所上下,给丁院长诸位兄长看酒了。”

    丁院长却未接话头,扬手下按,示意刘所长坐下,“且容我把话说完,然后我们全体院系班子在此,先敬在座各位同仁才是。”

    几位院领导同时站起说道:“大家暂停,暂停,院长今天高兴。”

    全场凝滞、万籁俱静,关门闭窗、悔未录音,丁院长面南背北、起身说话,布衣常服、目光邃远:“平时难得清闲,今晚又逢周末,大家高朋满座,酒过三巡,不说些什么,总感到兴致不足。那我就占用大家一点宝贵时间,姑且喧哗一番。说错说对,都不要过于认真计较,但能说的,也是我的一些心腹之言,平时忙于工作,没有袒露过心声,也就算是酒后真言一回吧。”

    桌上人等这才微笑注视,热烈鼓掌,纷纷作洗耳恭听鹅状。